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短歌集


□ 黄 海

短歌集
黄 海

给儿子

我和你一样都怕黑,看见了太阳我们就醒来。
我和你一样喜欢饱满的乳房、谷物,鲜艳的红、金鱼和歌。对你来说,身体是你自己的鼻子、嘴、手、眼睛、足和耳朵等。你到现在还只会说一个词:不。还有,你像蜜蜂一样喜欢叮着花朵看,你用漂亮的手指去抓,你喜欢过的事物,比如小布熊、纸风车、电动甲虫、圣诞老人、发财猫等,我都喜欢。我喜欢它们有你身上的气味,乳汁一样的芬芳,弥漫着整个屋子。你把小布熊递给我,累了,你爬在我身上,像软体动物,完全没了形状。
只不过,你也听一些音乐,莫扎特的启蒙曲。你把玩具摆来摆去,毫无兴趣。但你喜欢照相,有时把屁股撅得很高,或者手舞足蹈,你每个姿势都是反复的。——即使是尿尿,在我看来这么重要的事,你总是随意地撒到我身上。你一点也不在乎,你发出的笑声咯咯咯咯不停,纯净,是诗句。你咿呀咿呀,好听,你用吃奶的嘴、用洁白的门牙发出歌一样的音调,你有时把我写在纸上的诗句撕碎了。
在我的梦里,我们都是诗人。
不同的是我得哄你睡觉,洗你的尿布,亲你的脸和抚摩你的身体。

乘火车

去一个地方,乘火车。
排队。买票。去一个地方,等候。
如果一个人孤寂地去旅行,请带上棉花和卫生纸。如果,你要去远方,请你带上茶叶和牙刷。为了消除这心灵的空隙,请阅读我写给大地和爱情的赞美诗。你不要把塑料和泡沫带在身上,因为秋天要来了,风会把它到处吹遍。
这样的气息有多么混杂,每个人的身体贴肉般地潮湿,气味杂居。我们在夏日湿热的空气里互相取暖。每个人像恋人一样。
这该死的天气,电风扇呼啦啦地发出沉闷的响声,叶片仿佛随时准备飞出来。它要划伤我们的脸。我要感谢你们,小偷和二道贩子,你只要了我所剩不多的钱,我还能自由地打电话:喂,你还好吗?喂,你在哪里?我反复地对自己说:不要糟蹋自己的心情。
这次旅行,只是乘火车。过山道,过桥梁,永无边际的原野。摇摇晃晃。
乘火车,读了罗兰·巴特的《恋人絮语:一个解构主义的文本》,无趣。又一本是法国人费琅编的《阿拉伯波斯突厥人东方文献辑注》(下册),显然无味。

瓦·事

瓦库是个好地方。
在好地方与好朋友一起茶饮,都是好事情。
我喜欢瓦库的布局和设计,它仿生、自然、严谨而又得体。瓦、砂、灰、石、砖,都是中国建筑最为基本的材料,我们司空见惯,但利用这些元素进行现在建筑内饰的创作并且别具一格,在瓦库我们随处可见。它从砖瓦到钢铁,从纸张到塑料,从木材到水泥,从草木到玻璃,丰富而大胆的想象,虚和实的倒置,平静而朴素,让人赏心悦目。

素面朝天的装饰,设计者是需要勇气的,它讲究的是格局,讲究的是以小见人。瓦库就是这样的作品:它和谐不单一,生动不零碎。我喜欢的装饰是它用砖替代了大理石和混合木地板,重心一下子沉下去,向下而塌实了许多;用麦草和粘土代替水泥和石灰,让我们与自然和大地亲近了,在喧闹的市井中,体味来自瓦库的宁静和分享朋友们的快乐,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还有重要的是许多漂亮女孩子都喜欢瓦库,我去瓦库,顺便看看她们。
我去过瓦库两次,一次是友人约我去那里喝酒,另一次是我邀一位客人去那里喝茶,欣赏建森先生装帧设计的瓦库菜单,我把它当作一册很重要的书,每每拿起都爱不释手。如果可能我向他索求一册珍藏。
今后,我还去那里喝茶,我建议设计师余平送我一张打折卡,另外还要再便宜些,我觉得心里有了底气,花很少的钱,享受很充足的过程。这是值得的。

书信

今天收到你寄来的书《浮现》,书做得很漂亮,我喜欢得不得了。像你的文章《旧片断》《碎影》《桃之夭夭》等,我读了很多次,每次读完都很喜欢,以便下次再读。这本书我翻动很多次,有些旧了,我建议你再送我一本。不,最好是两本,另一本如果可能,将来我一定要送给我的情人,让她和我一起快乐。谢谢你。谁是谁的谁是谁——你的博客,我也读了,让人尊敬的文字,是我一直以来想认真读的。这封信,我写了很久,打算尽量写长些,但写着就没信心了。原因是,这几个月来,你总是不断地写出好文章,我把写给你的信改了又改,但自己还是不满意。我想说的是他们写的都不如我们写得好。他们是多么不值得一提,那些无聊的人。只有少数,你是少数之一,能把文字修葺得这么完美。如果可能,我想去兰州一趟,顺便看看你,乘坐我喜欢的羊皮筏子。好几年了吧?从照片看,你还是那么漂亮。去时,我想邀上你和人邻、古马、阳扬一起喝酒,你多喝汤,美容,少喝酒。这是我最想说的。祝你美丽。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