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烟筒山下觅娘骨


□ 王晓喻

  (一)

  车过南杂木,即从高速路上驶入一条省道。

  路两边尽是蜿蜒起伏的山岭,一条宽宽的河道如影随行,看不见的河水在厚厚的积雪下静静地流淌。感恩节刚过,山东还是满眼葱绿,关东这儿已是银装素裹了。雪皑皑的山岭上一片片一层层深褐色的松树,不时看到那莽莽树林中还点缀着一簇簇一丛丛浅白色的树冠,或轻或重,或大或小,活像一副清雅肃穆的水彩画。那浅淡的一定就是关东榆树了。关东特别是满族人对榆树的崇拜就像关内汉族人尊崇槐树一样,传说当年清太祖努尔哈赤背负六世祖在内的祖辈遗骨逃回家乡,被客栈赶出,无奈之中只好将祖辈遗骨挂在了启运山下一棵老榆树上,孰料这一随意之举却奠定了清王朝四百年江山社稷。这棵榆树后被乾隆封为“神树”,还做《神树赋》寄语感慨。

  汽车疾驰在路上,半天见不到一个村庄,心急火燎、按捺不住的我等实在没心思欣赏窗外的景色,偶尔路过半拉村庄,便睁大眼睛寻寻觅觅,对那圆圆烟筒蒸腾出来的白烟瞅得出神,暗自猜测着父辈当年是怎样在这种环境中生存。人活一口气,这圆圆的烟筒大概就是人间烟火的栽体了吧。

  “看,那肯定就是烟筒山!”大哥手指右前方一座高高的山峰禁不住叫了起来。果然,在河对面出现一座高耸雄伟的山峰,其侧面孤耸着一尊上下一般粗圆滚滚的主峰,酷似农居中的烟筒,烟筒山无疑。我等兄弟都是第一次踏上父辈闯关东的这块天地,父辈皆已去世多年,儿时老人常常唠叨的就是这烟筒山,心有灵犀一点通,禁不住触景生情,灵感大发。恰在此时,前面带路的车在一座牌坊前突然停下,牌坊上赫然写着“清皇故里”四个大字。路左边就是我们千里来寻的辽宁新宾县永陵镇西堡村。

  村委佟主任驾车,镇委赵书记督阵,带我们弟兄三个一口气走访了三户当年闯关东的老人,可惜都已年老过世,剩下儿孙都不得而知。几条线索中断,似乎是山重水复疑无路了。

  暮色既晚,汽车拐进一个山溜子,顺着一条小河在崎岖不平的乡路上蹦,醚前行,裸露的土路上的滑雪不时将汽车横来竖去。猛不丁一轮圆圆的冷清清的月亮骤然在伴随着我们的节奏穿梭在东边山顶的树梢中。哦,掐指算来刚好是农历十六日,月满朔圆,似乎天作之和,预示马上就要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进得一个柴门,一个操着浓重山东口音的老人激动地迎向我们,颤抖着手把我们拉进屋里,坐到炕上。老人今年已经82岁了,当年家父就是奔他而来闯关东的。听说我们特地千里迢迢来看他,他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二)

  透过烟筒山顶上那云蒸霞蔚,恍惚中仿佛时光一下倒退到七十年前。

  1942年,黄河两岸遭受百年不遇灾害,“禾苗枯槁,几濒于绝,”又加日伪烧杀掠抢,瘟疫流行。据临朐县志记载,民众已是十室九空,颠沛流离,嗷嗷待哺,家家院里长黄蒿,屋里抱狼羔。家境本还富庶的爷爷也是万般无奈,变卖了家产,眼睁睁地看着19岁的父亲带着前母和刚刚过百日的姐姐并13岁的叔叔加入了浩浩荡荡闯关东的逃难大军。38万人的临朐县,饿死近10万,闯关东下山西的达10万之众,成了骇人听闻的“临朐无人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