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站在福州的阳台上眺望 (外一篇)


作者简介:南帆,本名张帆。现居福州。已出版学术著作、散文集近30种。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常常用一个问题为难自己:有朋自远方来,如何向他们炫耀我的故乡?
  福州仿佛是一个撤退到山坳里的城市,隐藏于一块不大的盆地之中。站在寓所的阳台上,望得见这个城市四周起伏的钢蓝色山脉。燕赵的慷慨悲歌或者赤壁古战场的云烟已经被重重叠叠的山峦挡在了北面。这个城市居民的老祖宗多半是从中原逃过来的。中原大地英雄辈出,旌旗变幻,一个又一个的王朝走马灯似的轮换;然而,刀光剑影的缝隙,一批又一批蝼蚁小民扶老携幼,仓皇奔走,东一撮西一撮地躲进了中国南部的大山皱折里面。太平盛世的时候,几个讲究情趣的皇帝抽暇会到称之为“江南”的后花园逛一逛,可是,骚人墨客“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赞颂的是杭州。杭州以南的偌大地盘一下子滑出了历史的视野,只有逃难的时候才想得起来。福州的历史上仅有过两个皇帝的足迹:南宋的赵和明唐王朱聿键。他们都是王朝将倾之际乘乱南逃的皇室成员,匆匆在福州登基称帝,试图在这个小小的盆地里重新拼接破碎的山河。这两个人都未能如愿,福州并没有在千古兴亡的轮回之中成为一个显眼的驿站。谈起历史,福州人只得到中原追溯自己遥远的族谱。他们对北方的朋友说,福州方言才是正统的中原古音。当年老祖宗带来的中原古音分别演变成为福州方言、闽南方言和客家方言。这时,北方的朋友总是流露出满脸的怀疑神色——是吗?
  两千多年前,汉高祖封一个叫无诸的人统率闽越国,定都冶山。它就是福州城的前身。更为有趣的是另一个传说:春秋时期的铸剑名家欧冶子曾经在冶山麓设灶铸剑,淬火的池塘至今犹存。我的寓所距离冶山没有几步路。暮色苍茫之际,我时常到这一带漫步。如今这个小山坡上的楼房鳞次栉比。更深夜静的时候,不知多少人还能听得到两千多年前的青铜古剑正在地底下呼啸长吟?
  这些年我不断地来到北方,许多城市的名字曾经频繁地出现于各种传奇演义之中。奇怪的是,我总是在久负盛名的异乡想起福州来。推开旅馆房间的窗户,干枯的树枝与如血的夕阳令人生悲,这多半令我想到福州的黄花槐。它们生长在我常年来往的马路两旁,从不落叶,一年之中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兴高采烈地开着小黄花。至于福州的那些根须发达的大榕树如同安详的王者,冠盖如云下面的树阴摆得了十来桌的酒席。北方的空气干燥而且粗糙,常常要把鼻腔磨出血来。福州的空气却湿润柔软,沁人心脾,那条澎湃的大江穿城而过,一丝丝的潮气挥之不去。多年前炎热的夏天,我常常傍晚泡在江里游泳,然后在沙滩上将自己晒得像一条泥鳅。福州的西湖的确只是一个浅浅的水洼。可是,那是我小时候秘密钓鱼的地方。公园的管理员逮不住这些顽童,就放出了一条大黄狗,吓得我们撒开脚丫拼命地跑……我忽然明白了过来:我不是路过这个城市的匆匆旅人。故乡是我生活的地方,而不是用来吹牛的。这如同我们不在乎父母拥有多大的官衔,或者多么英俊的外表;即使衣裳褴褛满脸皱纹,父母仍然是我们一辈子的庇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更多关于“站在福州的阳台上眺望 (外一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