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血流之向


/ s) W! Y' @3 ~" {; k
% J  a# y0 M6 T5 `4 T
苏老印被小驴子搀出厢房的时候,阳光很美。几只灰色的雀儿在榕树上跳荡,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三姨太艺艺正神情贯注地看相公柳杞碾药。很美的阳光 喷射在艺艺身上,使她沐浴在一片辉煌里。柳杞坐在条凳上,双脚骑着铁轮轴儿,动作熟练地蹬来蹬去,碾磙随着柳杞的动作便使三姨太想入非非地红了脸。她烁烁 地睃了柳杞一眼,周身似荡起了炙热的烟雾,双目在迷蒙中显得悠远又淫荡。香香的草药气息从药碾中朝外散发,一开始在榕树下弥漫,然后又飘移到很远的地方, 又飘了回来,熏得吉昌大药店的老板禁不住咳了一声,艺艺和柳杞同时扭了脸。苏老印清楚地看到柳相公屁股下的条凳很紧张地响了一下。 0 \: u7 |5 U: h6 n' |
女佣柳妈捧来了草药,深褐色的药碗用草纸覆盖着。腾腾的热气从空隙里溢出,像一簇簇乳白色的薄雾,悄无声息地消融在阳光里。柳妈那皱纹条条的脸在那片 薄雾里就显得十分虚幻。她小心地穿过甬道旁的冬青树,像阴云般飘近苏老印,悄声说:“老爷,请用药!”
' |& S2 I  y6 L  “在院子外面怎能服药?”艺艺走 过来,对柳妈说,“药属阴不兴见天,这道理你怎么就忘了?” , S' x. D. `+ N9 u  g+ k
柳妈怔了一下,大梦初醒般“哎呀”了一声,面部上透出愧疚的惶惑。
  {/ q$ H. `1 v  “快放屋里去!”艺艺对小驴子说。 + V1 E# i* U$ D* e# L
小驴子接过药碗,下意识地“嘘”了一下,谨慎地望了望苏老印,转身朝屋里走去。
' J' a  Z. x: Q  苏老印微闭双目,阳光下显得虚脱又苍白。 青筋如虬般在他的双手上盘绕,像一条条僵死的绿色蚯蚓。褐色的寿斑已从脖颈中蔓延到面颊上,透出了不可挽救的死亡气息。几个人都不说话,空气凝固得令人窒息。 / n4 }7 M$ C2 m/ J6 ~0 u" n

柳杞又开始碾药,脚下响起金属撞击声在那个寂寞的午后显得单调又无聊。柳杞碾药的时候目光很飘忽。艺艺百无聊赖地随着柳杞的目光搜索着什么。那时候, 四姨太静竹也走出了卧房。丫环小染扶她坐上竹椅,她那隆起的大肚子就凸得像一座肉坟。绛紫色的旗袍撑得绷绷的,在阳光里闪跳着五颜六彩的光辉。四姨太望到 了这边的人,非常得意地笑了笑。苏老印突然睁开了双目。他的双目空洞又可怕,盯着四姨太隆起的腹部,像追赶一个早逝的记忆,许久许久才茫然地咂了一下嘴巴。
' Q4 o* d7 z4 V0 A  艺艺走出了那片“压抑”,绕过藕池 走了过去。艺艺苗条的身影穿过竹林间的小径款款地走向了四姨太。突然,一只猫从静竹的卧房里发出嘶叫声,惊得艺艺怔了一下。她头上有落叶飞下,地上一片金 黄。 / V2 v4 [: [, q
分享:
 
更多关于“血流之向”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