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忆吴晗


□ 黄 裳

  《吴晗全集》将要出版了。从编者常君实先生来信中得知这个可喜的消息十分高兴。同时又听到一个不免“荒唐”的建议,要我为《吴晗全集》作序,理由是和吴晗相熟、适合写序的人,已经没有了。因此才想到了我。读罢黯然。吴晗长我十岁,他是前辈,彼此论交在师友之间,也比较托熟。他惨死于十年动乱中,至今已有三十九年,明年又逢他的百岁诞辰,《吴晗全集》出版将是一种最好的纪念。回想前尘,历历如昨,写几句话,为故友纪念是不可推卸的责任。因此不管是否僭越,就这样下笔了。
  我开始注意吴晗,是在《清华学报》上读了他的明史论文之后。一股清新的文风扑面而来,全然不同于习见的学院式论文。面目一新,十分喜欢。听说论文的发表是得到朱自清的支持,才打破了大学学报悠久的规范。
  后来几度路过昆明,知道他在云南大学教书,几次想前往晋谒,匆匆未果。等到一九四五年,我成为一名记者,在《文汇报》编报,才又想与他联系。当时昆明以“西南联大”为基地的“民主堡垒”已经转移到北平,而吴晗正是其中的核心人物。得到他的热情支持,在报纸版面上出现了他以“旧史新谈”为题的一系列杂文,而以文字矜贵著称的张奚若,在吴晗学生静远的努力下,也在报纸上发表了辛亥革命回忆录。当时我们都在《文汇报》和《周报》上发表文章,声应气求,成为一条战线上的战友。不久我又改编副刊“浮世绘”,辟了一个专栏“旧戏新谈”,取笔名“旧史”,显然是从吴晗的文章而来。连载获得北平朋友们的注意、欣赏,后来出版成书,我请吴晗为之撰序,此序叙述彼此相识相知的过程颇详,情感溢露,令我不忘。至此时彼此还不曾谋面。通信时为避开检查,多由吴晗夫人袁震出面,多述及北平文化界思想斗争情况,直至《文汇报》被封,他是支持报纸最重要的力量之一。
  一九四八年九月,吴晗飞来上海,本拟转道香港,会合“民盟”领导人,去解放区。抵沪后始知国民党官方宣布飞港机票出售种种严厉限制,走不成了。只好在王艮仲宅暂住。一日,我接到他一封信,署名“旧史”,约我到王宅相见(此信我仍保留着,原件影印于《珠还记幸》中)。这才是彼此的初晤。吴晗热情如火,握手欢然,不是通常套话“一见如故”所能尽也。
  吴晗索居无俚,郑西谛以新印成的《玄览堂丛书》相赠,因所收都是有关明史的罕见书,可销永日。又约他作姑苏之游,同行者有叶圣陶、郑西谛,叶老有日记记事,在叶老的《全集》中。当时“民盟”的主要领导人张表方和罗隆基被国民党软禁在淮海路上的虹桥疗养院,吴晗亟欲往晤。我陪他买了一束鲜花,前往探视。医院中密布特务,恰好罗有女客在座,监视少弛,女客旋即辞去,我就躲出走廊,留吴晗与罗隆基密谈他们的“民盟”秘事。一九五七年批斗所谓“章罗联盟”的大会上,吴晗取出当年罗隆基要他转交在香港的民盟主要负责人的密信,其中有坚持民盟自主、不受中共领导的意见。这一揭发给罗以最沉重的打击。也是人们认为吴晗整人手段狠辣的一例。罗的原信是吴晗认为欠妥,并未转交而留在手中的,也就是一九四八年在虹桥疗养院所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