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电影的疼痛(三篇)


□ 马小淘

人类继续繁忙,天使都回家乡

我一直相信生命中是有奇迹的,看了《黑暗中的舞者》,我开始怀疑。
这是一个关于爱、关于音乐舞蹈、关于信念,最终被死亡覆盖的故事。生命结束,一切猝然停止。只有观众被带入灰色的空间,听自己抽泣的声音。
情节简单,甚至有些经不起推敲,无外乎是一个底层女人所遭受的不幸。悲天悯人得有些媚俗,可细腻质朴的表演却能让我相信那是真的悲剧,发生在我没有看见的地方而已。它有彩虹般的温柔光彩,却又残酷得像一阵沉闷的雷声。
一个叫做塞尔玛的捷克女人带着儿子来到美国。她即将失明,却几近奋不顾身地工作。为的是给儿子攒下一笔手术费,以治愈他和她一样来自家族遗传的眼疾。钱就要攒足,她的眼睛也将失去最后的影像。可一次险恶的偷窃和随之引发的死亡改变了事情既定的轨道。她不知道,这个有着发达医疗和更多工作机会的国度也有着更深的陷阱。她那笔数目不多的钱,随时可能成为对别人的诱惑。
塞尔玛成了吸引苦难的磁场,忍受悲伤成了她人生中唯一的规定动作。一句坦诚的交流把她带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她因为捍卫本属于自己的钱,因为要成全软弱卑劣的朋友,扣动了那横亘在她命运里的扳机。预付完儿子的手术费,死亡的通道轻轻地向她敞开,塞尔玛被落井下石的社会送上了惩戒杀人犯的法庭。她像一只总是留下脚印的单纯狐狸,终于轻易地被猎人逮到。罪名之下,她执拗地遵循着自己的原则,为了挽救朋友的尊严,为了留下那笔属于儿子的手术费,从不申辩。她变成了一张无奈的白纸,任别人涂上各种污浊的色彩。体恤理解被看成居心叵测,纯真热诚被当作蓄意伪装。他人的目光中,她的美好因不能理解被扣上了丑恶的帽子。现实的世界不仅如此武断粗鲁,还不可逆转。这是一种不动声色的暴力。
幸福简单却遥不可及,痛苦繁琐却如影随形。时空巧合中碰撞出了全部的不幸,肩膀多么瘦弱也要宿命地承担。这个坚强的母亲,在被撕破了尊严后,被剥夺了生的权利。而她的甘愿,只是为了让儿子能亲眼见到他的孙子。还好,命运没有残酷到赶尽杀绝,单纯又质朴的愿望,终于以生命为代价而实现。
没有美国电影的峰回路转,迅猛的死亡板上钉钉。希望终究冲不出壁垒森严,慈悲蜗居在残忍身后。
走向绞刑架的时候,她也因为害怕而哭得面目扭曲,擅长舞蹈的双腿也瘫软无力。她是个自我牺牲的形象,可她也留恋生活,甚至格外留恋。命运的漫漫长夜中,她总是大睁着渴望天亮的双眼。拼命地赚钱以抗争疾病和贫穷,疯狂地歌唱来忘却社会的不公。她那双应该站在舞台上的脚,总是走在布满尖刀的路上,她佯装不疼,露出宽慰别人的微笑。她不想倒下去,像个不倒翁一样跌跌撞撞,不肯认命。
大权在握的命运终于棋逢敌手,它受了挑衅般要考验她承受的极限,见她一直在笑,偏要不断加重苦难看她什么时候哭。命运在这场残暴的游戏中玩出了感觉玩出了刺激,失去光明还不够,含辛茹苦还不够,它要设一个圈套让她失去一切。于是她踉踉跄跄,最终走向了那不可动摇的绞刑架。于是,她死了。命运终于胜利,露出一抹狰狞的笑。
死亡就在眼前,生命即将走远。从最亲近的朋友口中听到儿子已经手术成功的消息,塞尔玛抛却恐惧再次高歌。难以辨别,那是世事洞明的安然,还是涉世未深的心慌;不知是心愿得偿看透生死的洒脱,还是对终有一个愿望得以实现对命运高抬贵手的感念。她的声音从套紧了绳子的喉咙里飘然而出,曼妙动听,混合着绝望和希望。然后绳子忽然无情地发力,歌声突兀地戛然而止,像剧本上一句“歌声止”一样利落干脆。神奇变成腐朽,只需一刹那。
大音稀声,那时的安静来得惊心动魄。尚未唱出的音符与她一起被强行杀死,脆弱的脖子没有那根屡屡杀人的绳子结实。半支挽歌局促结束,那是她送给自己的唯一,也是最后的礼物。人类的世界不需要一个幼稚的天使,她被夺去体温,赶回天堂。她像一滴融入干裂土地的水,瞬间消失,无法回来。她将站在比天空更高的位置,第一次,把人间看清楚。
丹麦导演的作品,深而狠,一个爱生活却不被生活所爱的女子声泪俱下的故事。这个苦难的人,有小人鱼的韧性和悲壮。两个被丹麦人创造出的形象,都在用毁灭证明着什么。一个是海底尊贵的公主,一个是世间卑微的穷人,却都是鸡群里灵魂卓然的鹤。凛然的奉献和牺牲过后,无法逃脱悲剧的尾随,以自己的死承载着对上帝的疑问和对人类的绝望。她们的死,是上帝的疏忽还是人间太冷?
她们曾经是想融入人间的,为了子女或者爱人,她们祈望用自己的粉碎换取别人的周全。然而作为人,她们并不健全。小人鱼的哑和塞尔玛的盲,以一种残缺暗示着她们的非常态。她们不懂得这世间一切都讲究恰到好处,包括爱和恨、善和恶,凡事都不过是差不多,爱一点,善一点,你好我好大家好。大爱和大善是通往大悲的路标,太崇高的目标总是与从容赴死有嗳昧的联系。她们不得不在冰冷的世界寻找自欺欺人的温暖,比如小人鱼以尖刀上行走般疼痛的舞蹈换取王子的微笑,比如塞尔玛在幻想的世界里舞蹈高歌。虚拟的世界里,塞尔玛滞重的眼神会忽然显露出神性的光泽,灰暗的老绿色裙子也会骤然变成鲜艳的新绿。那种绿,绿得全力以赴,无法无天,仿佛生命的旗帜,是难以置信的茂盛葱茏,是不屈不挠的竭力伸张。歌舞成了她在苦涩世界中自制的甜美糖果,以微小的甘美调和着巨大的酸楚。奔放的歌者局促地活着,脚踏疲惫的土地,只能让歌声腾空。歌声穿过云朵,刺破冷漠的天空,舞蹈卷起空气,托举起沉重的身体。苦恼忧伤被暂时遗忘,虚拟的世界里鸟语花香。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