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群英会


□ 秦无衣

群英会
秦无衣

本故事中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我刚分配到海峡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的时候,正赶上中心准备筹拍电视系列剧《三言二拍》。中心常务副主任李馗向全国各地大撒请帖,邀请各路摇笔杆子的高手都来参加他的《三言二拍》拍摄筹划会。
李馗在上个世纪60年代时,还只是报社里一个不起眼的排版工。70年代末,不知从什么地方搞了一个前国民党将领回归大陆的题材,编了篇小说,获得第N届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一举成名。听说1996年中心刚成立时,台长侯爱材任命他当时正赏识的一位副台长陈松兼任中心主任,李馗因为不是党员,只能任常务副主任,主持中心日常工作。李馗对这种有实无名的安排仍旧很不满。他多少也算个文人,而文人最看重的毕竟还是名分。李馗心里有气,就私下纠集了一些亲信联名签了一份类似“劝进表”式的文书给台里,说李馗能力出众,堪当重任。未果。
会议定在中心刚建好的拍摄基地举行。李馗是这次会议的组织者,因此在会议开始前半个月他就忙开了。他粗黑的大手一挥,三十万元就成了会议经费。会计吓了一跳,赶紧去找陈松。陈松笑道:“中心刚成立,要造成全国性的影响,就应该有大家风度。你在账面上再加五万,我们不能丢面子。”
李馗吩咐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办公室主任黄娜娜直接负责会议的组织安排,而由中心掌管资料库的高秋配合她的工作。黄娜娜以前在前锋话剧团跳过舞,年过四十了,身材还跟女孩似的,脸上也没什么皱纹。她很不高兴地说:“高秋她又不是办公室的人,我怎么差遣她?看她整天鼻孔朝天的傲慢样子,谁敢派她的活?”
李馗说:“这是陈松的意思。高秋她是陈松介绍进来的,你一定要跟她搞好关系。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黄娜娜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李馗派给我的活是担任会议的文书,整理材料,作会议记录。我说这不是秘书的工作吗?李馗拍拍我的肩膀说:“怎么,委屈你了?这次来的可都是全国的名流,正好给你一个学习的机会。你知道吗?我从前就干过排版工。凡事总得从头做起。”
那天晚上,陈松要宴请上海来的一位著名女演员虞浪,把我也叫去了。陈松是搞政工出身的,对影视戏剧专业并不很在行,所以就特别喜欢跟名流凑在一起。他跟李馗一样,胖乎乎的,头发往后梳,没事时就拿出一把牛角梳子梳理一下头发,说这样可以顺便整理一下头绪。我和陈松先到了广东酒家候着。

陈松对我说:“我们台里跟中心的人际关系很复杂,你要小心,千万别自作聪明。看你老实,我把你当小兄弟看了。”
我心里稍为不快,但脸上还是堆满了笑容。这时瘦瘦高高的叶导来了,他冲我点了点头,就在陈松身边落座了。叶导问陈松说:“老板,今天李馗来不来?”
陈松笑道:“我叫过他了,来不来是他的事。最近他忙着呢!”当初李馗闹“劝进表”时,陈松也看到了那个文书,因此对李馗和中心的一些人耿耿于怀。但他表面上仍是一团和气,见人就笑眯眯的。
叶导冷笑一声:“他忙个屁!”
叶导上个世纪60年代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他最先分在前锋话剧团,文革后被下放到闽西,直到80年代初才回到清城。他在闽西的日子是给中学生上课。多年下来,他的意志被剥蚀得一干二净,终日以酒为友,心情冲淡。后来据李馗私下里告诉我,文革之后恢复高考,叶导的班考了倒数第一。原因是他每天上课时,通常只讲授天下名菜的烹饪方法,讲得学生们的口水直流。校长大怒,拍着桌子对他说:“要知道这样,我早让你负责食堂的工作去。”
80年代中期,台里筹办电视剧部,叶导被挖了回来。他拍了几部单本剧,那时电视剧新鲜得要命,他的戏播出效果在同行中反应还不错。他后来参加了《聊斋》剧组。每天他带领剧组出去拍摄时,安排好场面和镜头后,就打起了盹。拍摄结束,场记过来推了推他,他乍然而醒,便抹了把脸,朝场记兼制片小马叫道:“快去搞几瓶啤酒,让大家轻松轻松。”
小马后来也成了电视剧部的导演。马导见谁都说:“叶导大智若愚,把我们扶上路了。”
这时叶导掏出一包烟,替陈松点上一支,说:“陈台长,科班出身的跟江湖上的草台班子就是不一样。像我们的一纸文凭,就够他们忙乎一辈子了。”
陈松笑眯眯地吸着烟,说:“叶导,我的学历也不怎么样,不就是省委党校出来的吗?是不是也算草台班子啊?!”
叶导慌忙笑说:“哪儿的话呢!你才是真正的带头人!”
陈松听了这话,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接着来的是马导,他现在已经是中心的副主任了。马导在中心三个正副主任中,地位最不显眼。他原是京剧团出来的,自幼就在舞台上打滚,滚来滚去终于滚到了官场上。马导跟我和叶导寒暄了几句,便跟陈松凑在一起交头接耳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