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茶情·茶缘


□ 曹庆国

我的家乡谷城的山区、丘陵间,素来盛产质地优良的青茶。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父亲终身与茶为友,喝茶成为他毕生的爱好和快乐。
我是在茶香中长大的。四十得子,父亲对我格外疼爱。记得小时候,一丢下饭碗,父亲就赶忙抓来一把青茶,放在细瓷杯子里,轻轻倒上半杯开水,把头道滗掉,再倒上满杯开水,淡淡的清香便扑鼻而来。父亲意味深长地咂摸几口,等温度合适了端给我喝。不知不觉中我也爱上了青茶,父亲对此十分惬意,他自豪地对母亲说:“这才是我的儿子!并自言自语:有青茶作伴,心里就不会苦涩。
在那穷折腾的年代,舅舅因为心直口快被划成右派后,下放到薤山林场劳动改造。薤山海拔1099米,山上密林幽静,云缭雾绕;山腰茶园茂盛,茶树翠绿。薤山景色秀丽,空气清新,环境宜人,特别是夏季平均温度在13摄氏度—20摄氏度之间,素有“南中国避暑山庄”之称。随着西方传教士和社会名流来此避署,薤山的青茶也名闻遐迩。薤山的的清新和粗犷,薤山人的朴实和善良,使远离红尘的舅舅不仅找到了栖身之地,而且在对薤山青茶的一见钟情中找到了心灵的宁静和慰藉。谷雨一过,舅舅就风尘仆仆地给父亲送来刚出锅的新茶。父亲见到舅舅倍感欣慰,郎舅俩就着清苦年月里能端上桌的酒菜喝上几口。吃一口豆腐、豆芽,嘬一口酒,咂一口茶,沉重的心事伴随着茶香散去,他们又能用热情重新面对苦难的生活。
那年月尽管“左”得不近人情,天天“斗私批修”,但正直而善良的人们分外珍惜彼此之间的那份情义,在艰辛蹉跎中相互牵挂和鼓励,尽力地排解着生活的忧伤和苦闷。因为薤山的青茶,父亲对舅舅的距离进一步拉近,共同的喜好给他们增添了新的生活乐趣。细心的舅舅每年还预备两斤夏茶头,装在破茶瓶里,隔层放一块炭,挂在敞亮透风处,腊月里给父亲送来。这样,即使在年尾岁首,我们也能喝上鲜嫩如初、色香味俱佳的清茶。
随着工作和家庭压力的增加,父亲的茶瘾越来越大。泡茶时茶叶越来越多,差不多快有半杯子。头三道既酽且浓,香中有涩,甜中有苦。父亲就要这个口感,说酽茶能润肺提神助消化。他一天要泡三杯茶,早中晚各一次。
夏天,汗流浃背,酷热难耐,父亲就抓一把茶叶放上白糖泡着喝。无论再热再渴,只要喝上一杯,顿时就心旷神怡,气定神闲。后来我如法炮制,效果果然不错。
父亲常年走村串乡巡回放映,他喝遍了全县各个茶场的青茶。对于薤山、紫金、南河和五山等著名茶场的青茶,他能从条形、色泽、口感等方面说出它们的不同和特点。
饱经岁月的沦桑和人生的酸甜苦辣,父亲的迟暮之年说来就来了。他相继把儿女们送到社会,送上他们自己的轨迹。他不愿打扰和拖累他们,和母亲相依相偎静度晚年。年岁不饶人,支气管炎、高血压、心脏病,迫使他放下酒杯,慢慢地烟也基本戒了。喝茶成了他唯一的嗜好,只是不再喝酽茶了。早已平反并落实政策的舅舅不时来看看他,舅舅这时也只剩喝茶的嗜好了。郎舅俩泡上两杯青茶,张望着漂荡的茶叶,小口咂着,往事如烟,青茶唤起了他们太多的回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