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都是晨跑惹的祸


□ 童 杨

  这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要塞牙,放屁都会带屎。也许是流年不利吧,厄运降临到林生平头上,差点没把他的饭碗给敲掉。

  林生平是一名乡镇干部,在离城近三十公里的黄塘乡农机站上班。乡不大,人口不出一万,但民不“顺”,闹事者众;乡不富,是个连工资都很难准时足额兑现的“富”乡。为啥“富”字前面要加引号呢?皆因为乡领导对上对外汇报都说乡财政收入如何的好、村集体经济又如何翻番增长,其实是拆了东墙补西墙,补完西墙心发凉的穷乡。这就如一个穿着用华丽的纸糊的外套,里面尽是些陈旧破烂的内衣,极不相称。

  正月初九,这是新年里头一天到乡里上班。这头一天上班,按世俗礼仪的规矩,都要燃放鞭炮,开门纳吉,以此博个彩头,讨个喜心。于是,一下车,林生平便掏钱买了挂鞭炮,准备让它在宿舍里开花,希望能除去往年的晦气,炸出今年的好兆头。

  当林生平打开那近半个月没有进出的宿舍门,就被迎面扑来的一股阴冷之气袭击得连连“哈欠”。当下他就想,今后早晨一定要起来跑步锻炼身体,以根治这羸弱的体质。俗话说: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是啊,要想有钱就得当官,当不了官,也就意味着没钱。这“官”与“钱”似乎是成正比例的。林生平已是个四十多岁的人了,且又只有中专文凭,这当官肯定是没指望了,想要因此致富,更是白日做梦,妄想罢了。况且,当个“乡官”别指望能发财,每月工资能按时拿到就要念“阿弥陀佛”了。所以呀,目前最紧要也是最奢望的是有一副无病无灾、无痛无痒的好身板。身子骨好了,天塌下来也能顶它一会儿工夫,何须冒着贪污腐化、身败名裂之险去谋划钱财呢?况且,他在乡里早就有“弱智”的称誉。为啥呢?就是因为体弱多病,动不动就感冒发烧什么的,特别是冬、春,早晨起床第一件事是先穿衣服呢,还是先上厕所,就躺在床上那么一犹豫,鼻子就“稀里呼噜”地拉风箱,咋啦?感冒了!因为体质很弱,被同事们戏谑称之为“弱质”,进而衍化成“弱智”。就因为这“弱智”,大把大把地尽花钱吃药不说,还因为常请假的原因让乡领导和同事们说三道四,这是何等的痛苦和委屈。

  “劈里啪啦”,放完避邪祈福的鞭炮之后,林生平当下就下定决心,从明天早上开始要早早地起床跑步健身,争取年内摘了这顶含有歧义、让人不悦的“弱智”帽子,就像去年他挂包的黄地村摘掉贫困村的帽子一样。

  心里有事,无法安睡,像是屋檐边的一滴水珠,在那里左右游离摆动,无法落地为安一样。仿佛之中,有一个喊声,从深邃而幽远处传来,在他耳边游荡:“快起床跑步去啦!”

  就在这迷迷荡荡的呼唤声中,林生平猛然醒来。睁开眼定了定神,就拉亮床头灯,一看表,快六点了。他彻底醒了,钻出开着电热毯那热烘烘的被窝,迅速穿好昨天刚买的运动衣裤,套上运动鞋,刷完牙,便一头钻出宿舍。

  外头好冷,可以说是寒风凛冽。稍一迈步,就觉得有一股冰冷之风迎面刮来,刺棱棱地冲着脸部,擦过双颊,脸上顿觉如刀割一般的疼痛。天还只是微亮,可在野外厚重的霜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刷白,犹如涂上水泥漆的白墙,把整个天空和地面涂成白色,是那种惨白。天太冷,地好冻,林生平不由加快脚步,以期在运动中获得热量,抵御寒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