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俄博,7月26日的四段史实(散文)


□ 马步升

  俄博就是敖包,是敖包在不同地方不同发音之一种。俄博在甘青两省交界祁连山中段扁都口南端。多年来,我在许多地方见过无数的敖包,唯有在这个以敖包命名的俄博,没见过有什么敖包。这里应该是有一座敖包的,作为自古以来,漫长祁连山中段乃至东段上千里地界的最主要的通道,是应该有一座敖包指示方向的。俄博扼守在扁都口的冲要之地。扁都口古称为大斗拔谷,商家必走,兵家必争,农牧业的天然分界线。30年来,我曾四走扁都口,四次流连俄博,可我不为经商,不为兵事,更不是为了操心农牧业,那里虽是要道,却是极偏僻之地,而我的人生本应该与那里毫无关系。

  也许是受到自己所修习的历史专业的蛊惑,当我在史书上读到隋炀帝当年巡幸河西走廊,接见27国使臣,召开史上首届万国会议时,走的是丝绸之路南线,也就是从今天兰州以南的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刘家峡和大河家两个渡口过黄河,辗转湟水河谷到西宁,然后北上,穿过大斗拔谷,直接进入河西走廊腹地张掖。这位身怀大才而又好大喜功的风流天子,是选择最热的六月份穿越大斗拔谷的。他没有料到,祁连山的天气骤变与他在中原理解的天气骤变全然不同,那可真正是六月飞雪啊。他虽有着天子的名号和尊贵,头顶的天却并不格外眷顾他这个儿子。随行的40万彪彪虎贲,一夜之间大半冻死在这条百里峡谷之中,后宫佳丽更是香冷玉寒,十不存二。

  夸张是文学的本性,实录是史家最重要的品格,难道古代的史家已经开始戏说历史了?为了史学的尊严,我要实地看一看。

  暑假到了,我身穿这个季节内地年轻人习惯穿的衣服,踏上了前往旧时的大斗拔谷今天的扁都口的征程。西行千里到兰州,再西行400里到西宁,继续西行400里到青海湖北岸小镇哈尔盖。那时候,还不知道,不远处就是当时我国最为机密的地方之一,大杀器研究基地金银滩。举目向北,祁连山远远横亘,跟随在火车上认识的一位藏族男子,乘坐专门为祁连山南麓一家煤矿配备的专线小火车向草原深处而去。铁路到了尽头,随藏族男子在没有固定道路的草地上徒步几小时,今夜要在他家借宿。草原一望无际,一望无际不见人烟和牧群,原来牧民们赶着牧群去深山的夏季牧场了。偶尔见到的牧人都身穿很厚的衣服,这时,我才觉出了阵阵寒意。不巧的是,日近黄昏时,一阵急雨袭来,十几分钟后,雨停了,太阳重新破云而出。可是,气温因此骤降,偶尔遇到的牧民穿的是随身携带的皮袍,而我只有一件单衣。

  日落时分,到了藏族男子的家。他家是一座由三间泥巴平房组成的小院落,没有院墙,紧挨院落的是一片只有围栏的露天羊圈。他给我找出一袭皮袍,冻僵的身体眼看暖和了。第二天早起,在近旁的哈尔盖河畔骑马玩耍,而河边已经结冰了。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下意识裹紧身上的皮袍,要是只有单衣,怎么得了!流连三天,该走了。继续往北。地图上是有公路的,其实只有便道,当然也只有便车。我与这位藏族男子已结为朋友了。藏族朋友给我找了一辆去煤矿拉煤的卡车。皮袍还给主人,我站在车厢里,卡车在没有车路的草原上飞奔,冷风如刀,从前心直穿后心。下午时分,到了一家小煤窑,我要在这儿等待去河西走廊的便车。

  这是一家只有在反映旧中国煤矿工人悲惨生活的影片中才可看见的小煤窑,大约是私人或牧民点私开的,距离通铁路的国营大煤矿有数十公里之遥。一个个矿工像是一块块黑炭,拉着煤车从一口半人高的窑口爬进爬出。煤窑边只有一家帐篷小卖部,里面只有劣质香烟、饼干、兰州啤酒、格瓦斯、火柴这几种商品。矿区平时只有我一个闲人,煤矿工人从煤窑出来后,都穿上了肮脏而厚重的棉衣,他们随便在旁边的水坑洗一把脸开始吃饭。他们的头脸上仍是厚厚的煤灰,他们的眼睛像是在一整块煤炭上掏出的两个圆坑。他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怪怪的。我只有单衣,我借宿在一间废弃已久四处漏风的平房里,只有一张木板床,没有被褥。早晚的天气与内地初冬一般寒冷,山区气候无常,莫名其妙飘洒一阵雨雪,莫名其妙太阳又出来了。那几天,我对阳光的感情达到了人生的高点,我甚至幻想过,这里要是突然变成南北极的永昼多好。我靠这些食物维持了八天,终于等到一辆去河西走廊的卡车。

  这是一辆到草原卖菜的卡车。头天黄昏来到煤矿,剩下的菜是给一个牧民点的,第二天一大早,他要返回河西走廊。矿上还有一个女人,大约三十出头,眉眼还残存着曾经的亮丽。她是专门给矿工做饭的,河北人。她指着我,对那位卖菜的卡车司机说,明天把这个学生娃带出山去。司机说,天不亮我就要出发,我可不等人。我感激涕零,一晚上没咋睡觉,也冻得睡不着。凌晨四点,我便来到便道旁。不远处就是牧民夏季牧场的帐篷,一顶帐篷边差不多都有一只藏獒守护,一只只藏獒仿佛找到了事由,有事没事都要朝我这里吼几声,有几只藏獒甚至巡行到我的身旁。我吓得大气也不敢出,摆出一副模范良民的姿态,好在藏獒也认可我确实是良民。昨夜又下雪了,草地邦硬,脚下咔嚓有声,和自己差不多已经冻硬的腿脚争相唱和。一直等到旭日东升,还不见卡车的影子,我怀疑人家是不是早走了。前几日,眼看去不了河西走廊了,打算返回青海湖边,搭乘过往的火车汽车,原路返回西宁的。这里只有去草原深处各牧民定居点的拉煤卡车。去河西走廊是唯一的选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在俄博,7月26日的四段史实(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