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心理学与艺术史中的风格问题


□ 王 颖

内容摘要:风格是一个复合性的概念,它是通过艺术品表现出来的相对稳定、更为内在和深刻、从而更为本质地反映出时代、民族或艺术家个人的思想观念、审美理想、精神气质等内在特性的外部印记。对于艺术作品来说,它在含义的表层上是一个艺术形式语言问题,在深层上却是一个艺术心理学问题。
关键词:风格艺术心理学艺术史

作为艺术史的基本概念,“风格”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但是又难以用准确的语言概括。《中国大百科全书·美术卷》中定义“风格”为:“艺术作品在整体上呈现出的具有代表性的独特面貌。”①在有的《美术概论》中,“风格”被定义为“一个从整体即各部分之间的有机联系中把握作品整体倾向的艺术学范畴。”②无论如何,我们可以看出风格是一个复合性的概念,它不同于一般的艺术特色或创作个性,它是通过艺术作品表现出来的相对稳定、更为内在和深刻、从而更为本质地反映出时代、民族或艺术家个人的思想观念、审美理想、精神气质等内在特性的外部印记。笔者认为,对于艺术作品来说,它在含义的表层上是一个艺术形式语言问题,在深层上却是一个艺术心理学问题。
正如贡布里希所说的:“每一种风格都有其自身存在的理由。”③这种理由当然是指某一种风格所具有的特殊形式感。从里格尔、沃尔夫林到贡布里希,一代又一代的西方艺术史家都在试图从心理学的角度阐述有关“风格”的问题,尽管不是都从近代科学试验的心理学出发。而中国的学者也在试图使西方的理论“本土化”,希望用这些“拿来主义”来解释中国艺术中的问题。奥地利艺术史家里格尔在他的著作《风格问题》、《罗马后期的工艺》中极力阐释着“艺术意志”的理论,他认为艺术史研究必须揭示各个时代艺术风格样式的特征,并由风格样式出发揭示主宰这种风格样式的更深层的“艺术意志”,而且还要进一步去揭示左右这种艺术意志的“世界感”,正是这种“艺术意志”决定了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民族在艺术风格倾向上的选择。里格尔的主张虽然带有先验论的色彩,但是他为沃林格在《抽象与移情》中为抽象艺术的辩护提供了历史和理论的基础。这个理论也为中国的美学家宗白华所接受,他在《中国诗画中所表现的空间意识》中便认为,中西艺术家在空间意识上的差异可以用里格尔(宗译“芮格”)的“艺术意志说”来解释。他说:“中国画家并不是不晓得透视的看法而是他的艺术意志不愿在画面上表现透视看法,只摄取一个角度,而采取了‘以大观小’的看法,从全面节奏来决定各部分,组织各部分。”④我们当然要尊重前辈在艺术学领域所做出的筚路蓝缕的探索,然而这里对“艺术意志”的解释仍显模糊,我们还是不知道“艺术意志”到底是什么?阮璞便经过精心考证,据理驳斥过宗白华先生试图阐释中西艺术家空间意识之不同的观点,认为中国艺术家和西方艺术家眼前的景物并没有什么不同,两者在空间意识上是相通的。⑤然而,阮璞也没有说出为什么既然中西艺术家存在着共通之处,两者的风格却有如此之大的差别?
沃尔夫林是另一位在风格问题上做出了卓越贡献的艺术史家,他初步建立了艺术史风格学理论。在《文艺复兴与巴罗克》中,他从两种对立的观点(一种是阿道夫·格勒的心理学假说,认为从文艺复兴到巴罗克的一系列形式是感受性迟钝而需要更强烈刺激的产物。与之对立的是黑格尔学派的观点,认为风格是“时代的表现”。)出发,沿着历史或延续的解释与共时或整体的解释之间的两重性矛盾做出了他的解释。他提出了建筑的相貌理论,这是一种移情的理论,根据这种观点,我们对形式的反应就像我们通过在内心跳舞来对音乐做出反应一样。尽管他一直未能解决他的风格观相法与风格形式法之间的矛盾,但他开始更加注意人的因素,得出一种模糊的种族理论:“……盛行于一个国家的各种风格之间总还有一个共同的因素,这一因素产生于民族的土壤之中。”⑥沃尔夫林的方法也深远地影响了中国艺术史的研究,最有代表性的便是美国学者方闻的名著《心印》,它体现了作者以“视像结构分析”为基本思路,对鉴定古代书画作品的真伪、断代与艺术风格问题的探索。但是,他对时代风格的把握依托于对精英哲学的研究,这种对某一个时代艺术风格和艺术心理上的把握仍然是值得疑虑的。
对于风格的差异和变异问题,阿恩海姆似乎认为我们的视觉依赖于我们的视觉观念,既然不同的时代具有不同的视觉观念,那么不同的时代自然也就呈现出不同的面貌,他还强调了文化环境的影响。贡布里希也强调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不同时代的绘画不同,不是由于不同的视觉本身,而是由于不同的绘画观念。与前面的“艺术意志”说相比,这种说法更可信。贡布里希还进而提出了风格发生学上的心理学解释——情景逻辑理论。贡布里希基于这样一种历史观提出的,即“历史的主体是个人——工匠、设计者和赞助人——而不是作为集体的民族、时代或风格。”⑦他从艺术赞助史的研究出发,指出由于艺术家的选择决不是随机的,如竞争、名利场逻辑等因素会激活赞助人或艺术家身上的“相互超越”的精神或是显示欲,于是“新的等级秩序”、新的风格便产生了。这些变化基于运动情景中的心理学事实:熟悉的东西比不熟悉的东西较少引起脑子的注意,因而公众总是要求更强烈的刺激。这个理论自有其道理,但是过于强调偶然性和个体的创造性,对于我们从整体上把握风格的全貌是不利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