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头女尸案


□ 于作润


清朝乾隆年间,怀仁城内有一所木匠作坊,木匠孙贵为人厚道,手艺精良。经邻居撮合,他与本城美貌姑娘李月仙结为夫妻。李月仙自恃貌美,过门没多久,便整日价冲着孙贵撒娇气,发刁火。这天,为了一点小事,小两口又吵闹起来,那月仙竟在孙贵脸上抓了五道血印子,孙贵不由大怒,冲上前去要打李月仙,被众邻居拉开后,孙贵便到东街友人家中借宿。晚间他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想这贱人如此刁泼,今晚若不教训她一番,煞煞她的威风,往后日子怎么过?想到这里,孙贵便偷偷起床,在厨房里摸了一把小菜刀,径往自己家奔去。
这时已是四更时分,街上寂静无人,只有两个更夫在打更。那更夫忽见一人手持菜刀,怒冲冲擦身而过,不由心头起疑,便暗暗跟在他身后。只见那人来到一家门前,撞开门,走了进去。老更夫见事不妙,嘱咐小更夫紧盯贼人,自己奔回县衙叫人。
小更夫紧盯那被撞开的房门,功夫不大,只听屋内发出一阵惊恐的叫声,接着有人从屋里跑了出来,一见小更夫,转身就跑,小更夫见状,大喊:“抓贼呀!抓贼!”随后就追。那人刚跑上桥头,便被老更夫引来的几个捕快堵住去路。捕快抓住贼人,认出是本地小木匠孙贵,押着孙贵返回那屋,点燃灯烛,却被眼前的惨象惊呆了,只见一具血淋淋的女尸倒在床下,脑袋已被砍掉,不知去向。捕快见孙贵杀了人,忙抖铁链把孙贵锁上,拖往县衙。
到了县衙,捕快向县官李执报告孙贵是杀人凶犯。李执猛击惊堂木,大声喝道:“杀人凶犯孙贵,快将杀妻砍头滔天大罪,从实招来!”接着,他一声令下,几名差役将孙贵按倒在地,一顿棍棒打得他皮开肉绽、奄奄一息。
李执是个昏官,当即命笔吏写下孙贵杀人砍头的供词,将昏迷中的孙贵的手印按上,然后派吏员将供词、杀人凶器火速送常州府复核以期早日对孙贵行刑。常州府府台袁宗焕是当朝榜眼,年轻有为,才思过人。这天,他正在翻阅卷宗,忽见怀仁县送来一桩杀人案卷和凶器,只见供词上所按的手印拉扯成长条,模糊不清,似犯人被人强行按上。而杀人凶器小菜刀,刀锋斑锈,已多年未用,且刀上没有血迹。袁宗焕觉得此案疑窦重重,于是他决定亲临怀仁县复查此案。
这天,袁宗焕来到怀仁县与李执相见后,即去孙贵家中勘查。无头女尸已经移去,床下只有一摊干涸的血迹。袁府台回到馆驿,吩咐把月仙无头尸抬到馆驿严加保管,一面命吏役暗中打探怀仁县平日惯于寻花问柳的公子和月仙被害后本城出殡埋葬的情况。
一天,袁府台扮作一位书生,微服私访,随带几名扮作“家人”的吏员,来到街上,东游西逛,留心观察。忽听街那头有鼓乐鞭炮之声,听路人说是本城巨富施大忠员外为家中暴死的厨娘出殡。只见那四个汉子抬着棺木却步履轻松,毫不费力。袁宗焕觉得有点蹊跷,便目示吏员跟踪,两名吏员紧随出殡队伍而去。这支殡葬队伍到了城外乱葬岗,将棺木埋下后就走了。两名吏员在这座坟上做了记号,立即回来向袁府台报告。袁宗焕当即带领一干吏役,去乱葬岗挖坟。打开棺材一看,棺内果然没有尸体,只有一个白绸包袱,打开包袱一看,竟是一颗妇人的人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故事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故事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