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读写生活


□ 盘妙彬

  

  文/盘妙彬

  不记得是哪一年读到“无所图,无常,没有成败,就是活着。”也记不起是何时遏上“放下,就自在了。”依稀是在流水边一棵飘着黄叶的香樟树下,又或是在异乡白云过岭的窗前。噢,为什么是异乡,我的心突然慢了一秒。

  岁月老旧,年龄渐长,多少年又多少年过去。读写茶饭,明月清风,然是好生活。

  工作就是为了吃饭,儿女上学,供房贷,无其他。

  一年四季无论阴晴,每每周末,我都会去登城中的白云山,吹清风,听虫鸣,浮云过眼,花开叶落,光阴慢。或是打着雨伞,淋着小雨,独自登临山顶,不见了天下,更忘却了山下的城,我是自在的。夏日也能在山中树林里的木条上酣睡,旁若无人,其实是心中无他。我不忖度别人的眼光与心思。我俗,我干净,我自在,我不管他人看到看不到。我自知,自足,其中不断觉悟。至于工作日,晚饭后少不了到西江边散步。从流水中向往贵州之上的云端,云南以远的印度,又地中海,又大西洋,越过美洲到太平洋。当然,大江东去是南海,是过了小小海峡的台北和民国。这全都写在我的文字里。

  过去是,这年头尤甚,百无一用是文章。但是,一个自少喜欢文字,青春开始写作,且一直写了二十多年的中年人,一旦放下手中的笔,又能做些什么呢?又会怎样呢?文字作为生活中不可分离的部分,已然于我的生命之中,至少是澄澈的水存于血肉,个中就是一个人的春秋。这些辛苦的文字观照了天地万物,安顿了心灵,抚慰了情怀,可能不是饭粒,是常人所言之“没用”。但肯定的是,这些心灵出发的文字一定是明月清风,驱赶着一个人不断向上、自觉、自新,不断在“抵达”。读越来越杂,越来越僻,逾去逾远。写越来越像一个人,是一个人了,这样的孤独和落寞换来身心之自在。

  有人说我是一个异数,现实中我确是经常“缺席”。这样说,我是一个失败之人。老了,真是老了,只有我自己越来越喜欢自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4年第03期  
更多关于“读写生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