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试论康拉德作品中的人物死亡现象


□ 严新党

  摘要: 康拉德的许多作品中都弥漫着死亡气氛, 这使其更具悲剧色彩。 本文试以死亡现象学等有关理论为指导, 结合康拉德本人的人生经历,对其作品中的人物形象进行剖析。 进而指出, 康拉德通过塑造悲剧人物,意在告诉世人, 人生就是死亡的觉醒。
  关键词:康拉德死亡死亡现象学人物
  
  引言
  英国著名作家约瑟夫· 康拉德在其创作过程中,结合自己的出身背景及当时的社会现实,塑造出了许多独特的人物形象。这些人物形象以其与外界的张力引发读者从哲学层面深入思考其包含的意蕴。许多评论家都认为,康拉德的作品其实是意识形态的艺术化,即感到文明世界的历史徒然循环,个人孤独,人类价值荒谬,只有转向自然才能在原始的朴实中发现存在的真实意义。康拉德的许多重要作品如《黑暗之心》、《“水仙”号的黑水手》、《诺斯托罗莫》及《吉姆老爷》等,都充溢着死亡的气氛,组成了一个死亡域。因此,对其作品中死亡现象的探讨无疑是研究康拉德作品的一个重要切入点。
  
  一、康拉德的“向死而在”
  约瑟夫·康拉德1857年出生于波兰一个贵族家庭。当时的波兰在沙皇俄国的残暴统治之下,其父亲阿波罗是一个著名的波兰爱国者,在一次不成功的起义之后,被沙皇当局流放到距莫斯科东北方约400公里远的一处流放地。他的妻子和当时年仅五岁的康拉德陪他徒步走完了从华沙到流放地的漫长而艰苦的路程。路上,康拉德的母亲患上了肺病,其后流放地的艰苦生活又加重了病情,最后死于流放地。妻子的去世使阿波罗身心交瘁,在准许回国后不久也撒手人寰。双亲的过世在康拉德幼小的心灵上打上了深深的烙印,这使得他以后的作品里始终萦绕着死亡的气氛。成年后的康拉德也曾经历了一场感情危机,因一桩不成功的爱情而开枪自杀,差点丧命。这也给他以后小说中的主人公提供了命运参考:德考得开枪自杀、凯亦兹自缢而死、诺斯托罗莫被误杀以及吉姆近乎自杀性地从容领死。
  
  二、作品人物的死亡觉醒
  在《黑暗之心》中,库尔茨作为欧洲文明的使者深入非洲这个黑暗的中心去传播先进文化,教化当地的“野蛮人”,同时也为欧洲聚敛财富——象牙。可这个欧洲文明的先进代表在黑暗的深处却失去了在欧洲历史中形成的人性,暴露出了自己也感觉恐怖的另一种人性:贪婪,残忍。他收集到的象牙比所有贸易站收集的总和还要多;他把不服他领导的土著人的头割下来,摆在他贸易站的围栏上作“装饰”。他指使土著人攻击来营救他的汽船,但最后又命他们退去。在他临终时,“我在那张象牙般的面孔上看见了一种表现出阴沉的骄傲、无情的力量和怯懦的恐惧——表现出一种强烈而又无可救药的绝望的表情。在那恍然大悟的决定性的时刻里,他是否把一生的各个细节,诸如欲望、诱惑和屈服等等,都重新体验了一番呢?他低声地对某个偶像、某个幻影喊叫了一声——他喊了两次,那喊叫声并不比一声喘息声更大些——‘恐怖呀,恐怖!’”库尔茨的临终话语表明他最后看穿了自我的真相:自我只不过是外部世界的填充物,西方文明的代言人。个人的主体性是被他的临终话语推进到现实世界的,它深入到了意识和道德所能触及的最深处。
  他最后的觉醒也深深触及了马洛的主体性,并使他重塑主体自我。“那位曾对他的灵魂在这个地球上所经验的一切冒险说出了他的断语的杰出的人”,“跨出了最后一大步,他越过了那个边缘,而那时我却被允许缩回了我犹豫的脚步。”马洛对库尔茨的死亡觉醒进行了自我剖析,“我当时差一点就已经得到一个把这一切都说出来的最后机会了,然而我自觉羞耻地发现或许我并没有什么话可说。这就是我断定库尔茨是一个杰出人物的理由。他有话可说,他说出来了…… 他做出了总结——他做出了断语。”
  海德格尔认为,良知是一种呼唤,一种无言的静默。但在这种无言的静默中发出的呼声却强劲有力、坚定不移,是自我对自我的深刻交谈。良知的呼唤就是要把沉沦于世间“常人”中的自我召唤到本真自我中来。被良知呼唤到本真自我面前的非本真自我感受到的是一种离家失居、茫然无措的“缺失感”,这种缺失感同时也就是一种罪责感,它根源于迷失在“常人”而不知回到自我的本真状态。
  死作为一种可能性,一方面是存在之根本不可能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又是最本己的,无关涉的,不可超越而又确实的可能性。这样,死就向个人启示了他存在的根基——无。个人只有通过嵌入“无”中,才能达到对一切存在物的超越,从而显示出其真正的存在——此在。
  在《文明的前哨》中,两个来自文明国度的白人凯亦兹和卡利尔,生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逐渐失去了他们原有的雄心,孤独和无能逐渐占据了他们的思想;他们的希望和梦想最终让位于绝望和死亡。在凯亦兹被卡利尔追杀时,“他忽然发现这种处境没有结果——不论死还是生一下子变得同样困难和可怕。”但当他杀死了实际上手无寸铁的卡利尔后,“他发现生比死更可怕,更艰难。”面对卡利尔的尸体,“在片刻之间,他变得完全拿不准究竟谁死了,谁活着。”最后,他把自己吊死在象征着文明的十字架上。他们的死表明他们本质上是虚无的,只是被外部的西方主义占据着,他们只是外部事物的储藏所。因此,海德格尔说,死亡是虚无的龛位。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