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旧物市场与玩家


□ 柳 萌

北京的旧物市场有几个,不详。如今最负胜名的,除了老牌琉璃厂,新的当属潘家园。琉璃厂以买卖古董字画古籍传名,这早已经被世人所知和公认,我年轻时逛琉璃厂主要是淘一些旧书。这潘家园旧物市场的买卖,似乎更为广泛更为庞杂,去逛的人也就比琉璃厂要多得多。时常听玩古旧物的人谈论它。
潘家园旧物市场在南城,距我居住的北城太远,至今不曾光顾过那里。不过听说这家旧物市场已经很久,主要是得助于一些人淘金的故事,其中青年学者李辉先生,淘到戏剧家杜高先生档案的事,在文学界流传得最为广泛和生动。后来李辉写出《一纸苍凉——杜高档案原始文本》一书,杜高写出《又见昨天》一书,这二位都是我的文友,书出版都曾赠送给我,这就越发让我对潘家园市场有了印象。可是这潘家园旧货市场,究竟都买卖些什么旧物,在我的心中一直是个谜。
有天一位朋友告诉我说,他去逛潘家园旧货市场,发现我写的一封信,说卖家要卖多少多少钱,问我要不要买回来留下。我听后不禁哈哈大笑,说:“你还真把我当成个人物啦,我从来未看重过自己,这种信如果真值钱,我就再写几封去卖好啦,然后咱们去吃烤鸭。”这件事他一说我一听,连去看看的想法都没有,我以为就算过去了。时隔不久的一天下午,邻居于润琦先生来访,他说他买来我的一封信,特意来送给我做纪念。润琦是现代文学馆研究员,是一位专攻明清小说的学者,业余时间还研究北京民俗,有好几本相关专著出版。他的职业和爱好,断定他要去淘旧物,自然成了潘家园古旧市场常客。前不久他去潘家园淘书,恰巧发现了我这封信,就特意买回来赠送给我。既然买回来了,就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感谢润琦。
我拿过来一看,的确是我的信。这是20世纪70年代末,我的“右派”问题还未改正,从流放地内蒙古返京后,正在《工人日报》文艺部打工,给《新观察》杂志主编戈扬女士写的信,谈论我调入《新观察》工作的事,不知如何流落到社会上去了。
信的内容是:“……您好。知您身体欠安,不便打扰,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办的,请您尽管说。我找过杨犁同志,同他聊了聊,只要户口解决了,我的愿望也就有可能实现。我在民政部找了一个吃劲的人,只要人家真心全意给办,还是能办成的。有了准备(确)消息,我再找杨(犁)、张(凤珠)二位同志,您不必再为我分神了。十日,我去天津,探亲和过节,拟本月底回来。您天津有事,可写信……”如果做为名人书信来看,这位主编自然是位名人,我的这封信是沾了她的光。但是我觉得这封信如果有价值,绝对不在这封信的本身,而是从这封信里可以看出来,当时回来的“右派”在出路上,他们显出的无奈和焦虑,给研究这个时期的政治状况,提供了一个具体的实际例证。除此再无什么实际意义。对于我个人来说,于润琦先生的赠送,使我们的友谊增加了色彩。仅此而已。
令我奇怪的是,润琦先生把这封信买回来,交到我手里相隔半年,拍卖市场又拍卖这封信,从信表面上看毫无二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普通人写的普通信,在拍卖市场玩游戏,让从不逛旧物市场的我,开始有了一点神秘感。甚至于产生某种警惕,认为这旧货市场角落,说不定隐藏着难测陷阱,稍不注意就会掉进去。没有起码收藏知识的人,没有对旧物市场了解的人,看来还是不踏足为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