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假作真时真亦假


□ 王安忆

[创作谈]

这趟列车及车上的人与事,全都是我亲眼见,已经是多少年前的印象了,延至现在,有些部分肯定遗失,而有些部分却清晰得很,所谓是记忆的残片。这种不自觉的筛选是根据什么原则,似乎挺神秘,也很难琢磨。等到逐字逐句将它在纸上写出来,终于组成一个故事的时候,这原则渐渐呈现出来。它其实是这些残片所以能够结合起来,重新获有完整的外形的内核。这个内核是假定的,在印象获取之后的时间与经验里,或许是自生亦或许是由某种偶发的感触所至,促进的想像最后拟定,于是,这些真实的材料就成了虚构的存在———小说
小说的生活就是这样,在真与假之间穿行往来,将真实的存在变为虚假,再让虚假的在纸上重塑一种真实。那第一次的真实存在记忆中是怎样奇妙地变形着,有一些人,你原先是仰视着,渐渐平视而到俯视;有一些事,原先是隔膜着,又走进去穿越出来再过一条界河;还有时是从模糊到清晰,又从清晰到模糊。这过程里,假定性的因素不断参与进来,向第二次真实过渡。普鲁斯特由于能够在积攒了足够的真实材料之后,再囚禁于孤独之中,所以他就能将他的第一次存在完整,大量,持续性地储蓄,看和记下它的演变,最终抵达一个富丽堂皇的海市蜃楼。而像我们,总是被外部生活打扰,繁复和杂芜的经验弄混了记忆的纯度,结果,只余下一些片断。
不过,小说还有可能是有着另一种较为公众性质的生活,第一次真实在不断地转述中变成虚假,向又一次真实渡去。但这需要诚恳的性格,还有纯真的情感。所以这是一条危途,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夭折,流传下来的便是天助人佑,比如话本传奇,还有无数民间传说,都是钟灵毓秀。而在现代社会中,传媒的覆盖性其实剥夺了转述的自由,使得转述变成学舌,没有新鲜的假定参加进来,事情只得停留在第一次真实的状态里。
日本作家水上勉先生自称是:我是一个大骗子!这句话很有意思,虚构就是谎言,可一千遍的谎言不就是真实?何况谎言的材料又攫自真实,“铁马金戈入梦来”,我们要的就是这个“入梦来”。
2004年4月11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