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注的是湿地思考的应该是文明


□ 张连友



湿地的概念大概有了30多年,但湿地的存在却是与地球同龄的。因为湿地就是河流、湖泊、沼泽,就是浅浅的海湾,就是那些“湿润”的地方。甚至科学家们还告诉我们,我们周边的水库以及稻田也属于湿地。
据说湿地可以分成40种。不过这么多样的湿地,其面积却只占地球陆地表面的6%。但就是在这么小的地域,却诞生了人类全部的文明。从古巴比伦文明、古埃及文明,到中国的古代文明,都起源于大河流域。人类逐水草而居,因为湿地提供了水和湿润的土壤,无论对于植物还是动物,这都是生命最基本的需要。
对于人类来说,湿地不仅是生命的载体,也是心理和情感的的依托。人是近水的动物,这更多地表现在心理的需求。“关关雎鸠,在河之洲”,“参差荇菜,左右流之”,这些《诗经》上的诗句,描述的是只有湿地才有的画面和可以发生的故事。沙洲,水鸟,摇曳的青草,浅游的鱼儿,君子与淑女,水中的光影,多么令人神往的意境。
正如《诗经》里少男少女采摘野菜的情景,人类最早的农耕文化,就在湿地上诞生了。可以说没有湿地,就没有人类最初的农业。今天,水稻已经是人类最重要的食物,而稻田正是人工的湿地。在我国西南的云南、广西、贵州等省份,住在高山上的人们会把湿地建在山上,这就有了那些高山上美丽如镜的稻田景观。
湿地诞生文明,湿地也沟通文明。隋朝开凿京杭大运河,成为中国最大的人工湿地。京杭大运河连接了长江与黄河流域,它经过的河北、山东、江苏其实是一个湿地群,从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湿地网络。它不仅是一个运输的水路,更是中国南北文化交融的文明走廊。
湿地是温润的,这温润却有一种坚硬的力量。在中国现代历史上,有很多湿地改变了历史的进程。中国工农红军正是在走出川北的松潘草地才赢得了决定性的转折。而沙家浜则是在苏北新四军战斗的地方。我们耳熟能详的“洪湖水,浪打浪”,“微山湖上静悄悄”,我们就会联想到那种峥嵘岁月的诗意和浪漫。
湿地是温润的,温润却最容易受到伤害。有意味的是诞生文明的湿地最先受到文明的破坏。无论是农业文明还是现代文明,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对湿地的破坏却惊人地一样。在荷兰,拦海造地曾被认为是人类改造大自然的壮举,但今天看来这却使美丽的海岸湿地景观遭受到难以恢复的破坏。在我国,已经有60%的海岸由于围海造田和浅海养殖,使自然的海岸景观不复存在。上世纪50年代,洞庭湖还是4350万公顷,现在已经缩小到2400万公顷。范仲淹在岳阳楼上看到的浩浩荡荡,吞长江,衔远山的中国第一大湖,现在已经变成第二大湖。洞庭湖调节长江水的功能也随之丧失。我们得到了种粮的土地,但失去的却是生命的保障。1998年的洪水,水量并不是很大,但却造成了很大的灾难。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湖北的洪湖。由于养殖的需要,现在的洪湖已经被人为地与长江分离,富饶的洪湖使人们把它当成“养殖场”,“洪湖水浪打浪”变成了“浪打网”。物质的欲望使人们漠视文明与美。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