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我们这些自己以为爱的人羞愧(点评)


□ 白连春

  文学来自生活,真是老生常谈了,然而,我们仍旧谈了又谈。

  从生活中能够领悟到多少多大的文学,领悟到了,又如何写成文学作品,就要看各个作者本身的修养和水平了;这,就反映出了作者和作者之间的差异。

  我的朋友诗人蒋明,因为是村庄里的独姓,兄妹几个,从小就受到爷爷奶奶,父亲和母亲的厚爱。这些厚爱点点滴滴,伴随着蒋明的成长,直到今天,他写出了他的小说处女作《贼娘》。这篇小说先是我的朋友诗人唐以洪读到,而我先是读到唐以洪的小说。我说太暴力了,不喜欢,我告诉他如何才能把小说写来温柔一点,让小说的字里行间被爱的柔情充满。听了我的话,唐以洪说,蒋明写了一篇,他刚读了,挺柔情的。我要他告诉蒋明把小说给我看。那时候,我还在湖南流浪。左等右等等不来蒋明的小说。过了好多天,蒋明给我打来电话,说,小说不好。我说,你以为不好,并不是我以为不好,先发给我看看吧。于是,我就读到了蒋明的这一篇《贼娘》。读了,我立刻给他回话,说,小说我很喜欢,送审了。在此,我号召我所有的诗人朋友都向蒋明学习,不想写诗了,就写小说吧,写了小说,记得先给我,我最喜欢小说处女作了。在此,我再一次重申:小说要写来字里行间都有爱的柔情渗溢,这,对于诗人来说,应该不难。

  2010年的春天,蒋明的奶奶去世了。蒋明刚回到家里,邻居就交给他一本存折,上面有两万元钱。邻居说,这是奶奶多年来积攒着存下的!邻居还说,奶奶去世前留下遗言,说蒋明从小花钱就大手大脚,她留下的这两万元钱谁都不能动用,这是她留给蒋明的儿子将来读大学用的!

  这一天,对蒋明的冲击很大,他完全被以奶奶为代表的亲人的爱包裹住了。他不能不哭。他哭了又哭。他想为这亲人的爱写点文字,诗是写了不少,小说却从未写过。

  “直到某天上街,忽然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中年农妇模样的女人,七嘴八舌地说她偷了东西;那妇女带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只是一个劲地勾着头小声辩解着,微弱的声音淹没在众人的喧哗之中!一个词从我的脑海中‘嘣’地跳了出来:贼娘!”

  这一段文字,是我从蒋明的自白中摘抄下来的。

  这一段文字,告诉所有写作的朋友,什么叫做灵感。是的,这,就是灵感。

  灵感是突然来的,但是,不是突然产生的。

  蒋明开始写作《贼娘》,因为蒋明的心里已经被亲人的爱充满,自然,这篇小说写得很舒畅,很有甜蜜和痛苦的情感交织。在蒋明的小说中,母亲的博大且悠远的爱,在每一处字里行间,都得到了很好的表达。

  一个作者,在写作前,他的心灵,必须先被爱充满,他写出的文字,才能让读者感动。在蒋明的小说中,这母亲的爱,才是人间最真实最珍贵的爱,为了给孩子爱,母亲忍受了多大的委屈。

  母亲的爱,让我们这些自己以为爱的人羞愧。

  对比读小说《贼娘》,和读蒋明的自白,就是在读蒋明写作的文学作品和蒋明的真实生活。朋友们可以看出,诗人蒋明,没有,一点也没有,根本没有照搬生活,虽然他的生活,从小到大,都已经被亲人的爱充满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