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慈铭的过年


□ 牟小东

  清代文人李慈铭(一八二九——一八九四)的过年并无特殊之处,值得专门一谈。不过此老好写日记,从二十几岁写到晚年。晚年的九本《郇学斋日记》为其门人樊增祥隐藏了将近一世纪,近年才影印出版。这是他当京官时的日记,颇可见当时的社会情况。值此壬申新正之际,摘抄一些当时的过年情景,以为新年的一点点缀。
  日记首记有李慈铭记买梅花点缀年景的情景,光绪十六年十二月十四日记:
  
  花市贳红梅两盆,付银一两二钱,以小横几度之,置书案前,稍助春色。
  
  此可谓年事之序曲。不过也还可以更往前推,即从腊八开始,老北京管它叫作“送信的腊八粥”。光绪十六年十二月初八,樊增祥的夫人亲手制做了腊八粥,派人送给李慈铭一器,接着李也派人送了“腊八粥一小瓯”作为回敬。互馈亲友的腊八粥量都不大,仅供一啜而已,而且送到时间不得过午。从这以后,年事就接踵而来了。及至到了二月二“龙抬头”,才算结束。光绪十七年正月二十八,李慈铭仍被朋友请去吃春酒,这是“过年”的余波。可见昔年所说的“过年”,从腊八到二月二将近两月之久。
  李慈铭虽是浙江人,但他多年住在北京,所以《日记》所记大体是北京过年的风俗习惯。腊八粥除自己吃和馈送亲友外,还要用来供佛和祭祀祖先。每年十二月初八,李慈铭总是“做腊八粥供先人及先贤祠、灵祀分祠、观音堂”(按:先贤祠、灵祀分祠、铜观音堂都是李慈铭经管的祠堂和佛堂)。
  过了腊八,便大事“忙年”了。首先是各大小衙门封印,就是把印信、关防加封条锁起,停止办公,不再用印。时间是十二月十九、二十、二十一、二十二,回天之内由钦天监选择吉期,照例封印,颁示天下,一体遵行。封印之后,梨园戏馆封台,停演十多天,到了元旦再开锣演戏。各私塾也解馆放学,谓之“放年学”。过年以后,到正月十九,各衙门再行开印,子弟也在这时上学。光绪十八年正月十九,李慈铭在《日记》上写道:“午,入署,开印毕,答客数家而归。”李氏给他儿子僧喜请专馆先生,也是在正月十九以后,选择吉日上学。
  腊月二十三祭灶。北京传说,祭灶是送灶神上天,报告一家善恶,然后在除夕夜内迎回,原意是在除夕前七日为“小令节”,又称“交年”,因此举行祭礼。其实祭灶也是“令节祀”的一种。根据《日记》,李慈铭每年腊月二十三都要祭灶:“夜,祀灶,以竹马车爆鞭送之。”光绪十六年的祭灶,正是李慈铭大病初愈,他在《日记》上写道:
  
  夜,祀灶,平生此日不能躬与者唯今年耳。
  
  他本人由于病的原因不能祭拜,深感不安,可知此乃不可或少之礼仪,所以到了第二年的正月初一,《日记》上就有了“拜灶王”的记载。
  扫房,是忙年中的一项重要活动,旧时谓之“掸尘”,包括打扫房屋,粉刷墙或糊墙纸,糊窗户,贴窗花,若为深宅大院,则甚为繁剧。李慈铭晚年多病,顾不上操持家务,虽有两妾一子一女(其妻已经去世),看来对于洒扫庭除也是不闻不问的。光绪十六年祭灶前夕,大病之后的李慈铭在《日记》中写着:
  
  久不至轩翠舫(按:此系李氏的书房)矣,午后偶过之,乱书堆床,凝尘满席,躬督童仆料检一周,颇觉劳
  
  其家事无人管理由此可见。
  十二月二十七日,是李慈铭的生日,这就给他每年的年事活动更增添了几分热闹。光绪十五年李氏过生日是比较隆重的,生日的前三天,他的前辈至交黄漱兰在畿辅先哲祠设午宴为他预祝寿辰,宾主十四人坐了两桌,一直延续到晚上才散。生日的前夕,家人为他“暖寿”,他的厨师司马士容特地为他治了一桌上等燕菜席,全家吃得微醺而散。司马士容是当时北京有名的厨师,李慈铭说过:“同治以来,都中治庖最精者称王厨、刘厨及司厨三人,皆能治南菜,有承平士大夫旧法。司厨独善事余,余家祭先请客皆属之。余待之有恩,司厨亦感激尽力。余家典礼皆熟稔,不待指使。童仆在外滋事者,必以告。”从前北京能做第一流菜肴的不是饭庄饭馆,而是“口上”的厨师。他们承应婚、丧、嫁、娶、寿与祭祀、换帖结金兰之好以及年菜等小型酒席,司马士容更是其中佼佼者。李慈铭虽然经济上时常拮据,而尚用名厨治肴,如此讲排场,摆阔气,焉得不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2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