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梨园深深


□ 王仁波

在我居住的村子的南面,有一片梨园。原先,这里是一片棉田,分田到户的时候,镇上来人说可以自由种植了。又有人从外边探得信息,说种梨树方便、赚钱,不像花那样难种、亏本;又说周围村子里,有好些棉田都改成了梨园。于是,村民们就在这片棉田里栽上了树。很快,梨树长高了。春天到的时候,这里就是一片白色梨花的海洋。一朵朵的梨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既清新,又幽雅;怒放的时候,又宛如村子里少女的笑脸。整个园子沉浸在纯美、恬淡的氛围之中——那是典雅的唐诗,婉约的宋词,散漫的元曲。
风雨中,那一朵朵美丽的梨花又轻轻飘逸,如满天飞舞的雪花,落入泥土中,若隐若现地,化作春泥,消失了。这情景,令人想到了“梨花一枝春带雨”的诗句。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有一首流行歌词,叫做《梨花开了》,歌词中有“我的小村庄,年年梨花放”,词有点飘逸浪漫,曲有点忧郁委婉。面对这片美丽的梨园,这首美妙歌词,如一道清泉,从遥远的记忆里涌来。那飘漫的旋律和眼前的梨花融为一体,悠悠地弥漫着,在空中,在田野,散发着清幽而又纯美的香味。
有了梨园,这片田野就热闹了。最先走来的是几个新鲜感极强的人;一个民间艺人,一个业余诗人,还有我——一个棋迷——想在梨园内摆摆棋阵。接着,又来了嗡嗡的蜜蜂、起舞的彩蝶和飘飞的蜻蜓,还有村里村外的那群欢快的儿童。儿童不像蜜蜂、彩蝶和蜻蜓那样彬彬有礼,他们在梨园中乱穿,或攀摘梨花,或采集叶芽,或摇撼树干,于是,村民们便在梨园内盖起了棚子,又在四周扎起了栏杆、篱笆。
虽然是分给各家各户的,但村民们还是联片管理,并推举田山老汉管理这片梨园。这田山老汉喜欢来几局“汉界楚河”,和我情趣相投,后来我俩便成了棋友。据村民们说,当初,将这片棉田改栽梨树的时候,田山老汉气得把脚跳,他那有力脚趾把田头蹬了一个坑。他发疯似地警告村民:“逢浪头不赶——这么好的棉田怎能改栽梨树?”但梨树毕竟栽起来了,分给田山老汉的那几垅田也栽起来了。梨树像吃了疯长药似的,仿佛从地底呼出一般。不知不觉地,一只只肥大的梨子便挂满了树枝,乐得田山老汉合不拢嘴,再也不说“逢浪头不赶”了,而是改口说“紧随形势走”之类的“新话”了。有了梨子,这片田野就成了集贸市场,买梨的人川流不息,卡车、拖拉机也来“赶场”,不几天,那挂满村头的梨便远走他方了。
深秋了,梨树上的梨子已摘完,偶有一两棵树梢上还缀着一些瘦小的梨子,摘下来“生啃”,甜甜的,很有滋味。
梨子卖完了,梨园的日子就寂静多了,梨园的篱笆栏杆也形同虚设,棚子里的人也各自回家。只有田山老汉的棚子上空还冒着缕缕炊烟。园子里有几条小路,悠悠地向外舒展,如一条条美丽的绸缎。清晨在小路上行走,会听见梨树上的露水嘀哒嘀哒地往下掉,清幽和谐,给人以一种悠闲的感觉。这时,常来梨园的只有艺人、诗人和我了。艺人喜欢吊嗓子,常站在梨园深处高调低调地唱,从“包青天”唱到杨子荣,从“天仙配”唱到“白蛇传”。高调时如流水欢歌,低调时如梨花飘落,引来百鸟翱翔,行云也不再飘荡。那位诗人只是在梨园内踱着方步,消瘦的身影。宛如一首幽雅的诗。看着他,常使人想起“郊寒岛瘦”的成语。听说,他要写一首《梨园颂》。我呢,只是到田山老汉的棚子里来几局“汉界楚河”。田山老汉把棋盘擦得干干净净,放在檐下的方桌上。只要我一到,他便放下手中的活儿和我来几局。......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