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人之死


□ 周松岐

  在我的家乡象州,人们——特别是五十岁以上的人,在时隔30余年后,还能对李莉老师留有深刻的印象,除了因为她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就从自己繁华的家乡柳州市来到偏僻的象州,把自己最珍贵的年华献给了这片古老的土地外,还由于她那惊人的漂亮。虽然,她是否称得上当时象州的第一美人——不少象州人当时是这样评价的,没有人进行过认真的考证,但她那高挑而又不失丰满,充满弹性的身材,那微透着天然红晕的白玉般的瓜子型脸蛋,那长长睫毛下的一双象星光般不时闪动的眼睛,那玲珑小巧的鼻子和似永远涂着口红的丰润的嘴唇……的确曾给许多象州人以心灵上的震撼。李老师不仅长相美,且天性活泼能歌善舞。在五十年代初相对宽松的政治环境中,象州各单位经常组织舞会。这其中的大部分都是李老师牵的头。以至有人说,如果哪次舞会缺少李莉,就等于夜空中缺少了月亮而黯然失色。
  李老师用她的美丽,用她那珍珠落玉盘般的笑声……给象州人留下许多欢愉难忘的记忆,然而她自己却应了“红颜薄命”这句古话,命运多蹇。
  第一次见李老师流泪,是在我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当时李老师教我们的音乐,大约是初冬的一个细雨霏霏的早上。那天我来校特别早,只见李老师一个人站在一棵百年的老柳树下,烧着一堆花花绿绿的东西。初冬的寒风吹拂着她那柔软的长发,冰凉的雨滴沿着长长的柳丝飘然而下。我看见李老师的双肩剧烈地搐动着,寒风中还传来断断续续的啜泣……后来我们才知道李老师那一岁多的活泼可爱的儿子,昨晚突然得病死了。她那日烧的正是孩子的衣物和玩具——不知是想儿子在冥冥的地府中,仍得到这些他生前所爱的东西,还是怕睹物思人。
  李老师受到的第二次打击,是在我读初二的时候。其时,李老师也已调到中学当会计。也许是因为又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男孩毛毛,李老师又恢复了往日的活泼和快乐。在学校的周末晚会上,我们又重新看到了她那迷人的舞姿。但好景不长,随着那场“反右”斗争的开始,他那出身于三江侗族自治县一个剥削家庭,英俊潇洒,极具表演天才,时任我们班主任和数学老师的丈夫梁同超,被打成了“历史反革命”,并判刑三年。在梁老师被送走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常看到李老师一个人默默地踯躅于柳江河畔的沙滩上。那原是无比光洁白嫩的脸上,竟飞上了几朵“乌云”。
  不久,我到石龙高中读书去了。再见李老师,已是1963年的初春,当我到运江小学报到,开始我的教师生涯时。在异常惊喜中见面后,我才知道她和她的第二个丈夫周毅才也已比我早几个月调到这里,并已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扬扬(后来我才听说,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她已和梁同超老师离了婚,并将毛毛送到三江)。多年不见,想不到李老师比在中学任会计时显得更年轻、漂亮了。她上数学、音乐,周毅才老师上语文、美术。每人每周近30节课。虽很忙,但却干得挺欢。当我到她那里玩时,她常绽开脸上那浅浅的美人窝,既有点感慨又如释重负地说:“往后恐怕总可以平平安安过日子了吧!”然而,李老师却没有料到,她的命运却早已与中国的政治风云紧紧连在一起了。只仅仅过了三年,文化大革命的洪流又一次将她卷到了人生的最低谷。“文革”一开始,她爱人就被揪了出来。其根子当然是他原就是个脱帽的右派。新罪证却是他画的那幅挂在学校办公室正面墙上的毛主席像。说他故意把伟大领袖的脸画肿了。其实,那幅画像挂在办公室已一年多,过去大家都说画得挺不错的。接着李老师也被打成了资产阶级小姐。其罪证竟是她曾涂过口红,去挑水时连桶也要加个盖。此时,我也因写了个所谓“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剧本而被揪出来了。李老师因“罪行”较轻,可边上课边交待问题,我和周毅才及另一个老右派则被集中在一个小楼里。上午给学校食堂挑水,下午写检查。这样过了几个月后,处分决定下来了,周毅才被开除工籍遣送回老家江苏扬州,我被打成“三反份子”开除回家。李老师则被开除留用一年。周毅才是个“老运动员”深懂当时中国国情,于是一宣布完就乖乖回老家扬州去了。李老师是个争强好胜的人,怎么也咽不下这口冤气,我那时也年轻气盛,于是就结伴到南宁“控诉”去了。但此刚的南宁正处于硝烟之中,党委、政府早已瘫痪,谁又来理我们的事?结果是我被押回象州塞进看守所“收容”。李老师看情况不妙,匆匆到扬州去了。从那以后,我就很少得到关于李老师的消息。只听人说,粉碎“四人帮”后,她在扬州当了一名幼儿老师。前几年,我终于从我的另一位姓高的老师那里得到一个确凿消息:李老师去世了。
  掐指算来,李老师扁时还不满60岁,我想,以李老师的身体和开朗的性格,她是不应这样早离开人世的。但她却是确确实实地走了,这有周毅才老师给高老师的信为证。
  听高老师说,李老师临终前也没有忘记象州。她说,她真想再回象州看看老朋友,可这一愿望看来今生却是无法实现了……
分享:
 
摘自:麒麟 2009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