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在埃及拜谒法老


□ 雷 达

  雷达
  著名作家、学者、评论家。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小说学会常务副会长、兰州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发表大量学术论文和理论评论文章及散文随笔。出版《小说艺术探胜》《文学活着》《思潮与文体——20世纪末小说观察》《缩略时代》《雷达散文》《雷达自选集》等著作近二十部。诸多论文被转载,产生广泛影响。论文《当前文学创作症候分析》获第四届鲁迅文学奖理论评论奖。
  
  近日得一机会去了埃及,从十二月二十三日到十二月三十一日,共九天,但往返都在迪拜转机,前后逗留近二十小时,实际在埃及的时间也就七天。
  二十三日晚八时半,乘国航CA941,飞行八个多小时,抵阿联酋之迪拜。机上人满为患,几乎没一个空位。先上来的人企图占座,准备睡大觉,等人上齐了,无不失望地各归各位。乘客基本都是国人,看上去都像去打工的,我惊奇于到中东地区的打工者何以如此之多。旁座是一中年女性,长春人,自言在科威特卖服装,收益还不错,但须时常回国进货。我说科威特人那么有钱,能看得上咱中国的服装?她说,中国货便宜,谁不喜欢便宜货,何况有些款式在科国也流行。我问你们的孩子呢,教育呢,她说只能放在国内。我说不能拿到绿卡之类吗,她说不可能。其间有一深目鹰鼻的男子不时从后舱跑过来看她一眼,就又走了。我问这是谁,答科威特人,一块做生意认识的。遂无言,各自斜倚睡去。
  迪拜是阿联酋第二大城,近年来名声鹊起,仅次于阿国首都阿布扎比。阿国约八万平方公里,比我们宁夏略大一点,由七个酋长国组成,除了迪拜,还有沙迦什么的,富得流油,或者说,因流油而骤富,平均每天有一点六亿美元进账,真是芝麻开门,财源滚滚。提起阿布扎比,言之者对其豪华和富丽无不称羡。而迪拜,却是一座以闪电般速度建设,用金钱堆塑起来的新城。它是亚非欧的一个咽喉要道,集散中心,以它为轴心,四小时之内,海湾诸国无不可达。其新航站楼设施高档,滚梯宽,大厅阔,不锈钢的巨柱甚是雄伟,听说还有真金包装的器具,我没看见。总的感觉是,不及我们首都机场三号航站楼那样心旷神怡,但用料之精良却在我们之上。听说还在造一座世界最大的新航空港。我们一下机,早有国航“接站人”候在那里。“接站人”大约是一种新职业,专门安排转机者的吃住行。他们在高喊,去喀土穆的跟我来,去科威特的排好队,去阿曼的往边上站,去开罗的取了行李跟我走。接我们的是位新疆姑娘,大学毕业,来自克拉玛依,我问她话,回答很迟慢。她已没了我们的新鲜感。
  迪拜全城近一百六十万人,百分之八十是外来者,分新旧城,一水之隔。新城摩天大楼鳞次栉比,多作哥特式建筑的冲天状,绵延不绝,新建清真寺的圆顶点缀其间,风格独异。这里被称为“世界建筑师的乐园”,有世界第一室内滑雪场,正在搞的还有水下酒店,硅谷,世界七大奇迹的复制等等,钱多得不知道怎么花。“迪拜塔”有多高没人知道,说是保密。著名的帆船酒店在人工岛边,七星级,仅参观门票就要一百美金;恰逢圣诞节前,不让参观,我们也省了,就是让参观我也不准备掏这钱。总统套房一晚一万八千美元,最低的房也得一千五百美元,听说有纯金马桶呢,不知道有没有纯金牙床?我看啊,拉不出还是拉不出,睡不着还是睡不着;睡着了,无论金床银床还是土炕都一样。难道在这里睡一晚能成仙?看一片白帆样的高楼在云雾中显隐,我不禁慨叹:人啊,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