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千秋古柏翠云廊


□ 朱一平

对古树的向往是由于没有亲眼看见过古树;对原始森林的向往,也是因为没有亲眼看见过原始森林。
从我的眼睛可以区别大树、小树时,我就非常向往巨大的古树和庞大的原始森林。既然没有看见过它们,怎么会就这般心心念念呢?这样的情结最先来源于散文小说,那些对森林的描写总是用“莽莽苍苍”!“古木参天”!“几人合抱”!“遮天避日”等巨无霸等级的形容词;后来是在电影和电视剧里的那些镜头——更多的是在外国电影电视里,我看见了形容词里的那些原始森林和参天大树!我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景仰!我有一种莫名的激动!我内心涌动着一种渴望——我一定要亲自穿越亲眼看看亲手触摸它们。
所以,每当有人给我说起或从报刊、电视新闻中得知哪里有原始森林时,我总是尽量亲自前去踏勘,无论有多远多偏僻。我到过重庆武隆的白马山、黔江的武陵山、石柱的大风堡……还有些名山大川如黄山、长白山、张家界等等,但都没有看到我想象中的壮观场景。
邀我去武隆白马山的是当地人,他对我说,白马山上有几百年的珍稀树木,属于原始森林。我立马就坐长途汽车去了。当地人开着吉普车奔驰了一天,我们终于到达了白马山,护林员带着我们深入密林,但没有看到想看到的。我问当地人:你说这是原始森林,怎么都是些胳膊大腿样粗的树呀?他说你看这些胳膊粗的是杜鹃花哟!你看见过长成树的杜鹃吗?我摇摇头。他得意地说,杜鹃能长成几人高的树需要几百年呢?而且这是野生的,并且这山土地贫瘠。我对杜鹃花树们多看了几眼,想象它们在春天盛开时映红山野的灿烂!我们又穿过一个山包,当地人让我见识了自生自长了几百年的银杉之类的珍稀树木,也许是土地太贫瘠,这些顽强地经历了好几世纪风雨的树木,我一人就可以轻松拥抱。而且,在白马山我走了一天,都没有看到我想象中的大树。当地人说,密林深处有大树,但又说路难走,一天回不来。然后又说,白马山上的树大部分都有百年以上的树龄,而且是野生的,言下之意:这不是原始森林是什么!我想想也是啊,这些无人类呵护的自然之子,栉风沐雨几百年,虽然没有长到我期待的周长和高度,但我就应该不承认和尊敬它们么?
那么多长是古老?何种状态是原始?
最有意思的是很多很多年前到吉林的长白山。坐在火车上就仿佛听见“顺山倒哟”的伐木号子声!以为长白山上古树森森,狮虎成群。来到长白山才惊讶地发现几乎没有一棵树——原来是座喷发后的火山。在乱石和灰土组成的长白山爬呀爬,真的不知该看什么?那时没有什么宣传的小册子,对旅游对象一无所知。好在爬到山顶后,看到了碧蓝的天池——在火山口!有水的地方就有生命,那里芳草萋萋野花朵朵,而且天池的一半好像是属于朝鲜,而且环抱一弘天池的是一座座积雪的山峰!真是大自然的奇迹!那时正值盛夏!
下了长白山我看到了百年以上高龄的红杆美人松,也看见了不合我意的原始森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