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文化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沉重的父爱


□ 徐 彦

高一学生陈豪杰,被医院检查出患了尿毒症。班主任肖意老师赶紧给陈豪杰的父亲陈留根打了个电话。
陈留根是个泥瓦匠,眼下在深圳打工,他接到电话后,心急火燎地赶了回来。陈留根的老婆生下儿子不久就病死了,他既当爹又当娘,将儿子辛苦拉扯大。儿子就是他的天,现在天要塌了,你说他这心里能好受么?可他进病房见到儿子时,却有说有笑的,一个劲地安慰儿子,说他只是得了点小毛病,打几针吃点药就好了。
出了病房,陈留根再也控制不住,蹲在墙角号啕大哭,一旁的肖意心里有说不出的酸楚。几天后,陈留根回乡下凑钱,将家里能卖的全卖了,亲戚朋友能借到钱的,都让他跑遍了,也只凑到了万把块钱。要治好儿子的病得做肾移植手术,需要二十多万,这区区一万块钱哪够啊?陈留根急得几天工夫,人就老了二十岁。
肖意征得学校领导同意后,在全校发动了一次募捐活动。他把蓦到的一万多块钱送来时,真诚地对陈留根说:“老陈,你急也没用,咱们慢慢想办法,天无绝人之路啊。”陈留根捏着钱一个劲地道谢,心里道:是啊,肖老师说得对,孩子这病急是急不好的,只有慢慢想办法。
这天晚上,肖意刚上床休息,电话铃就响了,陈留根在电话里拖着哭腔说:“肖老师,豪杰这孩子不、不见啦!”肖意大吃一惊,慌忙穿好衣服往医院跑。
刚才,陈留根因为太累,趴在病床旁打了个盹,醒来时一看床上是空的,他以为儿子去了厕所,可他跑到厕所找,没看见儿子。他找遍了整个医院,还是不见陈豪杰的影子。
这时,他才发现枕头边有张纸条,是儿子留的。纸条上写着:“爸爸,我找医生打听过,我得的是尿毒症,要治好得花好多钱。我知道家里没钱,这些年您为我吃尽了苦头,我不想再拖累您了。我走了,爸爸,您不要找我。”
肖意心猛地一揪,陈留根更是急得六神无主。肖意一边安慰他,一边打电话叫来几位同事,大伙儿分头寻找,忙活到天亮,终于在城郊铁路边找到了陈豪杰。
见到儿子时,陈留根只觉得全身发软,他紧紧地抱住儿子说道:“儿啊,你快把爸爸吓死啦!你怎么这么傻啊我的儿子!”说完父子俩抱头痛哭。
肖意长长地舒了口气,他用半是爱怜半是责怪的口气对陈豪杰说:“你已经十六岁了,怎么还这么不懂事?你生了病就自暴自弃吗?你对得起你爸吗?你爸为了你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可他无怨无悔,你知不知道,你爸把你看得比他自己的生命还宝贵!你这样做,他有多伤心?”
一番话说得陈豪杰愧疚难当。陈留根连忙扯了扯肖意的衣角,用哀求的语气说:“肖老师,求您别、别再说孩子了,他以后绝不会这么傻了,对吧,儿子?’
经过了这事,陈豪杰不再胡思乱想了,慢慢变得乐观开朗起来,积极配合医院的治疗。陈留根表面上跟儿子嘻嘻哈哈的,可他这心上始终压着一块沉重的大石头:上哪儿弄那么大一笔钱,来救儿子的命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间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间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