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倾命之恋


□ 雪小禅

  一
  
  我那天看到的苏陌穿了一件黑色的耐克衫,平头,眼神干净,站在走廊上,看阳光。
  他看阳光的样子十分好看,个子高,背有些微驼。漫不经心的风格似一幅散淡的画。我路过时,他叫住我,哎,你能当我的模特吗?
  我当了他的模特,裸体的,一周之后,上了他的床。
  我们爱得太快了,干柴烈火。以至于在上床之后我才发现他有老婆。我们有一次上床时电话响了,他接了,转过头对我说,是我老婆。
  靠。我郁闷地点了一支爱喜烟,他买给我的,在萨拉伯尔吃饭时给我买的。我本来不喜欢吸烟,但是他说,你一定要吸烟,因为,你一脸风尘相,烟是最好的道具,而这样的女人,如果再读杜拉斯的小说,一定会有一种恐怖的美。
  那时,我上大三,被人说成是具有一种恐怖之美的女子。
  我做了他的情人,然后让他画,和他做爱,不花他的钱。
  我认为情人和二奶的最大区别是,情人不花男人的钱,而二奶,花男人的钱。
  在确定自己是情人的之后,我居然有一种崇高感。
  我家庭条件尚可,父母在小城中有一官半职,虽然不至于成为奢侈品的拥有者,可是,做人二奶,我倒不必。
  所以,在最初的时候,我认定这一定是爱情,所以,我似蛇一样缠上了他。
  在美术馆看美展时,我们正爱得如火如荼。我要去卫生间,让他陪着。他说,不能去,那是行为艺术。我说,我离不开你,他说,只三分钟,宝贝,我去洗个手。
  然后我们分头去了卫生间,五分钟之后我惊叫着出来,因为我的卫生间里进去了男人,我对男人说,流氓啊流氓。结果男人说,你他妈才流氓呢,这是男卫生间。
  我们一起冲了出来,我尖叫着冲向了他。他抱住我说,宝贝,我也是让人打了出来。
  爱昏了头的我们,上错了男女卫生间。
  那是我们最爱的时候,那时,我二十二岁,苏陌三十二岁,意气风发,斗志昂扬。他说,亲爱的,我要离婚,然后娶你。
  他说,你知道,我喜欢你的味道。
  我闻了闻我身上的味道,似乎没什么味道。可苏陌说,他低下头来的时候,能闻到我颈间的薄荷香。
  其实,我不过是喜欢用海飞丝而已。
  可他这句话的确很讨好,为此,我说,我会等你,一辈子。
  
  二
  
  我和苏陌在同城,距离不到二公里。
  所以,私会时我们只能逃离这个城市。
  一个月或两个月,我会消失一两天,然后奔赴另一个城市。他是以写生的名义,而我,是出差,或者说,休假。
  反正,我总有理由去赴他的约会。
  火车,是我最喜欢的交通工具。
  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一拨拨的风景倒过去。再过几个小时,我就能见到他了,他在房间里等待我,他会提前去。我的短信提示音响起的时候,是他在告诉我,他在干什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