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赢者的权利(短篇小说)


□ 王秀梅

  一对夫妻在玩打赌的游戏,夫妻之间的感情可以赌吗?婚姻生活可以赌吗?玩笑过头必将给夫妻中的一方留下暗影。那会是谁呢?

  夏天,我家露台花池里结出几个状似西红柿的小果子,我告诉妻子李维,她问是不是我种的。我说它自己长出来的,李维不相信。因为我家住顶楼,露台在阁楼外面,上面安了红外感应报警器,哪怕一只蝴蝶飞进栏杆来赏花,只要碰上红外线,报警器就会呜里哇啦乱叫唤,更别提人了。

  不是我,不是李维,显然也不会有邻居或是谁跑到我家露台帮忙种上一棵西红柿,人为因素被排除。这样,理所当然地我就想到了风。一定是风从别处刮来一粒种子,落在我家花池里,它按照命运指引,以此为家,生根发芽。几天后,一场夜雨,枝茎倒伏,茎节上的不定根竟然触地生长,分出另外几株小苗来,气势压过花池里的马路天使和虞美人,有占山为王的派头。

  我妻子李维平时很少到阁楼上来,她充分尊重我对孤独的需求。我们只在需要过某生活的时候,我才会到楼下她的卧室里光顾一下,平时大多呆在阁楼上。那里有我的工作室和起居室,露台则是我散步和抽烟的空中街道。在西红柿爆发出极强的分枝能力后不久,我妻子李维应我反复邀请,终于踩着木质楼梯登上阁楼,来到露台,鉴赏了我对她描绘的那一片西红柿。

  李维的鉴赏和鉴别结论是:我所说的那些浆果只是貌似西红柿而已,至于它们究竟是不是西红柿,很难说。

  对于这个鉴别结论我虽有疑惑,却没有足够的能力反驳,因为平时毕竟是我妻子李维在干着光顾菜场和炒菜做饭的事情,而且她出身农村,对西红柿的了解显然超过我。

  我妻子李维鉴赏完还提醒我:出于安全考虑,在没搞清这些浆果是不是西红柿之前,最好不要尝试它们的味道。

  但我认为没那么严重。多年之前,在新泽西州一个小镇上,美国上校罗伯特种出了从欧洲带回的西红柿,却被视为毒果,没人敢吃。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罗伯特正午12点打扮停当,面对全镇几千名居民当众吃掉十个西红柿。现在已经不是罗伯特的年代,四千年的中国农耕文明发展到今天,在城市土壤里出现不明毒果的可能性恐怕是不存在的。

  李维下楼以后我摘下两个西红柿——或许现在应该暂且称其为不明果实——在水龙头底下洗了洗,然后就着露台的灯光把它们仔细地看了看,怎么看都觉得它们就是小西红柿。这时候李维在楼下打电话上来,叮嘱我一定不要有贸然之举,她说她断定那东西不是西红柿,要是我不相信,她可以跟我打赌。

  我和李维喜欢用打赌的方式给生活中的一些难题暂时下个结论。起初赌注很简单俗常,比如一百块钱、一顿饭、一样家务活、一件衣服、一次性生活。后来,由于频繁打赌,那些俗常的赌注很快就用遍了,我们两人又都不愿重复过去,就造成有一段时间江郎才尽,没赌可打。当然,这难不倒我们,有次在一个朋友聚会上,我们下了一个全新的赌注,结果我输了,当夜,我妻子李维跟着一个男的走了。第二天早上她从永和豆浆店买了油条豆浆回家,我们若无其事地吃完早饭,都没提头天晚上的事。虽然头天晚上的赌注有些离谱是掺杂了酒精的因素,但我觉得还是应该秉承愿赌服输的原则。做人应当如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