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电报街


□ 祝 勇

  祝勇一九六八年出生于沈阳。毕业于北京国际关系学院。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签约作家,《阅读》《布老虎散文》主编,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柏克利大学驻校作家。至今已出版作品三十余种。其中《祝勇文化笔记》已出八种。长篇实验文本《旧宫殿》获中国作协郭沫若文学奖,获第三届“世界华文文学奖”提名。大型电视片《一四〇五,郑和下西洋》由中央电视台拍摄,获香港TVB(无线电视)台庆最具欣赏价值大奖。
  
  一
  我并不喜欢电报街(Telegraph Avenue),但我习惯了它。在通常情况下,这条街对我的意义只是一段距离,从我的住处到办公室,我必须穿越它。它是我每天必须面对的一个事物。对此,电报街了如指掌,所以,对于我喜欢还是不喜欢,它毫不在意。我必须接受它,这不公平,但我无可奈何。
  这条街的起点是柏克莱大学的南门(美国的大学没有院墙,也无所谓门),向南延伸数千米。我的住处,在电报街和凯勒顿街(Carleton Street)的交界处。两串漫长的店铺,沿电报街的两侧罗列,每天接受我的检阅。这些店铺分别是:两家超市,两家理发店,一家花店,一家音像店,一个加油站,一个印度古董店,一家名曰莎士比亚的二手书店,一家Moe’s书店,原来还有一家著名的柯笛书店,可惜关掉了,一家Holloween(万圣节)服装店及时挤了进来,专营复活节用的各种面具、奇装异服,还有韩国餐馆、法国餐馆、墨西哥餐馆和阿拉伯餐馆。每天早上我从街上走过时,阿伯拉餐馆门口永远坐着一个围着黑头巾的女人,招呼我进去,喝一杯咖啡。
  各种迹象显示,这是一条拒绝奇遇的道路。生活中的道路大抵如此,简单、枯燥、重复,既知道起点也知道终点,前面的每一步都可以预期,按既定方针办,不会有意外发生,像一件公文,我们必须完成。柏克莱小城建筑在山坡上,但这条道路异常平缓,没有坡度,所以从这条街上走过时,我的心跳速度也是异常平缓,没有任何起伏。
  街边的店铺尽可能装饰得引人注目,但我没有走进去的愿望。这条路对我而言仅仅是住所到办公室之间的一条路。店铺的名称及其营业范围,只是公文上无关紧要的措辞,与我的心情无关。
  唯一有变化的是树,同样的枫树,呈现出由深绿、浅黄到深红的颜色变化。同一时空中的同一植物,对季节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对此,我无法解释。柏克莱的晨风很凉,但很舒服。有时会注意路面上的落叶,深红的五角枫叶,我猜想它茎脉里的汁液或许是俄罗斯河(Russian River,奇怪的名字)最小的支流。
  街边的店铺一般临近中午才会开门,所以,早晨的街道空寂无人,没有人出来遛鸟,打太极拳,引车卖浆。我的生物钟与这座城市不同,为此,我需要忍受寂寞。
  所以,我可以把这条道路换算成时间。十五分钟——自我走出家门,到迈进办公楼的电梯,分毫不差。我想我也可以换算成一定数量的脚步,我猜想它依然是恒定的,不会多,也不会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