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祭


□ 王学兰


外婆去了另一个世界。这世上最爱我,我最牵挂的人就在这百花盛开的春日永远地凋零。冰凉的泪水潸潸而下,童年的温馨再向何处追寻?
又是暮春时节,落花纷纷,外婆就在五年前的这个季节去而不返。
五年的思念沉甸甸,于每一个寂静的夜晚缓缓浮升……
外婆的一生坎坷崎岖。少小家贫,无力抚养,被迫做了童养媳,整日劳作,却食不果腹。后来不知怎么嫁了别一家,婚后不久就被休弃,只因为不生育。再嫁,这家的主妇病故,留下年幼的一子一女,外婆视为归宿,为其操劳三十年,给儿子娶了媳妇,又出嫁了女儿,不料丈夫接着撒手归西。五十岁上,外婆被迫第三次嫁人,便是我的外公。
深藏起心中的悲苦,忍受着两个舅母的冷眼冷遇,外婆再一次从零开始。
我在出生后四十天嵌入外婆的生活。据说外婆抱回我后,人人见了都断定养不活,瘦小得异乎导常,都道这么个老鼠一样大小的东西哪能成活?扔了喂狗吧!父母大概也认为不值得给我浪费奶粉,任我自生自灭。外婆怎样将我养大,我想都没有想过,耳熟能详的是少时村人的惊叹:“那么个小不点居然成活了!”多年以后,上了大学的我假期去探望外婆时,村人仍在感叹外婆创造的奇迹,末了仍不忘叮嘱一句:不可忘恩!
懵懂的我哪里能领会其中的甘苦,听得多了,甚至有些心烦。直到我产后无乳,夜夜不得安睡,那个漫长的冬天,日子劳累得不堪回首,我始想及外婆抚育我的艰难。
儿时的记忆里,外婆的大衣襟里随时为我兜着解馋的东西:一个桃子、半块红薯……只等我放学后享用。外婆从不舍得挨我一指头,也不容许它人伤及。八岁上因贪玩父亲给了我一巴掌,外婆流着心疼的泪水大大的发了脾气,父亲从此放任我自流。
弟妹在断奶后也相继被送至外婆家,外婆已难以平均分配她的爱,弟妹颇怪怨外婆厚我薄彼、偏心眼。偏偏小妹七岁上夭折,母亲对此耿耿于怀,母女遂起隔阂。
十一岁的那个冬日,我泪眼婆娑跟在父亲身后,一步一回头离开了在寒风中仰首翘望的外婆,极端不情愿地回到生身父母身边,做了父母家的客人。拘拘谨谨,小小心心,生份之极。每一个假日,我回到外婆身边,才能找回久违的自在与轻松。
初中、高中、大学,我在外婆的视线中越走越远。父母舒适明亮的楼房鲜明地对比着外婆黯淡陈旧的老屋。逢假日去看外婆的我,再也不愿留宿了,而外婆依然在我一迈进门就满怀期待地问:“不走了吧?住一夜吧?”后来纵使我想住一宿也身不由己了,外婆却也不再问了。
十二年前,与外婆相依为命的外公猝然离世,外婆该是怎样的哀伤与无助。母亲向千里之外的我隐瞒了消息,我在南方耀眼的阳光下快乐着,浑然不觉。
那以后外婆迅速衰老下去,一向康健的身体日渐不济。这其间,我毕业、成家、生子,永久地居住于他乡,已无暇顾及外婆,徒有牵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