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哉颐和(散文)


□ 李昌祥

  抬脚进入门庭深处,突兀地天开地阔,我的汗脸一下子给清风吹凉爽了,一下子品尝到了被怡人清风挟裹的舒畅。

  受够了南京的酷暑,以为北京在南京的北边,夏天不会多热的。到了北方才知晓,热天都是一样的难挨。也只有在这蓝色的昆明湖畔,我才享受到了北方的凉意,享受到了浩瀚湖面带来的浩荡清风。

  第一次游颐和园是2000年8月6号,《人民文学》编辑部举行笔会,邀我赴约与会的日子。我抽暇半日,第一次来到大名鼎鼎的颐和园。时光过去了十余年,我仍然记得昆明湖畔那别样的怡柔清风,回味得出,当时进园的各种感官触动。

  刚一见清冽的湖水,沿湖的柳阴,还真有些错觉,是不是自己还在玄武湖,抑或在西湖之滨?因为湖面同样泛着碧蓝的涟漪,同样一眼望不到边,同样地澄净如练。只是江南的三伏天,即便站在了河湖港汊边沿,吹脸的风也都是烫的。

  沿湖的依依垂柳,牵动了我的步伐。我开始尽享这一处避暑的好风光。

  花树簇拥的环湖走道,似曾相识。所设置的雕画走廊,绵延亮丽,古色古香,便觉得天下也只此一家了。这不一般的精湛技艺,我不能不欣慰,不能不欣赏这堪称中国能工巧匠的登峰造极的湖光艺术。

  我仔细辨认起回廊上的艺术布排来。这都是古典的画作,表现旧时人的景况。我叹服古人在传统文化方面的涵养,似乎信手拈来,却又匠心独运。一路观赏下来,我体会到了中国文明史的厚重。从亭廊向湖上展望,山的一端,楼阁塔台,高低错落,陈设有致。而水的一端,玉桥如带,贴水卧波,奇景多情。我率真起来,朝着扑入眼帘的桥孔,闲性浓郁地轻声数了起来,心情随着数字增加变得欢快曼妙,九,十,十一……二十四桥明月夜,那是扬州的桥。江南的桥,桥虽多孔却少,两三个桥孔也都是大跨度的。这儿的玉带桥,宁愿多些个孔洞,玲珑剔巧,紧俏缜密,不让粗犷的跨度扫了细腻的温柔,倒把人弄错觉了,这儿是北方吗?本该是江南水乡应有的细致与温存,在江南水网桥上,无踪可觅,却竟然在这北方。桥如玉带的柔情,像纤纤玉指浸入湖心,贴合着水面。如此一派轻柔的雅致,足足与水面嬉戏个够,真让我错觉回到南方的家了。想想南方的大拱桥,粗犷式的大跨度,横陈架设,野蛮地压着水面。即便在日出江花红胜火的西湖,郡亭枕上看潮头的白堤,那一堤一断桥,也还是一种凌驾的势态。这儿的桥却打破了人们的印象,连白堤都没绣出来的细腻在这儿全给绣了出来,一反野性的横陈,再现了水绿如蓝,胜似江南的柔情,尽情让圈圈孔孔,卧波缠绵,无休无止!我不能不为皇家第一园林,大派中的盈盈缜密,大气中的纤纤其巧,而叹为观止。

  流连忘返是必然的。正午的骄阳从头顶拉了下来,啊呀,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呀!优哉游哉的,刚驻足到万寿山巅,还来不及听万寿佛塔上风铃的响动,时已向晚。晚上的一轮讲座,刹住了我忘情的脚步,也只好往回赶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