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深陷


□ 杨犁民

深陷
杨犁民

杨犁民 苗族,十六岁在省级刊物发表处女作。迄今已在《散文》《诗刊》《散文诗》《星星诗刊》《诗神》《海燕·都市美文》《青岛文学》《人民日报·海外版》《读者》等海内外各级报刊发表各类作品三十余万字,作品多次入选《当代苗族作家作品选·散文卷/诗歌卷》《2001/2005中国年度最佳散文诗》《2005中国年度网络散文诗精选》《当代散文精品》《新散文百人百篇》《重庆少数民族诗选》等多种选本,参加过第六届全国散文诗会。

不知道母亲和伯娘将县城周遭的山坡跑了多 少次,才终于选定了这一方土。我清楚地记得,早在好几年前,她就已经在为这事做打算了。只是我们一直没把它听进耳朵里去。早着呢,着什么急呀。
最近一两年,母亲的步伐明显地加快了。也许,她已经越来越清楚地感觉到了岁月在自己身上不断刮过的风声和日渐加重的寒冷。
父亲已经离开多年。记忆中,母亲一直坚持“百年”后回到高坪村,回到那个荒芜偏远的小村庄,与父亲相依相伴,并排埋在一起。父亲去世的时候,母亲就一并为自己买好了棺椁,寄存在一个远房亲戚家。此后每年都要大老远跑去给上一道漆。可是后来,母亲的主意却突然间改变了,让人有些始料不及。她总是有意无意地提醒,转弯抹角地表明自己的想法。大舅舅这些年在城里头做生意发了财,于县城后山建了偌大座“阳生基”。我已经记不清这座“阳生基”母亲去看过多少次了。她甚至悄悄地对大舅舅说,“阳生基”旁边勉强可以安放下一处墓穴的那点空地,可不可以留给自己。大舅舅为难了。说行吧,担心我们哥俩有意见,“臊了我们的皮”。说不行吧,又唯恐母亲不高兴。“你想留在县城就留在县城嘛。看上了哪块地就给我们说,我们出钱就是。”等到我们终于明白了母亲的心思,得到了大嫂明确的“表态”,母亲高兴得像个孩子。
只是我一直在寻思,是什么原因,使母亲在突然间就改变了自己曾经那么果断决绝的决定。也许,是我们哥儿俩特别是我这么多年很少去看父亲,她已经从父亲身上看到了自己日后可能面临的孤独和荒凉?!
母亲和伯娘选定的那块地在县城北面的小山上,小地名太阳堡。大概四五十平方米,旁边长着棵高大的梨树。与伯娘合伙,共用一块墓地,既减少寂寞,又降低成本。领我们几家大大小小男男女女去看地时,两个老人已经谈好了价钱,不住地给我们解释这地如何的好,如何的适合两人的生辰八字,前面是什么山向,后面有什么背脉。
可是后来,卖地的主人突然变卦了。说原先谈好的三千六百元的价钱太便宜。两个老人一气之下回老家找了个先生,重新在县城南面的小山上选了块地,汲取教训立即付钱写好了纸(合同)。母亲把纸包了又包,放在裤袋里拿给我们看时,都有些皱了。然而挂一漏万,纸上忘了将谈好包括在内的两棵梨树写进去,致使付款后女主人硬是活活地将两棵梨树砍了。没办法,两个老人只有一声叹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