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难凋谢的罂粟花


□ 李存葆




一九九九年初冬,身居京都的我,忽接家乡五莲一文友寄来的邮件,内有一书为《金瓶梅作者丁惟手考》,书中夹有一函云:由中国金瓶梅学会与五莲县政府联袂举办的第四届国际金瓶梅学术讨论会,日前在五莲召开,会上部分学者、专家经过大量举证,认定《金瓶梅》为《续金瓶梅}的作者丁耀亢之父丁惟宁所著。丁惟宁乃明嘉靖乙丑科进士,曾官至监察御史,后蒙冤罢职归乡赋闲。考证者认为,《金》书是丁惟宁在五莲九仙山下丁氏家族于明代石筑的别墅里写就的……
读罢此信,我惊奇得口舌打结,头顶不啻响了个炸雷。
二○○二年盛夏,我应山东临清市主要负责同志之邀,前去采风。刚至下榻处我印发现:放诸案头钓竟是一本《临清与金瓶梅》。前五莲赠书我阅后信疑难决,今临清书又以大半篇幅,考证出《金瓶梅)作者为谢榛。谢榛以诗名噪一时,是明代“后七子”的中坚人物。对《金》书作者的“谢棒说”,我早有耳闻,但读罢考证谢榛的多篇文章,亦难心悦诚服……
我知道,关于《金》书的作者,历来都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自清康熙年间有人提出“王世贞—说”,二百余年无人驳倒;直至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鲁迅、郑振铎、吴含等否定了“王世贞说”后,五十年代中期则有人提出“艺人集体创作说”;改革开放以来,关于《金》书作者的推测,又相继冒出“李开先说,”“贾三近说”、“屠隆说”、“王稚登说”等等,绽《金》书作者竟达到五十余泣!
这是一种极为奇特的文学现象。它既说明《金》书有着令人无法抵御的艺术魅力,又表明在“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当今,一股新的《金》书研究热,正在我国悄然兴起。
真正的文学作品,是作家用心灵的雨露乃至血汁浇灌出的花朵。这花朵并不遵循台然界荣枯绽谢的规律。普希金曾充满自信地宣称:“我的灵魂在百音交响的竖琴中,将比我的遗骸活得更长久,能逃避腐朽与灭亡。”这位俄罗斯旷世文豪告知我们,时间对文学艺术的筛选是极为严酷无情的。时间会陵一些没有色彩,没有光影,鄙陋、傲慢乃至用虚假的充沛精力写出的平庸之作,朝开暮谢,零落成尘;时间也常将一些“设文之体有常,变文之数无方(刘勰)”,“真文不媚时,甘受人弹戈(孔尚任)”的艺术奇葩,永不枯萎凋敞,散发着永恒的色彩与声响。
被清人张竹坡称作“天下第一奇书”的《金瓶梅》,就是一部无论历史如何变迁,时尚如何嬗变,都能给社会借镜,给世人以警示的不朽巨著。
《金瓶梅》成书不久,有缘得之一睹的文人墨客,即对其臧否有异,月旦不一。明“公安派”文学代表人物袁宏道,在仅得到半部手抄本“伏枕略观”罢,印盛赞《金》书“云霞满纸”。袁氏读得全本后,又称《金》书与《水浒》同为“逸典”。同时得到手抄本的大书画家董其昌则认为,《金》书为淫书,“坏人心术”,“决当焚之”。在与袁、董迥然不同的观点之间,东吴弄珠客为《金》书所写的序言,倒算得上不偏不倚,激浊扬清。弄珠客首先判定《金》书为“秽书”之后,便宕开一笔,云:“读《金瓶梅》而生怜悯心者,菩萨也;生畏惧心者,君子也;生喜欢心者,小人也;生效法心者,乃禽兽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