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火箭来了!快躲!


在-5℃的寒夜里,10万仁怀人逃离家门,躲避即将从天而降的火箭。这看似不寻常的举动,却成了他们生活的常态,而突然其来的火箭,也给波澜不惊的小山村带来狂欢的气息。
  
  躲避
  
  “火箭来了!”
  九仓镇仁和村向阳组组长王宗刚,深一脚浅一脚,走家串户传递着这条重要信息。
  再过几小时,北京时间1月17日零点左右,川贵两省交界处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将发射一枚“长征三号丙”运载火箭,把中国第三颗北斗导航卫星送入太空。贵州省遵义仁怀市包括九仓、龙井在内的四个乡镇,成为这次火箭助推器残骸的理论落区。
  最短的时间内,疏散命令下达到了中国庞大行政体系的最末稍。向阳组组长王宗刚所作的工作,就是动员本组全部村民,在火箭发射前半小时,必须离开建筑物,撤离到空旷地带。
  事实上,半个月前,遵义市就开始了撤离动员。一份逐级下发的疏散责任通知,早已张贴到九仓镇公共社区每一个角落。在龙井和九仓的主要街道上,在“踊跃报名参军接受祖国挑选”、“谁要火烧山林就让他把牢底坐穿”等颇具乡镇风情的标语旁,“坚决执行好07-38任务,保障群众生命安全”的大红标语也高高悬挂了起来。
  这里的孩子都会告诉你,“07-38”,就是这次火箭残骸回收任务的代号。以遵义市各级人防和人武部门为主组建的指挥部,早些时候在九仓镇中学誓师成立。领导们立了责任状,要保证落区无一人伤亡。镇上的宣传车在街道上巡视,喇叭高声宣讲。村民被告知,如果没有按时撤离房屋,出现意外伤亡后果自负。来自仁怀市人防部门的统计,当地被列为理论落区的4个乡镇,需要疏散人员10万余人。
  1月16日晚上的九仓,气温逼近-5℃。晚饭刚过,镇上的大人们就领着孩子,一起朝空旷的山野走去,原本热闹的街市很快变得空荡。村民的反应还十分沉着,毕竟不是第一次迎接火箭光临。在遵义市人防办交通战备科科长贤天喜的记忆中,1990年遵义开始承担落区工作之后,火箭少说有十几回落在本地了,村民对“躲火箭”的日子已经习以为常。
  对于整个贵州而言,头上掉火箭的历史也持续了30多年。1975年11月26日,中国首次用“长征2号”火箭发射的第一颗返回式卫星残骸,3天后落在贵州省营盘;1995年,火箭残骸坠落贵州福泉市谷汪乡,削掉了一头耕牛的鼻子;1996年7月,“长征3号”火箭发射“亚太1号A”通信卫星,一级火箭残骸落在贵州瓮安与余庆交界的瓮脚村,一些民房被震裂;2007年10月24日,“长征三号甲”运载火箭将“嫦娥一号”送入太空,残骸坠落在福泉市道坪镇苹果组一块包谷地里。
  贵州省人防办主任江建民说,火箭残骸落区任务涉及贵州7市19个县,近200万居住人口,落区面积约4000多平方公里。20年来,贵州省落区先后完成51次助推器、一级火箭残骸和磁记录仪的回收任务。
  大约在4年前,向阳组组员谢明书随着看热闹的人群,涌到田间,看到了一具从天而降的庞大金属躯壳,就像白色的粗烟囱,歪歪斜斜扎在田地里,上面写着“中国航天”。那是谢明书头一回近距离看到火箭残骸,除了刺鼻的臭味,并没有特别的印象。
  现在只有40岁的谢明书,已经有了5个孩子。除了外出广东打工的大儿子,其余四个都是女儿。山区自然条件不好,大多数年轻人都在广东、福建和浙江打工,留守的多是老弱病残。谢明书拥有一辆摩托,这是山区实用的交通工具。作为一个摩的手,生活就是在大山里迎来送往,以此挣得供养4个女儿的开销。在龙井的街市上支起摩托默默等客的时候,他望着北面的西昌,常常好奇为什么火箭喜欢这个偏僻的山村。
分享:
 
更多关于“火箭来了!快躲!”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