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朵红云在大路上飘舞(小小说,外二篇)


□ 马树权

  文 马树权

  俗话说:“同行是冤家。”我们市政与环卫不是同行,可怎么能成为冤家呢?

  在同一条道上千活,如果“只扫自家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就会藤蔓纠结。我们市政修完路后,如果把碎石沙土往道边一扬,环卫工人就会叫苦连天。如果环卫工人以牙还牙,一股脑儿地把它扫进雨水井里,日积月累,下水道就会得“肠梗阻”,我们市政掏挖工就惨了。尤其到了夏季,掏挖时,臭气熏天,恨不得把鼻子堵上!

  有一天,我在中山路修道。修完后,我把一些碎石沙土撮到道边,正欲扬长而去时,突听背后一声炸雷:“站住,想找便宜?赶快把它撮走,你们吃腥嘴了,没门!”

  嗬,尖嗓门,像锋利的钢刀直刺我的耳眼。我回头一看,哟,果然是“美丽的心灵”——环卫女工。这是当时一首流行歌曲对她们的昵称。看她脸蛋儿,细皮嫩肉,白里透红,顶多20岁。听说她刚从城建中专毕业,主动申请当环卫工人。

  当时,大多环卫女工都围着白色布头巾,而她却与众不同,围着鲜红的纱头巾。我们市政小伙子调侃她是“边外兔子隔路种”。

  “哟,老姊妹,”我嬉皮笑脸说,“朱逢博唱《美丽的心灵》可不是这个味儿。”

  “味儿怎么啦?”

  “想吓死哥们?”

  “怕吓,以后别耍滑偷懒找便宜!”

  我心知肚明,自知理亏,让人家抓住了小辫子。但我瘦驴拉硬屎不肯掉架,梗着小脖子又胡搅蛮缠起来。

  “白洁,不稀理他,咱们走吧。”一位中年女工拽着她的胳膊说。

  “不行!不惯他毛病!”白洁甩开同伴的手,两手卡着腰,金刚怒目。哎呀,我的妈,小丫头片子,锥锥的厉害,哥们今天算是遇上吃生米的人,要想当面赖就甭想了。于是我借口去“1号”方便,便鞋底抹油,溜之乎也。

  后来听说,那天她在路上好顿蹦,如果叫她逮住,非把我吃了不可。打那以后,我时刻提防她,心想,她肯定要报复,她那大扫帚乱抡一气,也够哥们喘的。

  盛夏的一天中午,太阳像个大火球,仿佛空气一点火就能燃烧。我坐在大树浓荫下乘凉,依然大汗淋漓。我这一坐,屁股下一个坑,再不想起来。正在我昏昏欲睡时,突然听到了《美丽的心灵》这优美歌声。我抬头一看,前面飘来了一朵红云——白洁边唱边挥舞着大扫帚,向雨水井方向扫去。我的眼睛蓦然一亮,屁股像安上弹簧腾地跳起来,躲到大树后,像侦察员一样,观察“敌情”。有了这个意外发现,我乐得心都炸开了,那叫一个眉飞色舞啊,那叫一个踌躇满志啊,那叫一个两眼放光啊……如果白洁把垃圾扫进雨水井里,我就当场抓她个“现行”,我手中也攥住她的小辫子,扯平了,叫她往后别蹦达,以解除我的心头之患。

  然而竟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她扫到雨水井前立马站住,往回扫成一堆后,装进垃圾车里。我顿感扫兴,继而觉得脸上发热。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哪像个爷们?此刻,我感到无地自容。 这时,突然刮起一股风,把像蝴蝶似的一张废纸刮飞。白洁旋即挥动大扫帚捕捉“蝴蝶”,不曾想,那“蝴蝶”一头栽进雨水井里。她把扫帚放下,弯下腰,往上掀雨水井的篦盖。我再也沉不住气了,“嗖”地跑了过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