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鲸》:麦尔维护生态观的流露


□ 陈 亮

  摘 要:作为美国19世纪浪漫主义作家,麦尔维尔的《白鲸》在生态批评还没有萌芽的时候,就通过象征的手法,提出了具有前瞻性的和谐自然观,这一自然观在今天仍具有深刻的启示意义。
  关键词:《白鲸》; 象征主义; 自然观
  中图分类号:I 712.07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08-273(2008)02-0011-04
  
  《白鲸》(Moby Dick)是美国小说家赫尔曼•麦尔维尔的代表作,于1851年发表问世。直到20世纪初,该书才得到足够的重视,并且被评论界公认为是19世纪伟大的杰作,甚至是19世纪文学的巅峰之作。众多学者相继从神学、文学、哲学、伦理学、人类学、心理学等不同角度对《白鲸》的象征意义和主题进行了探讨。在当今世界,文学越来越关注生态环境的大前提下,麦尔维尔的《白鲸》被当作重审生态文学的文本,其中蕴含的具有前瞻性的自然观仍受到为数不少的批评家和读者的青睐。只可惜,由于“超前”地表现了20世纪现代主义小说的 “现代性”因素,勾勒了一幅非理性的、无序的世界图景,该小说在当时没有得到正沉浸在工业文明和科学技术带来的物质繁荣之中的西方人的重视。事实上,就是在20世纪20年代以后,当美国乃至整个西方开始恢复对麦尔维尔的兴趣并把他的《白鲸》奉为世界名著的时候,也很少有人注意到小说中所蕴含的深刻的生态伦理思想。
  在《白鲸》里,麦尔维尔下笔如椽,旁征博引,对鲸类王国作了巨细无遗的介绍,气势恢宏地讲述了这个故事,捕鲸船“裴廓德”号的船长亚哈带领他的船员疯狂地在浩瀚无垠的大海上捕杀一条毁了他一条腿的大白鲸,即莫比•迪克。经过长时间的追寻,他们终于同白鲸相遇。亚哈和他的水手与白鲸殊死决斗,连续激战三天,但并没有征服它。在最后关头,白鲸孤注一掷,将捕鲸船连船带人拖入海水深处,最终船沉鲸亡,只有讲述者伊希梅尔生还来讲述这场悲壮的大决战。正如一些批评家所指出的那样,白鲸是自然的象征。它具有坚强独特的生命力之罕见的品质,胸怀博大之罕见的品质;它无处不在,逍遥自在,只求保卫自己及同伴的生存权,从不滥杀无辜,即使在最后被穷追猛打的时候,它也总想设法避免与人交锋。小说中的亚哈船长则象征企图征服自然乃至整个宇宙的人类。他是麦尔维尔塑造出来的一个爱默生似的自立的形象,在追杀白鲸的过程中从自立走向极端,变成了偏执狂,最后把捕鲸船和几乎所有的船员带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在《白鲸》里,麦尔维尔成功地用象征的艺术手法向我们警示:人对自然的盲目的、无情的征服、掠夺将最终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象征手法一向是19世纪浪漫主义文学的一大特征,麦尔维尔在《白鲸》中所运用的象征手法堪称精湛,使得其作品内涵深邃而且富有哲思。就作品中蕴含的自然生态观而言,不少批评家把《白鲸》看作是一部反生态的作品。认为麦尔维尔尽管赞叹白鲸“惊人的力量”和“令人惊骇的美感”[1] 723,但这样做最终是为了赞美亚哈以征服自然来弘扬人的尊严和力量,具有人类中心主义的思想倾向。正如加拿大著名作家玛格莉特•阿特伍德(M•Atwood)从生态文学的角度重审《白鲸》的意义时声称:“美国文学的动物故事都是狩猎故事,其兴趣集中在狩猎者身上。像《白鲸》里的鲸鱼……所有这些及其他一切动物都被赋予魔力般的象征性质。它们就是大自然、就是神秘、就是挑战、就是异己力量、就是拓荒者所能面临的一切。猎人同它们进行斗争,以杀戮的手段征服它们摄取它们的魔力,包括它们的能量、暴力和野性。这样猎人便战胜了大自然,从而强大起来。美国的动物小说是求索小说……从狩猎者的角度而不是从动物的角度来说,它们是成功的。它们是对美国帝国主义心理特征的一种评论。……成功的程度以人的需要为标准……你可以看出《白鲸》如果由白鲸自己来讲述,角度将会大不相同(那个陌生人为什么拿着鱼叉追逐我?) ……在这里我们为鲸鱼而悲伤而不为捕鲸者难过”。[3]这种认为《白鲸》具有人类中心主义思想倾向的说法不免有失偏颇。在《白鲸》里,无论是对捕鲸业的记叙,还是对大海的赞美,或者对以亚哈为船长的“裴廓德”号与白鲸莫比•迪克的殊死决斗的宏大场面的描写,麦尔维尔通过象征手法,处处都警醒人们:人与自然要和谐共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英语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英语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