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听赵荫棠讲课


□ 何 来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国家暂时困难时,知识分子政策却放宽了,鼓励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这时,我正在地处兰州的西北师大中文系念书。一时之间,讲台上走上来了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像一件件展示出土文物似的,犹如在告诉人们,瞧,连这样的人都可以登台讲课了,足见方针政策落实得如何彻底。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赵荫棠。
真的是那个“汉奸文人”赵荫棠?听说还和鲁迅有不少交往,听说还是位大名鼎鼎的语音学家呢!他不是北大的教授吗,怎么会在我们这里,为什么以前从来没听说?同学们表现出极大的好奇心和异样的热情,拥满了整个大阶梯教室,一边交头接耳地议论着,一边翘首等待着一睹这位神秘人物的名士风采
他来了,由老伴扶着,颤巍巍地来到讲台上。头发和胡子都白了,乱蓬蓬的,没有任何修饰的痕迹。穿着一身黑色的土布衣裳,上身是中式棉袄,裤子是老式大裆裤,一看就是自己家里缝的,何谈什么名士的风采。后来见到说辜鸿铭的文章照片,我不由得就联想到赵荫棠那邋遢模样。那时他刚刚七十岁,给人的感觉却要老得多,而且显得衰朽,潦倒,目光浑浊无神。没有开场白,也没有一句的自引自谦,就打开一叠皱巴巴的稿纸,开始讲了。但没讲几句,鼻涕口水就流在了胡须上。守在教室门口的老伴便赶快跑过去用手绢给擦。他河南口音很重,口齿又不清,一时听不懂他讲的内容。
当时我除了听其他老师提起过《中原音韵研究》和《等韵流源》这两本书外,对赵荫棠的身世几乎一无所知。后来才点点滴滴知道,他字憩之,1893年生在杜甫故里河南巩县。青年时曾在北京大学国学门攻读,想必也是师从沈尹默、钱玄同等著名学者,也选修过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与罗常培、黎锦熙等语言学大家交好。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致力于近古汉语语音研究。《中原音韵研究》原由老商务印书馆1936年印行,1956年重版,是研究语音学的必读书。《等韵流源》1941年由北大文学院印行,1957年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修订本。他的这两部著作,学界很看重,甚至说它们为我国的汉语研究搭建了第一个普通语音学的框架,意义非同小可。但这次他给我们讲的并不是音韵学,而是植物学诗经植物考。这使我们当时很惊奇,他为什么选了这么一个既偏又冷的课题?这么一个既偏又冷的课题,他竟花了那么多的时间和心血。
每次讲课,老先生总是那么老一套:《诗经》中某篇里说的某种植物,经过考证,俗称是什么,学名是什么,属于哪类哪系哪科,生长在何处,有何习性,是否耐寒耐旱;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又是怎么说的,木本草本,形状如何,味苦味甘,性寒性温,有何药用价值。每讲到一种植物,还要拿出一份实物做的标本,让大家看。每次讲三四种。当然,每次讲课,老伴总是守在教室门口,等着不时跑过去为他清理胡须,或者给他去递茶水,并在讲完后把他搀扶回去。
起先听他的课还有些新奇感,但没听几次就感到枯燥乏味。听的人越来越少,有时只坐前边两三排座位。我相信许多同学都是出于对他所付出的心血的尊重,才坐在那里听的。虽说枯燥乏味,但在听课之余,我还是带着弄个究竟的心理,读了1925年到1926年《鲁迅日记》中有关与赵荫棠交往的记录,读了鲁迅在杂文《启示》及其作为“备考”的赵荫棠的《那几个女学生真该死》、《谣言的魔力》等有关的篇目。看得出来,那段时期,他与鲁迅先生的关系的确是比较密切的,也得到鲁迅的赏识和帮助。至于说他是“汉奸文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无从知晓。直到近些年,才从一些史料中了解到一点。日伪时期,他没有随北平高等院校迁往大后方,却和日伪搅在了一起,被捧成伪“华北作家协会”的头面人物和伪“北大”教授,还跑到南京为日伪当局和“大东亚文学”张目,一时声名大噪。这自然是他人生道路上莫大的耻辱了。抗战胜利,北平当然没有了他的立足之地。新中国成立前后,四处辗转,终于在1953年举家远迁兰州,来到西北师院。说是教授,却没有什么课讲。在此后的历次政治运动中,他虽背负“历史问题”,但实际上应该被视为“死老虎”,至少在一段时间里好像是被遗忘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