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於菟


□ 王向力

  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
  ——鲁迅
  
  一
  
  在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我在偌大的教室,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空气中弥漫着寒意。深秋如同日本鬼子夜袭一样,悄悄地进庄了。眼见树叶掉光,只有零星几片枯叶,等着最后一丝冷风带走它们对夏天的留恋。
  风很硬,吹拂窗棂,飕飕。我跟女友分手了。我觉得自己就像铁打营盘,而女友就是我心田里驻扎过的一个士兵。她现在退役了,去社会的大江大河中游泳了。我的营盘依旧挺立在空无人烟的寒冷山巅,哪个士兵喜欢驻守在我这样的秃山巅呢!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走廊里一阵嘈杂。我清楚地听见了旭东的喊叫:“你们找谁呀?警察又不是法西斯,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我听见方晨大声喊道:“我们这里没有罪犯!作家里虽然也有流氓,但我们这里没有!全都是好汉。撒谎都不是人的。”
  我知道这是方晨给我信息,让我快跑。我从二楼教室的窗户跳了出去。看来这里真不是我久留之地,到处都充满地雷,实在缺乏安全感。我直接去了老友乔一那里。他家有电话。我得跟父亲汇报情况,他在北京中央党校上学。
  乔一对我三更半夜来访,显得有些纳闷。他说睡沙发吧。厨房里有半只烧鸡,半瓶白酒。他家客厅里全都是狗。高矮胖瘦,毛长毛短的,叫唤的,不叫唤的。乔一说,他女友在倒腾狗。我看见门口的高跟鞋,歪歪扭扭地丢在那里,从这随便丢鞋方式可看出,此女子绝非干净利索人。
  我在厨房吃着烧鸡,喝着白酒。脚下蹲着几条呼哧呼哧讨好我的哈巴狗。我感觉自己就像丧家之犬,跟它们差不多,就等嗟来之食。我把骨头给了它们,它们咯嘣咯嘣,吃得很香。我索性把酒盅递给它们。但它们不给我面子,拒绝喝酒。乔一穿好衣服,走出来。他说跟我凑个热闹,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赌博。这是江湖多年传承的规矩。其实他想打探我为什么深夜来访。
  我们喝酒的时候,乔一听我把事情经过说了。乔一说:“你得走,越快越好,离开长春,越远越好。只要人在外面什么都好办。让他们抓住罚款,这事不划算。”我不再打算跟乔一再说什么了。因为此刻,他那邋遢女友,穿着睡衣出来凑热闹。睡衣里面透着三角裤衩,也没戴乳罩,乳头透过睡衣,显得黑黑的,看上去有点别扭。她大方地坐下就吃,拿起杯子就喝。那些哈巴狗使劲闻她身上的味道。乔一有些不好意思。为了让乔一舒服点,我先回到沙发睡觉了。此女不自重,给我上眼药,这是要我快些离开乔一的狗窝。
  那些哈巴狗的表现,让我很舒服,好像跟我很熟悉的样子。它们潜伏在我的周围,如同我是它们同类。有的还舔我脚指头,麻麻痒痒。我怎么也睡不着,狗味刺鼻。与其翻来覆去地熬时间,不如起来做俯卧撑。一口气做了三百个。一条哈巴狗,一直跟我点头,好像给我数着俯卧撑的数量。
  躺在沙发上,心里照旧胡思乱想。我犯多大罪呀!没完没了地抓我。我又不是贪污犯,不就是打了几个流氓吗?
  想来想去,同归于尽虽然简单,但我就成了千古罪人,他们成了万世英雄。街头巷尾流传着,电视报道着。我却戴上罪犯的帽子。这事我不做,太赔了。一个伟大的作家就这样死了,不值,太不值了。
  我半睡半醒到早晨,又被哈巴狗舔醒,便给我爸住处打电话,但依旧没人接听。乔一和他女朋友在房间大呼小叫地配种,那动静就跟演戏一样过分,真不拿我当外人。可怎么说我也是个外人哪。乔一女朋友这样做,是不想我在乔一的家多住一天。我明白她的小心眼。原谅她吧,大多数人都跟狗一样,长着双势利眼。现在就是想留我多住一天,我都觉得讨厌,弄一身狗毛,谁知道有跳蚤没有。
  我混沌到中午时分,被乔一弄醒。他说自己想了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终于帮我想了个好去处,那就是延边的珲春,属于开发城市,与韩国和日本还有俄罗斯邻近,工作好找。我暂时没地方去,要是现在回家,还得藏在立柜里。还得让我妈提心吊胆。与其被动,还不如现在就屁股冒烟,脚底抹油,趁早开溜。
  
  二
  
  “图们江一号”蓝色旅游特快车,要晚上八点半开。这车很棒,只有两节硬座车,其余全是卧铺和软卧,半路不停,直达图们。车票钱,是乔一偷偷给我的。他怕女朋友知道。他离婚两次了,这次我看还是悬。找个女人来欺负自己,弄得怪可怜的。他把水果袋子给我,还讨好地给我使眼色。我无法评价乔一。他家要是养条凶猛的藏獒,他一定会充满男子气概吧。
  我的车厢是7号,坐位也是7号。7谐音就是“气”,不生气才怪。我巴望对面坐个美女。但老天不照顾我。我左右坐的都是农村老爷们。无奈中我举目四顾,发现满车厢的人,就没有一个美女。也难怪,现在美女都有钱,谁挤硬座?谁又能跟我换座?挨吧。
  我来到列车过道吸烟区,那里有个浓妆女人在吸烟。她画着蓝色眼影,头发故意弄得凌乱,好像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低腰裤子挂在腰间,好像陕北农村老娘们的大裤裆。她目光冷淡地扫我一眼。我不禁感叹,这周遭都是些什么人哪?一不小心,各路虫子都出来招摇。大庭广众之下,女人抽烟不雅,还画得跟鬼一样。这环境让我更加焦虑。未知的前途,更让我郁闷。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