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扣子


□ 胡泽光

扣子
胡泽光

扣子的父母根本就没给扣子正经起过名字。
扣子出生的时候是冬天。喜娘一边汗流浃背地帮着扣子拼死挣活地往外奔,一边乐颠颠地告诉扣子娘,桃子啊!恭喜你又捡了一个汤罐。鄂东南民间形象化地称儿子是气罐,女儿则是汤罐。这一头受气,一头喝汤,哪头冷哪头热,扣子娘心里自然明镜似地清楚。可是扣子娘听说又是一个丫头,心里来气,一脚过去,踹在还没来得及擦洗的扣子身上。喜娘吓白了脸,抻手一捞,在床沿上捞住了扣子一只血淋淋的脚。回头看了扣子娘一眼,扣子娘却正在哭,哭自己命苦,没给高家生个带把儿的儿子。
喜娘被扣子娘哭烦了,一边手不停地忙碌,一边抢白道,断——断什么香火?活人还能让一泡尿憋死啊?只要你愿意生,还能生不出一个儿来?那计划生育政策是死的,人可是活的。
扣子尽管受了娘不知轻重的一脚,但扣子睁着双眼,扯扯嘴角,算是过去了,没见怎么闹。喜娘双手托着扣子,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什么毛病来,她就奇怪了,这丫头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怎么就不知道哭呢?
扣子到底还是哭了,但那是喜娘感觉手背有点凉的时候——刚出娘肚子的扣子被冻得哭了。喜娘一听扣子能哭了,一边忙着替扣子擦洗,一边少不了埋怨扣子娘,说,你是犯魔症了吧?十月怀胎,容易吗?你看看这小脸这眉眼,要模儿有模儿要样儿有样儿,多可人的孩子啊!哪找去?你也下得去脚?裹布。
扣子娘顺手摔给喜娘一件穿脏了的破褂子。喜娘刚把扣子放在破褂子上,扣子顺手就捞住了一粒衣服纽扣。捞住了一粒衣服纽扣的扣子,不哭了。可喜娘伸手去拽时,扣子紧紧地攥住那粒衣服扣子不放手,强行掰,扣子便哭。喜娘乐了,说,桃子啊!你这丫头鬼着呢,她怕你再踢她,先拽住一件东西不撒手。你知道她拽住的是什么东西?一粒扣子,你衣服上的扣子。这扣子,哎!你们没给她起名吧?干脆就管这丫头叫扣子算了。
喜娘有点喧宾夺主了,好在扣子的父母懒得给这丫头起名字,顺着喜娘的意思,捡了个便宜,管这丫头叫扣子。
其实扣子娘也就生扣子和扣子的姐姐俩丫头,并不算多,问题是高家打扣子爸上溯三代,都是单线传香火。单线传香火,玄!谁也不能保证单线就会这样一直传下去。何况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一年比一年抓得紧,政策明文规定,坚决杜绝三胎。扣子娘开门就是一丫头片子,这已经够让人闹心的。接着扣子不请自来,这样一来,扣子的出生无形中挡住了娘生儿子的道,掐断了娘的梦,能不让娘揪心?扣子娘觉得对不起丈夫,对不起高家列祖列宗。扣子娘对扣子恨得牙根痒,在恨扣子的同时,扣子娘对丈夫发狠地说,我就是拼上这条老命,也要替高家续上一炷香火。有了这样的局面,扣子以后的日子自然可想而知了。
好在扣子的姐姐锦锦很喜欢她这个妹妹。
说也奇怪,扣子自从拽住母亲那件破褂子上的一粒纽扣后,就没松过手,只要一掰她的小手,她便哭。她姐姐锦锦人小鬼精,想了一个办法,从那件破褂子上剪下一粒纽扣,拿一截扎头绳拴住那粒纽扣,试着换下扣子手里拽的那粒纽扣。可是,不行,她单单认准了她手里攥的那粒纽扣。扣子娘不信邪,不就是一粒扣子吗?哪粒不是一样的?她要看看这其中的歪歪道在什么地方。她翻过那件自己穿过的破褂子,看了看,愣了,扣子拽住的不是别处,而是娘心口上的那粒纽扣。扣子娘心口像是突然被人踩了一脚,缩成了一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