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完美的报警


□ 彭育彩

  小风拍拍姐姐的肩膀,好像一个长者似的安慰云儿道:“姐,等你毕业了,有工资收入了,那时再供我读书也不迟啊!”18岁的小风,个头比云儿高出一大截,俨然是个大哥哥了。
  云儿回到房里,手袋里的5万元人民币,仍然安静地躺在沙发的坐垫下。5万元人民币,足足500张百元大钞!云儿一张一张地清点,用了10多分钟,才总算清点完,手都有些颤抖了。5万元人民币,这真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啊!云儿把这沓钞票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最后,云儿留恋地再看一眼这沓钞票,毅然将它塞回手袋中。完美的报警
  我下乡路过黄家冲地段的时候,遇上了一起交通事故。
  黄家冲地段,两旁是寂静的荒山野岭。肇事的车子,早已杳无踪影。公路上,受害者正在有气无力地呻吟着。
  我凑上前去,看见受害者的左腿被碾成了两截,几丝肌肉纤维,依依不舍地连缀其间,腿肚子还时不时地抽搐着,叫人看了心里发毛。
  受害者是一名中年男子,一张国字脸,因痛苦而扭曲得变了形。两片厚嘴唇,在不停地翕动着:“救救我,救救我……”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这凄惨的情景,让我顿生怜悯之心。
  情况万分紧急,时间就是生命。我对围观的行人说,兄弟帮帮忙,我们马上送他去医院吧。
  这时,有好心人提醒我说,如今这世道,谁送他去医院,谁就等着帮他出医药费吧!年轻人,你可要悠着点。
  我娶媳妇的钱都还没存够两万元呢!我可不想摊上这倒霉的事情。然而,要我眼睁睁地看着这名男子丢了性命,我更于心不忍。一时间,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围过来的几条壮汉,看样子他们的心情也跟我一样。
  我于是对其中一位颇有绅士风度的男子说:“好歹是条人命,耽搁不得,能否借你的手机一用,我想报警。”
  绅士面露难色,委婉地拒绝了我。他解释说,他不是不想借,而是怕招惹麻烦。他说:“你想想啊,这黄家冲地段,冷清得连鬼影都不见一个,事故发生时,谁也不清楚具体的情形,用我的手机报警了,警察找上门来,又是调查,又是取证的,搞不好,把我当成了肇事司机,我不是自寻烦恼吗?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
  我点点头,对绅士的担忧,深表理解。我问他:“那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绅士望了望我,指着我腰间的手机袋说:“你自己不是有手机吗?”
  我说:“不错,我是有手机,可是如果我用自己的手机报警的话,没人证明我只是个热心人,万一受害者家属认定我这个报警者就是肇事者,那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绅士说:“那你借我的手机报警,你不是存心坑我吗?如今这年头,好心未必有好报。你怕惹祸上身,我比你更怕。”
  我说:“这个问题好解决,我用你的手机报警,万一你撞霉运惹上麻烦了,我可以义务为你作证,证明你是无辜的,报警纯粹是热心之举。”
  绅士说:“我吃饱了撑的?我可不愿意担这个风险,你说什么都不管用。现在做好事,安全第一,如果把好事做成了坏事,平白无故惹来一身骚,那就不值得了。记得附近有个公共电话亭,我们干脆谁的手机都不用,一起去那里报警吧!”
  我欣然同意,其他人也纷纷赞同说,这样报警,就可以万无一失了。
  我们飞车来到公共电话亭,以十万火急的速度拨打了110和120。
  放下电话听筒,我和绅士相视一笑,彼此都为这个完美的报警方法而沾沾自喜。
  事故现场,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人们对着受害者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当我们报警回到受害者的身边时,受害者的伤口,鲜血已经凝成了瘀块,腿肚子也已经不再抽搐了。
  一老者用手探了探受害者的鼻翼说:“造孽啊,他已经断气了。”
  下乡回来,我看见母亲红肿着眼睛正准备出门,我忙问母亲怎么了。母亲哽咽着对我说,我的一个远房表叔在黄家冲地段被车撞死了。母亲担心我那80多岁的老姑婆会承受不了这个意外打击,急着要去探望一下她老人家。
  我的心猛然一沉。公路边那条血肉模糊的断腿,不停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我端起饭碗,望着满桌我爱吃的菜肴,毫无食欲。
分享:
 
摘自:麒麟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