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姑爷面(短篇小说)


□ 刘建华

  口刘建华

  老岳没情没绪歪在沙发里,出神地盯着茶几上那张装着一栋房子的银联卡,感觉它就像一只小舟,静静地横在无人的野渡。

  房间里,桂贞正在收拾行李。桂贞已经忙乎两天了,被褥、毛毯、枕头、皮箱、隔季衣服都被她打包寄回家去了,她现在收拾的是换洗衣服和日常用品,

  做生意发迹后,老岳便一江春水般在花丛里潋滟流淌。女人收拾行李,早已是看腻味的戏了。但是,老岳看腻味了女人收拾行李,却从没见过女人像桂贞这般收拾行李呢。

  桂贞硬生生把装着一栋房子的银联卡晾在茶几上,却把衣架、毛巾、梳子、口杯、牙膏牙刷,连同半瓶洗发液、半袋洗衣粉……乃至梳妆台上的瓶瓶罐罐,一古脑装进了旅行箱。真没落下什么了,可她还睁着微凸的眼睛向四下里扫来扫去,忽扫到飘窗的瓷墙上还粘着个塑料挂钩。她忙踅了过去,踮起脚跟拉长身子,拉出腰间雪白一截肌肤,试图用手剥下来。使了好一阵劲没有成功,她便蹲下身子,从旅行箱里取出把水果刀,连刮带撬终于取了下来,塞进了背包。

  老岳叹了口气,抬头望望桂贞,只见窗外阳光照进来,映得桂贞的脸玻璃般明晃,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老岳耷拉下眼皮,眸光蜻蜓般复又停落那张银联卡上。忽然,那卡就像被卡通了似的,在老岳的瞳孔里变形,一霎_个样,奇形怪状的,教人都认不出那是一张卡了。

  不是说王道也不外乎人情么?可眼下这个事情实在太不合情理了,它不合情理倒罢,更奇怪它还眼见就让老岳无法掌控了。要知道,人在江湖混到老岳这等份上,想遇上无法掌控的事情都难呢。老岳不由得就有些恍惚:这真他妈见鬼了!

  桂贞是九岭大山里走出来的妹子,自小没了爹娘,家里只有婆婆带着她和弟弟苦熬日子。婆婆本来死活不肯放她出门打工的,让个妹子跨州越府地跑世界,这不是把块鲜肉扔到晒谷场?保得住没有野猫野狗起心动念?要或闹出点什么事来,她还能回来赚了姑爷面体体面面地嫁人?

  婆婆已经嫁过一个赚不来姑爷面的女儿了,还能再嫁一个赚不来姑爷面的孙女么?当年桂贞的姑姑柳妹,就是没有姑爷面出嫁的。如今事过二十多年,她还不时跑回家向娘诉苦呢。婆婆心里已经蛰伏着一条蛇了,不时地咬她一口,不时地又咬她一口,她还搁得住让桂贞也变成一条蛇?后来弟弟打工实在攒不下钱,而村里外出打工的妹子又都赚了钱安安妥妥地回来了,婆婆才眼红心动放她出来。指望她好歹赚些钱回去,帮着弟弟把结婚的房子盖起来。

  桂贞来到城里应聘了老岳公司的保洁员。上班那天,长着一张麻脸的女主管带她到责任区转了一圈,指指墙上的摄像头说:“你可别偷懒,公司装着监控设备呢。哪个角落你没打扫到位,它们可是会告状的,到时扣了工资不许哭鼻子。”

  那天桂贞忙了一整天,忙到下午快下班时,女主管气喘嘘嘘从电梯里钻出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就往电梯里拉:“走走走,去食堂里搭把手帮个忙。”

  桂贞这个忙就一直帮到晚上九点多钟才得以脱身。她从食堂走出来,外面正刮着大风,“呜呜”地刮得树枝狂颤,落叶纷飞。桂贞缩着脖子迎着狂风往出租屋里赶,突然想起岳总办公室还没打扫呢。完了,那摄像头可不要告状吗?一边想着,身子早已折了回去。

  那时老岳的晚宴也刚结束,他回到办公室想处理一些事情,可是一屁股扎在老板椅上,才发现自己根本干不成事。酒喝得实在太多了,肚子里像喝进去一条龙,翻江倒海地闹腾;再者宴席上的谈笑风生也还留在脑子里,群蜂似的嘤嘤嗡嗡呢。

  老岳宴请的是一帮老朋友,有他用得着的部门领导,还有他生意场上游下游的老客户。两三杯下肚,正喝到兴头上,有位朱老板却用巴掌罩着酒杯求饶:“我不能再喝了,这几天胃痛得要死……”老岳晓得这朱老板的脾气,酒没喝够,他倒这里痛那里痛的;待到喝上半斤八两,他便哪都不痛了,浑身来劲,老虎都打得死呢。老岳照例不理他的茬,站起身走过去,从他巴掌下强抠出酒杯,嗔道:“别扯谎,谁不晓得你的胃是酒钵子?你说酒钵子能痛吗?”

  “是哦是哦,老朱你可别扯谎……”首座上陈处长接过老岳的话,一双鼠眼流光溢彩,“老朱你没听说吗?现在新出了一种会打人的测谎器呢,你老扯谎,可要当心哪天被它打巴掌呢!”说着哈哈大笑。桌上人就知道陈处长要讲段子了,都瞪起眼睛,支楞着耳朵,现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有位老哥,官当得不小,财也发了,却有个不听话的儿子,张嘴就扯谎,让老哥头痛得很呢。有一天,下属出国回来,送给老哥一台带橡胶巴掌的测谎器,说是高科技产品,好生了得呢。恰巧这天晚上,儿子又到很晚才回来,老哥就想试试那测试器的本事,把儿子拉到放在桌上的机器面前,问:怎么才回来?儿子说:在图,书馆看书看晚了。话音刚落,“啪”地一声,那测谎器就弹出只橡胶手在儿子脸上扇了一巴掌。老哥见状,厉声喝道:看你还敢扯谎!老实说,到底干什么去了?儿子生怕再挨那巴掌,只得硬着头皮说:我、我和同学看黄碟去了……老哥大怒,气急败坏吼骂起来:好你个没出息的东西!我长到一把年纪还没看过那玩艺呢!不成你小小年纪……老哥话还没说完,那机器人却按捺不住了,“啪”地一声,一个巴掌结结实实甩到老哥脸上。这时,儿子他娘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赶忙凑过去,心疼地抚摸着儿子紫胀的脸责骂丈夫:好啊,原来你自己就不是东西,还有脸教训儿子?凭空害儿子挨这一巴掌,也不想想儿子是你的亲生骨肉……谁知,又是“啪”地一声,那机器也毫不客气赏给儿子他娘一个巴掌呢!

分享:
 
更多关于“姑爷面(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