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上海是个滩(外一篇)


□ 李林荣

上海是个滩(外一篇)
李林荣

李林荣 一九七○年底出生,原籍山西平遥。太原工业大学工学学士,北京师范大学文学硕士,上海复旦大学文学博士。曾在北京师范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并被评为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副教授。后任北京鲁迅博物馆副研究馆员兼研究室副主任。现执教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国际传播学院。已发表散文研究、鲁迅研究及文学史研究等方面学术论文一百余篇,出版学术专著《嬗变的文体:社会历史景深中的中国现当代散文》等。近期开始陆续发表各类散文、随笔。
寒风劲吹之际,默默数算,不觉之中在上海已住了两年多了。上大学时看周润发主演的电视剧《上海滩》,明知是在香港拍的,但也有意无意地借着剧中的情境推想上海的氛围,尤其神往上海风云际会明里暗里龙争虎斗,有力者各据一方相互制衡而共同发展的人文特色。大学毕业前夕到上海实习,走在上海的街道里弄之间,端详着这里的草木人畜,心里也还是藏着“上海滩”式的无穷幻影。短短一个来月,哪里能看出一个城市的底细?听凭心里的幻影滋长蔓延,一厢情愿地瞎联想还来不及呢。直到真的来上海住下,占着小小的一隅起居之所,浸在由嘁嘁嚓嚓的上海话和白面小脸浑身紧凑的上海人组成的环境里,才一天比一天更强烈地感觉到与先前的想像大不相同的另一个上海在向自己逼近。
不过,住在这里两年多,却仍然还是被隔在上海之外。要卷入上海之中,谈何容易?光那一口雀噪鸦鸣般的上海话,凡它响起之处,便是叫外地人深感自己不在圈内的地方。而偏偏在如今的上海,上海话才是普通话,普通话只是嵌在上海话里偶尔用于为外来语正音、释义的一个辅助系统,因而令外地人颇有“外地”感的场合特别得多。我想,纵使上海话表达的内容并不是非得对外地人讳莫如深的秘密,也至少是象征着一种发言范围和发言资格,像传说中英国议会里的那顶唯一的帽子,发言之前先得抢到这顶帽子扣在自己头上,否则说了也白说。在上海,倘若不用上海话说,许多话确乎是等于白说。去年奉导师所遣,陪一个从日本来访学的副教授到上图,为了复印几本书,上上下下跑了几层楼,说了一遍又—遍,希望在排队者较少的复印机上解决问题。结果几层楼的工作人员都一律翻出卫生球眼,喝道:勿可以,窝气(下去)!日本“鬼子”不懂上海话,更不明白上海人的心思,一时无名火起,用手拍着书,狠狠地瞪起眼,只差说出“巴嘎牙鲁”来了。我固然憎恶我上海同胞的小家子气,不过也不愿与日本人“同仇敌忾”,只是后悔自己没学会上海话,弄得家丑外扬。
近些年上海文人圈子里兴起怀旧风尚,三十年代的上海成了大家魂牵梦萦的精神故乡。我不是上海人,但既然住在这儿,且也混迹于文人堆里,在时有海上文坛名人出没的汉源书店的古董中也曾坐过一阵,当时觉得挺有情调的,所以,也忍不住自动地帮着上海文人们一起思念三十年代的上海。三十年代的上海是什么样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