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桂河,沉痛与轻快


□ 金 辉

3月26日下午,我们驱车前往泰缅边境的桂河。越过热带雨林丛中的公路,进入桂河畔的小镇,在近郊,看到路旁有两种不同风格的陵园。一种是平整草地上排列整齐的方形斜躺式墓碑与十字架,另一种是小山包上层层环立的圆拱式坟丘加直立墓碑。显然,它们分别属于欧洲与亚洲的亡灵。导游为了吸引游客,故弄玄虚说:“请大家注意看左边的‘夜总会’啦 !每到夜晚,这里就会有亚洲人和欧洲人的合唱……”待到不明究里的游客惊问何故,他才会告诉你:这是亡灵在“唱歌”。因为东南亚华人多是从中国南方移民出去的,迷信与风水的禁忌一直在他们中传承着,忌讳说“死”、“鬼”这样的字眼,便把公墓称为“夜总会”。
原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日本侵略军为了攻占中国的云南及邻近的东南亚国家,在泰国与缅甸边境修建了泰缅铁路,向战场输送军需物资;与之相对应的,是盟军与中国合作修建滇缅公路。这两条运输线,是关系到战争胜负的生死线。
我对二战双方的这段历史有所了解,对此时此地“夜总会”这种说法有点反感,它把一个沉痛的话题粉饰得貌似轻快,就显出不伦不类的滑稽了。
当年日本侵略军为了修建这条铁路,特别是连通两岸的桂河大桥,掳掠了数十万中国与盟军的俘虏和劳工,武装监押他们开山凿石、涉水建桥,累死、饿死的人不在少数。还有更叫人揪心的事:盟军明知在沿线修路、架桥的是其同盟国的战俘与劳工,也不得不频繁地出动飞机沿线轰炸,尤其在桂河大桥这个卡脖子咽喉地带,扔下的炸弹更是不计其数!只有这样,才能延缓修路架桥的进度,破坏已建工程,减少日军运往前线的更多的枪炮炸弹,减少中国人及盟军的更大数量的死亡!这是一条残酷的战争运算式,以局部的少数的牺牲,避免全局的更多的牺牲。据了解,执行这一特殊轰炸任务的,就是以“飞虎队”著称的陈纳德将军率领的美国空军17大队,当时的驻地在中国广西桂林附近。我曾看过一部中央电视台播映的“飞虎队”纪录片,陈纳德和他的战友们为帮助中国抗战立下过汗马功劳,在大西南崇山峻岭地面交通不便的战区,空运部队和军需物资,迎击日本战机,轰炸日军军事目标……也许是出于“为尊者讳”的善良心态,纪录片中对这段特殊任务,却没有正面反映。我想,制片者的这种心态可以理解;“飞虎队”官兵们当时的心境同样也可以理解。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定律,不得已为之,也不得不为之!
这条铁路是日本侵略者租借泰国土地修建的,因泰国是信仰小乘佛教的国度,历来是中立国,从未沦为殖民地,迫于日本的强权,为了“明哲保身”,不得不租让土地。就在我们这次旅行期间,美英联军攻打伊拉克,泰国出于同样的目的,率先宣布与伊拉克断交。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弱小的发展中国家,泰国在外交上的一贯立场……
佛教的教义慈悲为本,普济众生,更不允许杀生,可是这儿却演变成了一条“死亡铁路”!在桂河大桥头的铁轨两侧,各竖有一个红黑两色的炸弹模型,东侧还竖有一尊方柱铜碑,柱上斜躺着一块铜铸的地形图,刻画着桂河大桥周边的山脉河流和这条“死亡铁路”。图的右上角,赫然横列着日军征用各国俘虏和劳工数、死亡数:......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