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法律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夜风流”酿苦果


□ 李红义

  一夜柔情
  
  今年69岁的老郭退休已经十年了。十年前,老郭是三门峡某市直机关一名副处级的领导。老郭的老伴儿是一名退休教师。如今,老郭两口每月近五千元的退休金,足以在人均收入不足千元的三门峡市过上十分优裕的生活。2007年春,老郭的老伴到陕县县城女儿那里去了,说要呆一周。留下了老郭“留守”着三室一厅一个诺大的家。老伴不在家的日子里,无聊的老郭有时也会走进距家不远的一家麻将馆,砌几个小时的“长城”来打发时光。这天下午,老郭又走进了麻将馆。刚好有一张桌上三缺一,老板就让老郭凑了上去。那三人中,有个约莫二十八、九岁打扮妖艳的女人。几圈麻将后,四个人都成了熟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边打边聊,老郭知道了,这个女人叫春霞,家在距三门峡市二十公里的乡下,刚刚离了婚,来三门峡市的表姐家小住。隔日的下午,老郭又走进了那家麻将馆,碰巧又和那个叫春霞的女人坐在了一起。那天,老郭的手气格外好,几个小时下来,赢进了三百多元,而那个叫春霞的女人,却不巧输了二百多。天黑了,打麻将的几个人都饥肠辘的。老郭把牌一推,说:“不打了,饿死了吃饭去。”春霞却哭丧着脸说:“老郭,我身上的钱都进了你的口袋,上哪儿吃饭去呀?”老郭笑道:“春霞,要不你去我家吃饭吧?不能白赢你的钱。”老郭本来是一句开玩笑的话,不想春霞却真的站起来要跟老郭回家:“去就去,你赢了我这么多,还不该管我吃顿饭吗?”想想老伴不在家,有些春心荡漾的老郭就真的把春霞领回了家。饭毕,两人看了两集电视剧,春霞顺势歪倒在老郭怀里。68岁的老郭没能抵得住这个比自己小四十岁的美貌女子的诱惑。那一晚,二人一夜疯狂。第二天,起了床,想起自己昨晚一夜的荒唐,老郭有些后悔。他红着脸,拿了昨天在麻将馆赢来的三百块钱给了春霞。春霞也是红着脸,接了钱,匆匆而去。老郭不觉得自己是在嫖娼,而是接济了一个离了婚落了难的年轻女人。
  
  情人怀孕
  
  转眼间三个月过去了。这年7月的一个上午,老郭提了个蓝子,打算去菜市场溜一趟。刚走出小区外,有人高声喊他,原来是好久不见的春霞。老郭的心乒乒直跳,走过去,问:“说好咱俩不来往了,你又来找我。”春霞说自己怀孕了。老郭有些不信,自己可是近70的人了。说着春霞递给他一张医院B超单子,写着春霞的名字,结果是:妊娠三月。老郭只觉得大脑“嗡”的一响,霎时冒出了一身冷汗。结结巴巴地问春霞怎么办。春霞笑道:“老郭,你别怕。你给我点钱,去医院做个人流。”老郭放了心。不就是要点钱吗?这也是自己的风流债呀。说:“你说个数吧。我给你。”春霞狠狠心,说:“就给出两千吧。做个人流,也得好几百块,还得输几天液,休息好多天,买些营养品。我一个子儿也落不下的。”两千块,也不是个小数目,老郭有些心疼。但不给吧,又怕春霞纠缠。就应道:“好,我给你,咱们到此为止,你以后不要来找我。”正好身上装着工资折子,就领了春霞到近旁的储蓄所,取了二千元给了她。春霞笑咪咪地走了。老郭以为自己是破财免灾了,他没想到这事根本没算完。三天后的下午,老伴去打麻将了。老郭正在家看电视,手机铃声忽地响起,“老郭,我春霞。”老郭顿时心惊肉跳。说:“不是给过你钱了嘛,还找我做什么?”春霞说:“那点钱怎么够呢?我昨天去医院问过了,做个人流,光医院就要二千块。我刚在一家公司谋了个差事,住了医院,肯定就给炒鱿鱼了。没事做了,吃什么呀?这都是你造的孽,你不管,谁管?”老郭知道春霞是在敲竹杠,就还口说:“我没钱了,你想咋的咋的。”春霞说:“你没钱,你家老太婆有钱。我认识她。她也经常来打麻将。要不要我去找她要?”老郭吓了个半死。老伴知道了这事,还不要了自己的命?忙说:“好了,我给就是了。不过你得给我写个保证,不再纠缠。”拿了存折,又取了五千元给了春霞。春霞拿了钱,果真给老郭写了一纸保证:至此为止,不再纠缠。
  
  魔鬼上门
  
  大半年过去了,时间渐渐湮灭了老郭心中的阴影。就在老郭将要把往昔的不快遗忘的时候,魔鬼又一次找上了门。2008年4月初的一天下午,独自在家的老郭听到有人敲门。开了门,走进来了春霞和一个高大凶悍的男人。更让老郭吃惊的是,春霞怀里还抱着一个婴儿。老郭有些气急败坏,扳着脸说春霞:“你来做什么?不是说好了不再纠缠了吗?”春霞还口道:“我来给你送儿子。我一个女人,又没工作,拿什么养活他?”说着就把怀中的婴儿住老郭手里送。老郭大吃一惊:“不是给了你钱叫你刮胎吗,生下做什么?”春霞叹气说:“医生说我血压高,不能做人流,只好生下来了。”老郭惊得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半晌缓不过气来。这时,和春霞一块来的男人说话了:“老郭,我是春霞的表姐夫。不想要孩子,总得出抚养费吧?”老郭说,他己和春霞立了字据,相互不再纠缠。那男人瞪圆了双眼,恶声恶气地说:“不给是吗?好,我从现在这儿出去,和春霞抱着小孩去找你的几个孩子要钱。你不管你的儿子,看看你的孩子管不管他们的弟弟。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你大儿子在派出所做指导员,小儿子是财政局的科长,女儿是法院的庭长。我就不信他们不管。”男人的话,彻底击垮了老郭,这事让家人知道了,自己还怎样做人,孩子们又怎样在社会上立足?他只能接受这勒索。半小时后,老郭哭丧着脸,从银行给二人取了五万元。但噩梦并没有过去。此后的半月里,春霞抱着孩子又先后两次和那个男人找到老郭,要走了八万元。老郭一生的积蓄,基本上被搜刮一空了。老郭有苦难言,只好整日哀声叹气,暗自垂泪。不久后,春霞又打电话过来,叫老郭再给准备十万元钱,她三天后来取。春霞说:“你儿子将来要上大学,要买房子,要娶媳妇,你给的那点钱怎么够呢?……”放下电话,老郭突然间万念俱灰,想一死了之。事情发展到这步天地,已无法可想。老伴很快就知道那笔钱下落不明,春霞这边也没法应付。哪儿还有钱给她?这事要闹得满城风雨,还怎样面对妻子儿女?还怎样面对街坊邻居?旧日的朋友部下知道了,又怎样看自己?老郭懊恼不已,悔恨万分。下午,老郭在街头徘徊了半天,决心以死了断。当天傍晚,老郭没有回家,找了间宾馆住下。在宾馆里,老郭吞下了随身携带的三十粒安眠药。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