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冼阿芳的事


□ 鲍 十

鲍十,原名鲍玉学,1959年生,现为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广州文艺》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广东文学院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9年开始写作,在《当代》、《十月》、《花城》、《钟山》、《中国作家》等刊物发表作品二百余万字。作品被《小说选刊》、 《小说月报》、 《中华文学选刊》、《新华文摘》所转载,并被收入多种年度选本。

  一

   冼阿芳的事,大半都是生活中的琐事……

  冼阿芳是广州的“村”里人。这里所说的村,是指城中村。近些年,各地的城市都在扩大,有些原来位于城郊的村庄,陆续被扩进了城市的版图。城中村就是这么来的。在广州,比较著名的城中村是石牌村、杨箕村、猎德村等。就说石牌村吧,可能在全中国都有些名气的。我认识的一位作家,一度就住在那里,后来他写了一部小说,叫《石牌村的梦》,曾一时风行。小说写了几个从外地来到广州的女子,租住在石牌村。她们有的做文员,有的在超市收银,也有专吃青春饭的,总之五花八门。小说写了她们的辛苦、困厄、内心的挣扎。在作者笔下,这里是混乱的,拥挤的,处处都是“握手楼”、小档口、小食店、发屋,窄窄的巷子里人来人往,空气中弥漫着各种食物和烂菜叶的味道,充满了浓厚的饱含着欲望和企图的气息。读来甚有意味。

  冼阿芳的村叫上梅村。

  跟上述几个村不同,上梅村是近几年才被扩进来的。另外,这里与市中心的距离也要远一些,不像那几个村子那样“发达”。也没有那么多的握手楼,没有那么多的发屋和小食店。除了村子四周忽然间疯长起来的一些高楼,再就是通了几路公交,本身仿佛并没有多大的变化。祠堂还是先前的祠堂,街巷还是先前的街巷。街巷上走动的,也多半是原来的老街坊、老邻居。可实际上,变化还是有的。比方,几年前就开了一间连锁超市,规模虽不是很大,但也够气派了。此外就是街上陆续出现了一些外地人,大概是来广州打工的,可能也有做生意的,操着天南地北的口音,最初三五个人,接着几十个人,都在村里租了房子,一早一晚,便会看见他们匆忙的身影。不过,变化最大的,还是大家改变了生活方式。他们原本以种菜为生,现在不用种菜了。

  冼阿芳,现年五十一岁。她属于那种随处可见的人,就是说,很平常。长得有点儿男人相,主要是嘴巴比较大,说话的声音也像男人,粗粗的,颧骨也要比一般人的高,整个脸上,只有眼睛是好看的,大大的,即便现在看来,也是很有神采的。穿着也极其普通,若在夏天,就穿一条长裤,如果没有特别的活动,则只穿一双塑料拖鞋(像许多广东人那样)。据说她从未穿过裙子。尽管已经五十多岁,身体还很结实的,只是越来越瘦,几乎骨相毕露,肘部和手掌的关节都很突出,却显得很有力气。头发也早就花白了,她也懒得打理,不像有些人经常焗焗油什么的,她说没有用。“仲以为自己系后生女啊?又唔是去相睇,我先唔想乱咐洗钱呢……”她对儿女们说。这是地道的广州话,意思是,还把自己当少女啊?又不用去相亲,我才不想浪费那个钱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