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读《阿尔萨斯》


□ 梁端春

  以前之所以对贾平凹留有印象,一是因《废都》,再就因《月迹》,《废都》没读过,读《月迹》也是四五年前的事了。现在回想起来,却依然能感觉到一种童趣之美,阴柔之美,与细腻之美,而且有扯不断的诗意萦绕于心间,让人浅浅地会心地笑。而贵刊今年第7期新发的贾平凹的《阿尔萨斯》,让我爱不释手,一读再读。
  初读《阿尔萨斯》时,便被阿尔萨斯所吸引了,那种少数民族人们身上所特有的未经打磨的个性魅力,真让我一见倾心,便再读,愈发喜爱阿尔萨斯了。同时开始想,作为小说,《阿尔萨斯》在说什么,本篇后有贵刊《阿尔萨斯》的责任编辑王童老师的《解读贾平凹》。少时读唐诗宋词,往往有爱而不能理解的感觉,便常常抱了厚厚的鉴赏类的唐诗宋词看,果然大好。如今读《阿尔萨斯》,想知《阿尔萨斯》的主旨,又有解读《阿尔萨斯》的文字,自是要读的。谁知读后,问题反倒出来了,王童老师说阿尔萨斯是一个野蛮的愚顽的残忍的弱者,为了自己卑鄙的目的得逞,往往会用无赖的手段,似乎对阿尔萨斯颇多微辞,与我的喜爱截然相反。为什么呢?我第三遍读《阿尔萨斯》,并将文中除信以外的阿尔萨斯的话全划下来,细细读。越读我对阿尔萨斯越是喜爱,并理解了他,对于他的一些过了的行为也有了感情上与理智上的支持。这一遍读焉,我发觉给我留有深刻印象的已不止阿尔萨斯一个了,还有管家,夫人,纳尼班达老爷,以及德鲁菲蒲和那个跟阿尔萨斯打架的梅特尔斯,而所有这一切加在一起,便将我的注意力拉到了贾平凹的文字艺术上了。那一段屠羊文字,残忍而精彩,卓然而出众;那几句打架文字,何其精彩!阿尔萨斯与梅特尔斯栩栩如生不说,合在一起还让我们看到了少数民族所特有的倔强的民族性格,而一书一拍一昏,不仅让阿尔萨斯发出了“老爷,你的书是多么有分量啊”的感慨,也让人觉得贾平凹的文字“是多么有分量柯!’’这一书一拍一昏,不仅符合人物的行动、性格,还道出了人物崇敬的敬仰的宗教般的感情。而整篇文字,写得是紧张而迂回,紧凑而又游刃有余,结尾处出人预料,道理却早已在有意无意中讲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给我的感觉,这篇小说颇具武侠小说的可读性,文字却运用·得极有讲究,值得玩味,所以使我一读就爱上了。转而重读,一次次的,才读出了许多文字环环相扣的讲究,多处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妙处。由此,我想通了通俗文学与纯文学的区别,所谓通俗文学,应是我读武侠小说时的感觉。读武侠小说时,我可以坐在位子上,一天不吃饭,都能看一天,中间若有看过的人来给我讲怎么怎么地精彩,我一定会揍他,并求他别讲。什么都知道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而纯文学,则应余香满9,值得、目味,经得起回味。于是,我又联想到了贵刊今年关于“寻找文学存在的理由”的讨论,我觉得,文学要想存在下去,一定要像《阿尔萨斯》似的,拿可读性吸引读者,拿文学上的艺术让读者回味。细节上要讲究,如“打架’’那样;情节上要让人过目不忘,并富创造性,如“屠羊”那样;最后一点,最为重要的是要有主旨,不能像武侠小说似的,一个不会武功的人一旦成了武林至尊,小说也就此结束了。要像《阿尔萨斯》那样,一个阿尔萨斯有人说他野蛮愚顽,对他颇多微辞,有人却截然相反地对他一见倾心,再见倾城,理解他并热爱他。......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Tags:阿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