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夕照偏坡寨


□ 游有鲲

  游有鲲 男,云南彝良人,曾任彝良县文体局副局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县政府办主任,现居昆明。
  
  位于角奎镇阿都村的偏坡寨,是我国无产阶级军事家罗炳辉将军的故里。1986年在那里修复的“罗炳辉故居”,已被列为“云南省第三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出于对罗炳辉将军极富传奇色彩的生平景仰,也出于对偏坡寨的好奇,几经周折后,我踏上了前往偏坡寨的路程。
  记得那天是下午两点多钟离开县城的。出县城沿彝(良)岔(河)公路顺洛泽河走了二三里,就在一路蝉鸣声中到了欧家小河。乱石中,一条小溪奔涌而出,哗哗地赴进了洛泽河的怀中。公路右边就是陡峭的阿都梁子。至今我也没弄清。这明明是一座相对高差近千米的大山,为什么人们要把它叫做“梁子”。偏坡寨就在这大山中。站在公路上如想要看到这“梁子”的顶峰,就是抬起头仰掉了头上的草帽,也是无法的。当我请同行的那位文物管理部门的伙伴指一指偏坡寨在什么位置时,他风趣地说:“想在这点看偏坡寨,你就是拿100倍的望远镜也找不到它的踪影。”
  再长的河也有源,再陡的山也有路;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山有多高路就有多高。去偏坡寨就是这样。它没有因为大山的阻隔而无路可寻;只是这条小路时而蜿蜒于田畴小溪,时而隐没于农舍村庄,时而穿林而过,时而侧身山涯之下。从欧家小河起,我们经河边,过麻园,入青枫林,过溜沙坡,绕桃子树……一路上气喘吁吁边走边停。要不是路旁那茂密的草木,田里那翻滚的麦浪,农舍那袅袅的炊烟让人满目清新心感惬意,这两个来小时的山路真不知怎样走完。
  山越爬越陡,路越走越窄,树木草丛也越显稀疏。当同行的伙伴提醒:过了这个梁子就到偏坡寨时,我那双沉沉的双脚才觉得轻快起来。
  到了偏坡寨才看到,偏坡寨实际无“寨”可言,只有几间农舍散落在一片山坡上。再看看四周莽莽苍苍的大山,除了农舍前那一块小院坝外,很难找到一块平地。罗炳辉故居,是一座滇东北农村典型的“长三间”房屋,一个屋顶一面墙,一道门进屋,中间为堂屋,左右两边各一间厢房。除了房前屋后那高大的挡土墙外,草顶、夯土墙、木板门、牛肋窗……这一切和眼前的大山一样真切,一样坦然。要不是门眉上那块写有“罗炳辉将军故居”字样的匾牌,很难让人将这间房屋和“军事家”一词联系起来。堂屋和两边的厢房将这座房屋均分为三,每间进深约两丈,开间三四米。从大门进去就是堂屋,里面陈列着罗炳辉将军在家时用过的桌凳等物。夯土印迹清晰的墙上,挂着一些反映他生平事迹的照片、图表。刚进屋时,我愕然了。这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军事家的故居?我的心久久难以平静。还是后来在面对那磅礴的大山,我看到那裸露的岩石,殷红的泥土,旺盛的草丛,我才感悟到:这没有刻意渲染,也不恣意张扬的罗炳辉故居,倒也同“无产阶级军事家”的称谓相吻合。试想,在那国破山河碎的年月,一天奔波在枪林弹雨中,谁会把心思放在兴家立业上?想到这些,我对这坦然的大山,坦然的房屋顿时肃然起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