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国的巴赞


□ 黎 萌

《电影是什么?》(“What is Cinema?”),安德烈·巴赞(Andre Bazin)著,休·格雷(HughGray)译,2004年12月由加州大学出版社(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再版。初版序言出自让·雷诺阿(jean Renoir),再版序言来自达德利·安德鲁(Dudely Andrew)。
2004年,巴赞的《电影是什么?》英文版由美国加州大学出版社再版。这套由休·格雷翻译的著作直接译自四卷本法文原著,比通行的一卷本包含的内容丰富得多(如《电影是什么?》的中译本①即是根据缩略后的一卷本翻译,容量不到原著的1/3)。1967年以来,这个英文版已经再版十余次。新版本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了扩充和修订,并增补了法文原著中尚未辑录的一些文章,以及著名理论家达德利·安德鲁撰写的长篇序言。与此同时,好莱坞正在掀起一股“巴赞热”——除了达德利·安德鲁的传记《安德烈·巴赞》之外,巴赞的重要论文,如《让·雷诺阿和奥逊·威尔斯:一种重要的观点》、《占领和抵抗时期的法国电影》等等,都出了单行本:1997年11月,伯尔特·卡杜罗将数十篇散轶的巴赞论文结集出版,文集的标题耐人寻味——《巴赞在工作》其实,美国电影理论界对巴赞的兴趣远远不止是一种历史研究。随便翻开一本当下美国电影理论的论文集,你会惊讶地发现,巴赞所开创的“风格研究”、“真实美学”、“类型研究”等理论范畴和方法,正被美国理论家热烈地探讨着。
这是一个奇特的现象——巴赞研究的复兴是与美国电影理论的崛起相伴随的。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美国电影理论还没形成多大的影响力,在当代西方电影理论中占据主流的是欧陆思想(如精神分析学、符号学、结构主义等)影响下的电影理论。在这类理论中,巴赞的真实美学被“洞穴”、“幻象”等概念所颠覆;他的影片研究也被当作传统的印象式批评,被精神分析、意识形态批评等范式研究所替代——这在西潮冲击下的中国电影理论中也十分明显。然而,曾经被认为是“没有理论”的好莱坞,近年来正在形成一种独特的、服务于电影工业的理论研究方式。美国电影理论中影响最大的认知学派,其核心任务之一就是验证并拒斥欧洲“60年代后理论”——即后精神分析和后结构主义影响下的当代电影理论。大卫·波德维尔、诺埃尔·卡罗尔等毫不客气地说,当代电影理论中不仅充满了错误的论断,并且已经成为电影工业发展的绊脚石。但是,他们为什么惟独对巴赞持有那样大的敬意?好莱坞这个迷恋摄影棚和奇观的“梦工厂”,为什么对倡导写实主义的巴赞有如此浓厚的兴趣?一种“标准化生产”的电影工业,为什么如此关心“美学”和“风格”?一种素来反对本体论的实用主义电影研究,为什么要捍卫电影的“真实本性”?联想到巴赞的主张与我们通常对好莱坞的印象之间的巨大反差,我们就会意识到美国人比当代欧洲理论有更多的理由拒斥巴赞。但事实恰恰相反——巴赞“活”在美国。正如达德利·安德鲁所说,对于美国电影理论家而言,巴赞象征着电影理论的崇高信念,这就是理论的力量——“宣告并推动一个伟大的电影时代”②。

自下而上vs.自上而下

好莱坞对巴赞的敬意,首先是因为他开创了一种自下而上研究电影的方式。每一个读《电影是什么?》的人都不会忘记,巴赞如何敏锐地捕捉和分析《公民凯恩》和新现实主义电影的美学风格,如何觉察并预言了现代电影的到来。巴赞的理论中充满了这种近乎直觉的敏感,而这种敏感来自于他对大量的一手材料的获取,来自于他对数千部影片的直接体验。他几乎不需要借助抽象的理论原则,就能够发现电影艺术形式本身提出的问题,进而把握电影艺术发展的脉络。安德鲁在《电影是什么?》2004版序言中指出,巴赞理论体现了一种难能可贵的学术方式:“这种学术将最重要的位置交给一个人发现电影的可能性以及用这些可能性来识别电影的直觉,一种相信影片本身的直觉——它将启发和引导我们所有对影片有意义的言说。”③
难道当代理论不重视对个别影片的分析吗?倒也不是。在某种意义上,“60年代后理论”正是以影片阐释为中心的“读者理论”。但我们可以明显地感到,巴赞对《公民凯恩》的分析,与“电影手册派”对《少年林肯》④、麦茨对《再见菲律宾》⑤等影片的范式分析有本质区别。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区别?波德维尔曾经不无刻薄地举过一个例子:
夏日,一位父亲看着自家庭院中的杂草,对年少的儿子说:“这草长得太深,猫钻在里边几乎都看不见了。”儿子连忙去锄草。一队前来投宿的社会学家看到了这一幕,他们开始用各种不同的方式阐释父亲的话。一个说,这是一种典型的美国式家长的惯用权力和说话口吻。另一评论者则在这个现象中揭示出了某种典型的资产阶级意识,以及占有私有财产的傲慢。而下一位,也许受过某些人文科学的训练,他断定父亲嫉妒儿子的性能力,并且断定猫的形象建构了一种幻象,这种幻象无意识地表征着(a)父亲对某个掠夺者的认同;(b)他想从压抑的生活中解脱的欲望;(c)他对阉割的恐惧(此处的猫已经被阉割了);(d)以上各项皆成立……⑥波德维尔挖苦说,“60年代后理论”正是以上述方式对电影做出越来越离谱的“阐释”。这是一种典型的“自上而下”的分析方式,即从现成的、外在于电影的理沦——如精神分析学、结构主义、意识形态理论等等当中,抽绎出似是而非的教条或原则,用来说明个别影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