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於菟


□ 王向力

  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
  ——鲁迅
  
  一
  
  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我在偌大的教室,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空气中弥漫着寒意。深秋如同日本鬼子夜袭一样,悄悄地进庄了。眼见树叶掉光,只有零星几片枯叶,等着最后一丝冷风带走它们对夏天的留恋。
  风很硬,吹拂窗棂,飕飕。我跟女友分手了。我觉得自己就像铁打营盘,而女友就是我心田里驻扎过的一个士兵。她现在退役了,去社会的大江大河中游泳了。我的营盘依旧挺立在空无人烟的寒冷山巅,哪个士兵喜欢驻守在我这样的秃山巅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走廊里一阵嘈杂。我清楚地听见了旭东的喊叫:“你们找谁呀?警察又不是法西斯,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我听见方晨大声喊道:“我们这里没有罪犯!作家里虽然也有流氓,但我们这里没有!全都是好汉。撒谎都不是人的。”
  我知道这是方晨给我信息,让我快跑。我从二楼教室的窗户跳了出去。看来这里真不是我久留之地,到处都充满地雷,实在缺乏安全感。我直接去了老友乔一那里。他家有电话。我得跟父亲汇报情况,他在北京中央党校上学。
  乔一对我三更半夜来访,显得有些纳闷。他说睡沙发吧。厨房里有半只烧鸡,半瓶白酒。他家客厅里全都是狗。高矮胖瘦,毛长毛短的,叫唤的,不叫唤的。乔一说,他女友在倒腾狗。我看见门口的高跟鞋,歪歪扭扭地丢在那里,从这随便丢鞋方式可看出,此女子绝非干净利索人。
  我在厨房吃着烧鸡,喝着白酒。脚下蹲着几条呼哧呼哧讨好我的哈巴狗。我感觉自己就像丧家之犬,跟它们差不多,就等嗟来之食。我把骨头给了它们,它们咯嘣咯嘣,吃得很香。我索性把酒盅递给它们。但它们不给我面子,拒绝喝酒。乔一穿好衣服,走出来。他说跟我凑个热闹,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赌博。这是江湖多年传承的规矩。其实他想打探我为什么深夜来访。
  我们喝酒的时候,乔一听我把事情经过说了。乔一说:“你得走,越快越好,离开长春,越远越好。只要人在外面什么都好办。让他们抓住罚款,这事不划算。”我不再打算跟乔一再说什么了。因为此刻,他那邋遢女友,穿着睡衣出来凑热闹。睡衣里面透着三角裤衩,也没戴乳罩,乳头透过睡衣,显得黑黑的,看上去有点别扭。她大方地坐下就吃,拿起杯子就喝。那些哈巴狗使劲闻她身上的味道。乔一有些不好意思。为了让乔一舒服点,我先回到沙发睡觉了。此女不自重,给我上眼药,这是要我快些离开乔一的狗窝。
  那些哈巴狗的表现,让我很舒服,好像跟我很熟悉的样子。它们潜伏在我的周围,如同我是它们同类。有的还舔我脚指头,麻麻痒痒。我怎么也睡不着,狗味刺鼻。与其翻来覆去地熬时间,不如起来做俯卧撑。一口气做了三百个。一条哈巴狗,一直跟我点头,好像给我数着俯卧撑的数量。
  躺在沙发上,心里照旧胡思乱想。我犯多大罪呀!没完没了地抓我。我又不是贪污犯,不就是打了几个流氓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