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风景(外一篇)


□ 范晓波


旅游可能是这个时代最具悖论特征的产业,它的使命是不择手段(吹嘘、改造、杜撰传说和伪民俗)让神造的风景出名以吸引人的践踏,但风景一旦承担了过高的期望值并被人的意志践踏后,必将失去神性和野性的本质。这是我不怎么喜欢名山大川这个词以及常规旅游的原因。就像许多人偏爱野甲鱼、野草莓、野老婆(现在雅称情人、小蜜、二奶),我对野风景保留着关于山水的最后向往。野——风景:在野的没有名气的风景,野生的没有人工雕琢的风景,深藏在荒野当中人迹罕至的风景。这些解释都适用于我派生出的这个词组。而广丰县与福建交界处的铜钹山,可以为这样的解释提供论据。
近几年,我书桌的上方长年挂着巨大的江西交通旅游图,我不时地用彩色铅笔在上面圈圈点点(如同一九四九年解放军的一个师级指挥员),指挥自己以“走遍江西”的雄心寻访了许多尚未发生“人污染”的野风景。在那些可爱的野山野水中,铜钹山是惟一重复去过三次的地方。
最初的一次是二○○○年春天,被《上饶日报》一帮朋友约去开副刊笔会。我从南昌专程赶到上饶,说是去广丰的一个乡。从地图上看,从上饶去广丰任何一个角落都用不了两小时;可在车子在路上摇晃了三个多小时都没到,而且路越走越高,越走越险,有时从窗口望下去就是无边的深渊,人在车上就如同在飞机上。峡谷对岸悬挂着没有道路的村庄(船是村里人的远方),水汽和云在村庄下方卡通画似的蠕动。这些都超出了我对广丰地貌的想像。后来他们说,铜钹山是武夷山的一部分,属丹霞地貌。
那次旅行是不断收获惊喜的过程,乡政府所在的岭底镇是惊喜的核心部分。车子穿街而过,我看见发散着松香的柴劈,柴劈在家家户户门前堆砌起山区气氛;看见七十年代风格的小门市部,光线幽暗,门口聚集着动作迟缓的人和窝在地上的狗,小孩脸上有两坨山里红,对陌生人保持羞涩的探索热情。傍晚,整个小镇被炊烟和流岚温柔拂拭,婉若古装戏布景上的情景。黑亮的山泉在鹅卵石上清脆地奔跑,制造着山乡惟一的噪音。一切极符合我青春期对流浪途中某个无名小镇的无尽设想。
深夜,开会的人在房间打牌聊天,有两男两女走在通往夜色深处的小路上。其中的一位女编辑开完这个会就去了英国,并且在那里找到了第二次婚姻;另一个女孩我早已忘了名字,只记得年龄很小,当时也正经历着爱情烦恼。我们行走在长满蛙声的冷水田,说着些风花雪月的话,乳白的雾就在脚边萦绕。好像还有不大透明的月光,这使得这个夜晚在随后的追忆中呈现出不可复制的伤感情调。
后来人家告诉我,那次看到的还不是真正的铜钹山,它最最精华的部分在数里外的七星湖里。这样,在二○○三年的秋天,我和省里一批小说家住进湖湾里那些竹楼和木屋——一个略事改建的林场总部。那也是个没有道路的地方,必须坐快艇和竹排进出,手机只有在水边某个不固定的点上才有微弱的信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