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古今乐纂》和音乐文献的辨伪


□ 王小盾

  本文对《古今乐纂》一段佚文作详细考证,阐释其中蕴含的音乐史信息,进而确认其真实性。通过对“《古今乐纂》伪造说”的分析,作者提出音乐文献辨伪的原则和方法,即:一、读懂文献,正确标点;二、对相关史料作客观比较,避免先入为主的成见;三、“多闻阙疑”,用充分考据的方式和保留沉默权的方式处理疑点;四、以“同情的理解”批判对象,尊重其时代属性和表述习惯;五、注意个别现象与制度化现象的区别,以及事物名称在广义与狭义上的区别,避免比附;六、作判断时寻找系统的证据,不立孤证,更不立臆说;七、正视不利于己说的证据,不故意回避;八、考查著录之时要做到资料完备并和推究征引相结合;九、正确理解同书异名、同名异书等情况,分清名实;十、提升修养,达到“知”的境界。
  
  郑祖襄教授是一位出色的学者,他的工作一直受到学术界关注。最近,在《音乐艺术》2008年第1期,他撰文提出《古今乐纂》一段文字是伪造的,我读过以后,不免也想参加一点意见。因为这段文字谈到了“九部”、“十部”、“坐部”等问题,是中国音乐史上的一条重要史料。对这段文字作符合历史真相的理解,无论是证实它还是证伪它,都是具有重要意义的。就此而言,他的工作值得尊重,也值得响应。另外,古籍辨伪是一项技术性很强的工作,过去人的说法是“说有易,说无难”,因此,不可能一蹴即就,需要商量琢磨。为使中国音乐学界建立更加科学的辨伪学,也为了推进关于中国古代音乐文献的研究,今拟提出几个问题加以讨论,希望得到各位专家的批评指正。
  
  一、 如何解读《古今乐纂》这段史料
  
  《古今乐纂》这段史料见于《玉海》卷一○五,广陵书社2003年影印本第1916页上栏。今标点如下:
  
  徐景安《乐书》:“《古今乐纂》云:‘隋文帝分九部伎乐,以汉乐坐部为首外,以陈国乐舞《后庭花》也。西凉与清乐并,龟兹、五天竺之乐并,合佛曲、池曲也。石国、百济、南蛮、东夷之乐,皆合野音之曲、胡旋之舞也。唐分九部伎乐,以汉部燕乐为首外,次以清乐、西凉、天竺、高丽、龟兹、安国、疏勒、高昌、康国,合为十部……’”
  
  在我看来,这段话谈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追述隋文帝所建立的七部伎乐,谈到几个合并。参考《隋书·音乐志》可以知道:其中一个合并是把“汉乐坐部”和陈国乐舞《后庭花》合并并为“国伎”,第二个合并是把西凉乐和清乐合并并为“清商伎”,第三个合并是把龟兹乐和五天竺之乐合并并为“龟兹五天竺之乐”。这样就造成了三大块的结构:一块是汉旧乐;一块是“合佛曲、法曲”(据陈旸《乐书》,文中“池曲”是“法曲”之误)的新俗乐,包括清商乐、龟兹天竺乐;一块是“合野音之曲、胡旋之舞”的四夷乐,即石国乐、百济乐、南蛮乐、东夷乐——总共七部乐。这里说的第二件事是唐代建十部乐,不再把“西凉与清乐并”,而是直接分为燕乐、清乐、西凉、天竺、高丽、龟兹、安国、疏勒、高昌、康国等十部。不过,唐代十部乐和隋代七部乐一样,仍然是以汉族风格的音乐(“燕乐”、“清乐”等)为首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