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跨省倾毒”何时不再上演


●文/何勇海(媒体评论员)

  日前,来自浙江的百余吨“毒油”跨越九百公里,被倾倒在安徽宿州市解集乡的一个小山村,案发后专案组前往“毒油”囤积地——浙江丽水市松阳县寻找“毒企”。松阳县承认“毒油”出自该县,并愿意替“毒企”支付赔偿费用,但未透露“毒企”的名字。(6月3日《新安晚报》)

  我国《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法》明确规定,产生危险废物的单位,必须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处置,不得擅自倾倒、堆放。不处置的,由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逾期不处置或者处置不符合国家有关规定的,由所在地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指定单位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代为处置,处置费用由产生危险废物的单位承担。

  松阳县的所作所为显然不妥,于法不合。而浙江松阳县与安徽宿州解集乡相距900公里,百吨“毒油”不远千里被送到一个小山村倾倒,何故?从近年来新闻报道的案例来看, “跨省倾毒”的背后往往存在暴利,据了解一吨“危废”无害化处理费用至少在几千元以上,而在地下交易中,价格仅每吨几百元或更低,难怪个别“毒企”会“跨省倾毒”了。

  这种以降低企业生产成本为目的,将化工废料跨省转移倾倒、造成目的地环境严重污染的不法行为,应该被追究责任并受到严厉惩罚,岂能在“毒害”了纳税人之后,还由政府拿纳税人的钱赔偿纳税人?企业以此节省了生产成本,却会让社会付出更大的环境和公众健康成本——每一起非法倾倒、掩埋危险废料,相当于在当地埋下了一枚“生态炸弹”。松阳县为“毒企”打掩护,帮“毒企”“擦屁股”,以保护企业的不当甚至非法利益,显然是一种错误的地方保护主义,应该及时纠正。

  也正因为此类地方保护主义盛行,近年来, “跨省倾毒”事件才一再上演。据报道,仅安徽省环保部门在2009年、2010年、2011年三年内,就发现近十起跨省倾倒危险废料污染事件,这些化工废料大都名列国家危险废物目录。何以至此?一个重要原因在于, “毒企”所在地的地方政府,出于增加税收收入考虑,极力保护本地企业,或为了招商引资,赋予外来企业一些“超国民待遇”,而依法究责力度不够甚至是纵容——只要企业不污染本地环境,只要能管好本土环境污染问题,哪管它是“跨市倾毒”还是“跨省倾毒”?

  在这种情况下治理“跨省倾毒”,我们要寄希望于“毒企”所在地政府摒弃地方保护,加大对危险废物污染的监管力度,加大对违法企业的查处力度,严肃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杜绝越俎代庖地替“毒企”担责善后。我们更要寄希望于被“倾毒”的地方政府和民众,加大依法索赔力度,向唯利是图地转嫁污染、危害外地环境和民众健康的“倾毒”企业追讨赔偿。不思无害化处理,反打起了异地“倾毒”的主意,是极度缺乏社会责任的表现,甚至可以说是环境问题上的违法犯罪,这种制造污染、逃避责任的“害群之马”就该“人人喊打”。同时,也得向“毒企”所在地政府与环保部门讨要说法,古话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若当地政府与环保部门积极作为,不搞地方保护,不唯GDP是瞻,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管住、管好应该管的事,早日促污染企业整改问题,排放迭标或无害化处理,严格履行社会责任,不干以邻为壑的事,蓄意“跨省倾毒”还会发生吗?

  此外,有专家还建议,要杜绝“跨省倾毒”,还得健全污染环境法律法规,降低入罪门槛,提高恶意“倾毒”的违法成本,有序推动环境公益诉讼,形成多方利益制衡。同时,还得严格审查危险废物的产生量和利用、处置去向,建立危险废物污染责任终身追究制。这些都是不错的建议,各个地方不妨多在这些方面作出积极的探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跨省倾毒”何时不再上演”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