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日谷


□ 孙泉喜

孙泉喜,男,蒙古族,中国作协会员,兴安盟作家协会主席。自1983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出版过小说集《牧村》、《大草原》、《孙泉喜小说选》,获得过内蒙古“索龙嘎”文学奖、内蒙古“五个一工程”奖,已有《望火楼》、《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等五部小说、剧本拍成电影。

  陶盾是被包老板带到黑日谷的。

  包老板对老婆说:“花儿,他可是我从城里雇来的汉族羊倌儿,每月两千元,你要好好待他。”

  陶盾看一眼被称做花儿的女人,觉得名不副实。这个女人的脸不像花儿一样粉红,而是出奇的黑,两个凸起的颧骨托着一双细长的眼睛,健壮的身体被一件天蓝色的袍子包裹着,显得慵懒笨重。她的身上唯一吸人眼球的地方是两排又白又整齐的牙齿。这大概是因为黑色皮肤衬托的缘故吧。陶盾这样想。

  陶盾向前欠欠身说:“给嫂子添麻烦了,以后多关照。”

  听陶盾这么一客气,花儿突然爆发出母鸡下蛋般“咯嘎”笑声,声音大而清脆,一连串地回荡在山谷里,惊得在一边吃草的羊群四处逃散去。包老板显然生气了,撂下脸厉声喝住她,还骂了一句:“疯老娘们儿!”

  花儿这才憋住笑说:“他那么斯文能放羊吗?”

  陶盾急忙说:“能的,我小时候在家乡放过鹅,还放过鸭子。”

  陶盾这么一说,花儿好不容易憋下去的“咯嘎”笑声再一次迸发出来,且比刚才的笑声增强了好多贝分的音量,还带着眼泪鼻涕一起飞溅而出,使人毛骨悚然,连趴在勒勒车下面的长毛狗也霍地窜出来四处张望着狂叫不止。包老板终于忍不住,上前给花儿一个杵子,险些将她推倒在沟里。然而,花儿趔趄了一下,弯起腰还在那里剧烈地震颤着。

  在这种尴尬的情形之下认识花儿的陶盾,从那天起便当上了她的臣民。包老板给老婆交代说:“要记好账,耽误一天扣一百元,损失一只羊扣一千元。”

  花儿看着陶盾问:“你同意吗?”

  陶盾说:“我同意。”

  花儿拿来账本问:“你叫什么名字?”

  陶盾说:“我叫陶盾。”

  花儿在本子上写了一个字后又问:“盾字怎么写?”

  陶盾说:“就是矛盾的盾。”

  花儿想半天依旧不会写,说:“还是你自己写吧,我只念过两年书,不认得几个字。”

  陶盾接过笔一看,账本上歪歪扭扭地写着一个“逃”字。陶盾险些笑出声,灵机一动,顺着写了一个“遁”字,变成了不折不扣的逃遁。

  陶盾怅然叹息。

  包老板把陶盾领到一座蒙古包前说:“以后你就住这个蒙古包吧,我们原来的老羊倌就住在这里。”

  陶盾问:“原来的老羊倌怎么不干了?”

  包老板长叹一声说:“他老了,年纪太大了,怕死在山谷里,我们让他回家了。”

  这时从蒙古包里钻出来一个大约五六岁的小男孩。男孩儿秃头,后脑勺下面留着一个小辫子,眼睛黑亮亮的。小男孩转动着眼睛打量陶盾。包老板告诉陶盾这是他的儿子。陶盾想起自己六岁的女儿,不由上前轻轻爱抚了小男孩儿的秃头。小男孩儿很生分地躲过陶盾的手,去抱住包老板的腿,闹着要鞭炮,说是要那种像发射升空的火箭般的鞭炮。他说的可能是“钻天猴”之类的鞭炮,陶盾想。包老板敷衍着把孩子撇到一边,自顾抓羊去了。小男孩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眼泪汪汪地瞪视着父亲的背影。陶盾蹲下身,给小家伙擦擦泪问:“你叫什么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